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科幻灵异 > 从僵尸开始行走诸天 > 章节目录 第三章、认尸

章节目录 第三章、认尸


疼!
头好疼!
江辰的意识在黑暗中快速重组,脑袋传来撕裂般的剧痛,仿佛有人用锯子,把他脑袋剖开了一样。
过了好半天。
这种感觉才渐渐消失。
江辰心中并不慌。
他清楚,这是灵力消耗过度的结果,只要恢复过来,就没什么事儿了。
最多也就是这几天打不起精神而已。
可就在他想翻身,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身体突然变得不受控制,肌肉酸软无力,甚至连睁眼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无法做到。
唯有意识是清醒的!
“怎么回事?”
“遇见鬼压床了?”
江辰心中有些疑惑,难道是因为灵力消耗过度,冲撞了过路的游魂野鬼?
想到这儿。
江辰稳定心神,默默念起了净心神咒: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
按照风叔所说,凡卧而魇者,只需在心中默诵【净心神咒】,身体就会逐渐恢复控制,彼时握固守一,魂魄安存,鬼自去也。
而且常诵此咒,能使人灵台清静,心道合一,不受邪魅鬼祟侵扰。
江辰身上那稀薄的灵力,就是通过念诵此咒修炼出来的。
与此同时。
在江辰的房间里面。
一个虚幻朦胧的身影,正躺在江辰身边,手脚压在了他的身体上,披散的头发遮盖住了脸庞,隐约能看到发丝下苍白浮肿的皮肤,还有一只灰蒙蒙的眼睛……
TA在吸食江辰的阳气!!
人身有三把火。
两肩和头顶各一把。
理论上来说,只要这三把火不灭,人就不会死,鬼物就无法伤人。
可偏偏今晚是鬼节,阴气极寒极盛之日,再加上江辰灵力损耗过度,肩头的两把火被阴气所灭,这才让过路的鬼物捡了便宜。
因此有一种说法,夜晚的时候如果有人在背后喊你,那么千万不要随便回头,否则就会把肩上的火吹灭。
在另一个寻常人无法用肉眼看到的层面中,江辰安静的躺在床上,蕴含着生机的阳气顺着口鼻飘出,被那个鬼影吸入体内,可以清楚看到TA的身上,闪过一道道微弱的灵光。
可就在这时。
江辰的身体表面突然闪过一道红光,虽然并不刺眼,也不算明亮。
但那个鬼影口中却发出了凄厉刺耳的惨叫。
紧接着,鬼影的身体就如同烈日下的冰雪,开始化作黑烟飘散,不消片刻的功夫,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
等江辰睁开双眼。
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拨撩着江辰的头发。
昨天晚上。
他睡得很踏实。
当时,他在心底默念了几遍净心神咒后,就已经从梦魇中苏醒了过来,只是天色已晚,他索性又直接睡了过去,浑然不知自己把一个恶鬼打的魂飞魄散。
“江辰哥,快过来吃早饭啦!”
门外传来阿莲的声音。
“马上!”
江辰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然后直接去了隔壁风叔家。
“风叔,早。”
“早。”
风叔放下手里的筷子,问道:“昨晚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挺好的。”
江辰咬了一口包子。
“江辰哥,早。”
阿莲端着粥从厨房走出来。
“早。”
江辰上前接过阿莲手里的粥,给每个人盛了一碗。
可就在三人有说有笑的吃着早饭时。
风叔突然接了一个电话。
等他回来后,脸色已经变得十分凝重。
“叔叔,怎么了?”
阿莲小心的开口问道。
“明天你们来和我去一趟市区,三婆的孙女珠珠出事了,她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我们替三婆去认尸,处理相关的事宜。”
听到这话。
江辰顿时明白过来。
驱魔警察的剧情已经开始了。
“怎么会这样?”
另一边,阿莲吃惊的问道。
风叔摇摇头,道:“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是大埔区那边传来的消息,说珠珠与毒贩有交集,在逃避警方追捕的过程中,被大货车撞死了。”
“风叔,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早上就走。”
风叔看着江辰道:“阿辰,一会儿你跟我到书房来。”
……
风叔的书房略显杂乱。
两旁的书架上放满了道术方面的书籍,还摆着很多驱邪捉鬼用的法器。
“风叔,怎么了?”
江辰看着风叔一脸凝重的严肃模样,不由开口问道。
风叔走到柜子旁边,从抽屉里面拿出一柄桃木剑,只有半尺来长,上面刻满了朱砂符咒。
“这件案子可能有些古怪,大埔区那边传来的消息说,那天他们抓捕珠珠的时候,十几个人都挡不住她,就算中了枪,也依然可以自由行动。”
“您的意思是……”
江辰虽然知道个中缘由,但是却不能讲,只能顺着风叔的话往下说。
“我也只是猜测,如果大埔区那边的人没有说谎,珠珠在此之前可能就死了……”
风叔把手里的桃木剑递给江辰,道:“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测,但为了以防万一,这东西给你留着防身,如果事情真像我想的一样,那么珠珠身后一定有高人!”
“叔叔,如果珠珠姐早就死了,怎么可能还会动呢?”
阿莲这时从外面走进来,听到风叔的话,非常奇怪的问道。
“死人也分很多种,有僵尸,有行尸,有走尸,死了很久不腐坏的那种叫僵尸,死而不僵的就叫做行尸,位于两者之间的叫做走尸,后两种通常都是术士以符咒操控。”
…………
翌日清晨。
风叔带着江辰和阿莲来到了江边渡口。
大埔区与东平洲隔江相望。
平日想要去市里的话,只有坐一个多小时的船才可以。
中途还发生了些小插曲。
阿莲人长得漂亮,身材又好,于是引起了几个小混混的觊觎,结果被江辰和风叔好顿收拾,吓得差点直接跳船逃走。
一个小时后。
船停在了大埔区的渡口边上。
“叔叔,我们要不要给阿照哥打电话啊?”
阿莲上岸后突然问道。
“看情况,我们先去警局认尸,要是没什么问题,再给他打电话出来见面,要是有问题的话,就等问题结束之后再打电话。”
“风叔,阿照是谁啊?”
江辰在旁边好奇地问道。
这好像不是剧情中的人物。
“阿照和你一样,都算是我的徒弟,曾经和我学了几年道术,现在是个片场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