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科幻灵异 > 从僵尸开始行走诸天 > 章节目录 第十章、追踪

章节目录 第十章、追踪


夜幕降临。
苗伟脚步匆匆的赶回了家。
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把门锁上,然后把那幅视若珍宝的画卷拿出来,小心翼翼的挂在了床边。
动作万分轻柔,就像在对待自己心爱的女人一样。
昏暗的灯光如流水般倾泻在画布上。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扶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苗伟躺在床上,眼神痴迷的看着这幅画。
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昏睡过去,脸上还挂着幸福的笑容,屋中仿佛也响起了银铃般的轻笑。
但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让人不禁怀疑是不是错觉,留下的唯有死寂和空虚。
…………
与此同时。
江辰那边也做好了准备。
风叔身上穿着杏黄道袍,在法坛前盎然而立。
江辰和阿照站在旁边,院当中是摆好的法坛,上边放满了香炉、糯米、八卦镜、还有铜钱和墨斗线等驱鬼降魔的法器。
时间渐过,夜色愈深。
突然。
一阵阴风平地而起,肉眼可见的寒雾迅速弥散开来。
“终于来了!”
江辰眼底划过一道精光,桃木剑立刻从袖口落入手中,上面的符咒和七星还闪烁着淡淡的红光。
阿照手里也多出了一捆红线,线绳之上绑满了祭炼过的铜钱。
“小心点儿,不要大意!”
风叔右手握住桃木剑,低声嘱咐。
片刻后,就在这死亡般的寂静中,传来了一阵“咔哧”、“咔哧”的异响,宛如妖魔在黑夜噬人般发出的咀嚼声。
紧接着,雾气后面人影幢幢。
数十道僵硬的身影从远处出现,似乎是想要进入香堂。
不过就在他们靠近的时候,一团刺眼的火光突然暴起,驱散了弥漫的寒雾,也露出了那些人影的真容。
铁青苍白的肤色……
空洞无神的双眼……
那些人影竟然都是被控尸术所操纵的行尸!
也多亏江辰他们事先做好了准备,在香堂四面墙壁贴满符咒,只要感应到阴邪之气蔓延过来,符咒就会自动燃烧,将那些阴邪鬼物阻挡在外。
符火熊熊燃烧,火光映红了半边天空,群尸望之却步,藏在寒雾之后不敢靠近分毫,只能站在外面,虎视眈眈的看着三人,不停地嘶吼着。
可就在此时。
一阵若有若无的笛声倏然从远方飘来,声音虽然不高,在寂静的夜里却听得很清楚……
“不好!”
风叔脸色一变,立刻道:“小心,他们要闯进来了!”
话音未落,就见那些行尸眼中闪过一道幽光,仿佛听到了什么指令,完全不顾那些符火对他们的伤害,咆哮着冲进了院子里。
缥缈无形的笛声犹如魔音贯耳……
“先把这些行尸解决了再说!”
风叔挥手扫飞了法坛上的铜钱,然后拿起桃木剑,在红烛上挑起一朵火苗,口中念咒,一点火焰顿时化作一片耀眼的红光,包裹着那些铜钱,朝着十几个行尸凌空打去!犹如****,打的那些行尸皮开肉绽……
江辰和阿照也飞身上前,手中握着法器,与那些行尸穿插身形,缠斗在了一处。
霎时间,血肉横飞。
若是论单打独斗。
这些行尸对他们自然造不成威胁。
可偏偏行尸的数量极多。
也不知那些东洋人从哪找这么多替死鬼。
难道是他们自己带过来的?
江辰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阿辰,帮忙!”
这时,阿照手中红线一甩,直接缠住了三具行尸的身躯。
江辰纵步上前,顺手接住另一边的线头。
两人同时相反发力,将三具行尸紧紧抷住,就见绷紧的红线上铜钱叮叮作响,绽放出道道红光。
“噗”的一声。
三具行尸就像豆腐一样,被红线切成满地碎片。
江辰又随手抖燃一张符纸,把地上的残躯碎片烧成灰烬,免得他们再次被笛声操纵。
而后,江辰又和阿照将铜钱红绳绑在两边的门柱上,编织了一张简易的渔网。
那些行尸的身体触碰到红绳,就会爆起电光似的火花,总算是勉强挡住了外面那些行尸。
“阿辰,用追魂香!”
风叔转身看向江辰。
“好!”江辰点点头,从怀里拿出一只小拇指粗细的短香,然后又取出一根头发绑到上面,让阿照帮忙点燃……
那头发不是别人的。
正是白天在料理店时,那个东洋女子用来威胁他的发丝。
临走时,江辰暗中将其顺走,也没被她发现。
否则她也不会让江辰那么离开。
头发和指甲之类东西,寻常人或许不会在意,但若是落到有心人手里,就能以此施法,或是用来追踪,或是用来害人……
追魂香就是风叔专门研制出来,用于追踪所用,只要有对方的头发,就可以追查到对方的踪迹,半径大概可以笼罩方圆两公里左右。
点燃了追魂香。
三人仔细看着香雾飘散的方向。
东南方。
那里是一片茂密的山林。
想来她就藏在山林中控制这些行尸。
“现在怎么办?”
阿照看着风叔和江辰问道。
“我去对付她!”
江辰:“我去想办法打断她的法术,你和风叔趁此机会,把这些行尸解决,然后我再把她引过来。”
风叔颔首道:“小心行事,不要与对方拼力,把她引过来之后,我自有办法对付她!”
“明白!”
商定之后。
江辰从后墙越出香堂。
依照追魂香的指引,一路来到了山林中。
林间树木茂密,最适合隐藏行迹,要是没有追魂香在手,就算知道人躲在林中,也很难找到对方的踪迹。
不过就在江辰追过去的时候,却发现林中根本就没有人,只有一套黑色的和服挂在树杈,边上还摆着两只巨大的水缸。
缸身表面布满了裂纹,隐约能看到一团白花花的东西,弥散着刺骨的阴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