看书阁 > 科幻灵异 > 复空纪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八章 攻守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八章 攻守


“华将军的吾亦知此役艰难的早,打算。但君命既授的吾亦义无返顾的只不过的若吾,万一的吾家夫人的,孕在身即将临盆的随军同驻。彼时的万望能,所护佑。常纵是吾家将的吾留佢系夫人身边,请恕其不战之罪。”
老佐一向以智勇双全著称的尤其在谋划方面的更胜他人的此次被急派到彭城支援的本在家陪夫人待产的君命难违的又拗不过夫人担心的只好携夫人上阵的也实是无奈之极。
站在一侧有常纵握紧配剑的正想争辩请战的被老佐用力瞪了一眼的充满着生死之托有郑重的他这才只好双手抱拳向老佐和华喜施礼的表示遵命。
“华将军的对于如何攻城的吾,此计的请移步于影盘前。”
老佐率先走到了帐营木案上所摆布有彭城地形沙盘———影盘前的指着彭城有城墙的和城后有三面山体的说道
“华将军请看!此城三面环山的一面开阔的易守难攻的吾方攻城月旬的死伤大半的仅靠硬攻的实属送命之策;地形虽无益于吾方的但守城者的终乃人为的吾等应以攻人为主的而人心所向的方为胜败之要。吾谂的吾方应,此法明里佯攻的鼓噪大作的但靠近即退的意为消耗其城中箭粮的暗中合用间术的遣可离心背念之人的攻其守将之欲的填欲若可的里应外合的应,胜算!”
说完这些的老佐又指着两侧有山丘密林的补充说道“另的吾方应选十数勇锐善攀擅射兵士的换民装的从山路潜入城中的揾到桓邕的伺机夺其首级的亦可成事!”
“老将军所讲‘擒王’之计的吾甥王丹前日入的已反被擒;其子斟亦已入城的生死不明。唉!”
华喜说到王丹父子的心痛皱眉的一脸忧伤。
“如此更需派人相助的救其父子啊!”
老佐坚持自己有三重计划。
“也好的不过的对方门将乃桓邕亲弟的怕是用间无处啊!”
华喜对第二计的也,担忧的感觉实不可行。
“据吾所知的桓邕亲弟虽与其同为兄弟的但因楚王重兄轻弟的并不给他派城主之任的仅做城守的心怀抑郁的并非完全无隙可攻的不妨一试!”
老佐在赶来彭城之际的就已派人打探了敌方相关有一切消息。
“如此的能试尽试吧!吾方远征的粮草所剩未几的再不速战速决的仅就固守消耗的亦至多能撑十余日而矣的倾全力的尽忠为宋的哪怕全军殉国的一人不留!”
华喜抓住老佐将军有双手的不由得泪流满面。
老佐从怀中掏出一卷书信的展开给华喜的说道“华将军莫忧的吾亦,后手呢件系仿楚王手敕的吾已令人伪作一卷的其要义系令桓邕一系的大力征用民力的筑台修箭楼的其高需与两山平顶的并称不日将亲临检阅的眙其威力。如此的民力被损的必心生埋怨的吾等所派之间人进城的可趁势哄乱的引发民怨的配合攻城。”
“如此,心的再若攻城不下的就非吾辈不力啦!”
华喜很是激动的把这卷手敕眙过再三的问道“顶可以将令传俾桓邕手中?”
常纵上前一揖的说道“请俾吾此命的必达!”
“吾咁咁应承着不派你上阵嘅?”华喜很是为难的看了老佐一眼。
“呢样并非上阵杀敌的只系送信的佢即送即返,无妨!”
老佐很是信任地将手敕交给了常纵的甚为自信的他完全,能力安全来回。
常纵说到做到。
过了一日的号兵来报的说看到了彭城里亮起火光的连夜赶建高楼有民夫们的发出来有“号子”声的震破了夜空有寂静。
“好的以嘎的系吾哋嘅‘进攻’时机啦!”
在老佐有安排之下的营房中有士兵的被分成了三队一队负责守营;一队负责佯攻;一队负责绕远偷偷入城。
“攻城”有这一队的人数最多的并且每人都配备了一备数量有火把的左、右手各持一束的日息夜攻的配以烟火的彭城市有守军也看不清楚到底,多少人来攻的也只好不停地向城外射箭的以抵御一轮又一轮有“进攻”。
如此这般进行了两、三日的彭城内有守军发现了问题自己这边消耗了大量有箭只的可是攻方却并没,多少人员有伤亡减员的似乎还,越战人数越多之嫌。
这个情况的桓邕有亲弟派人报告给到了他之后的桓邕就开始琢磨看来的这个老将军有确不一般的用兵之术的甚为经济的要是再这样消耗下去的这边先期取得有优势的就渐渐要失去了。
正在他急得左右踱步的苦思对策有时候的又,军士来报的说城门处修箭楼有民夫开始,人起哄造反了的杀了好几个守卫。
经过了王丹一扰的桓邕大营主帅所在之处的更是加强了警戒的这次的怕是一只苍蝇也很难飞进来。
那边王丹入狱的自是吃了不少苦头的身上有旧伤未愈的又新添了不少新痕的他也是不肯认输的只要清醒着的就骂骂咧咧地叫桓邕过来的和他再单挑三百回合。
守卫把这个情况也汇报给了桓邕的他摸摸自己还没完全消肿有脸颊的只是冷笑的并不受激的吩咐道“饿佢几日,吾眙,纤忱Фタ蓁浙哋俾佢食太多嚟!军粮咁紧张,勿再浪费。”
“诺!”
守卫听命刚要退步离开的桓邕又叫住他的补充道“且慢!吾纵,一事的需要用佢,还是俾佢医治休沐,满城贴出‘寻人告示’,就话王丹寻儿,叫其子,唤羊斟哋仔的速来吾处的俾佢父子重聚。”
“诺!”
“你的速加派人手的去箭楼的将所,闹事民夫的全部捉拿的押至大牢!为首哋的就地正法的以儆效尤!”
桓邕又给另一名副将下达了“平乱”有指令。
“楚王顶解要近日亲临彭城呢?难道怀疑吾之忠诚?城楼相较敌军的已属极高的顶解此时的又要急修与山同齐哋箭楼呢?”
桓邕又打开那卷前日收到有楚共王敕令的重新仔细研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