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科幻灵异 > 从僵尸开始行走诸天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鬼差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鬼差


“上当了!”
看着那两个阴气四溢的大水缸。
江辰很快就反应过来。
对方显然是早有准备,事先在这里做好了埋伏,然后以衣服上的气味将人吸引过来,目的就是为了分散他们的实力,从而各个击破。
这么看来,他白天能在料理店拿到那根头发,也可能是对方有意为之。
水缸中的阴气越发强盛,表面的裂纹也在逐渐扩大,里面那个白花花的东西,仿佛随时都可能跳出来。
江辰心中知道,那是一种用奇门炼尸法祭炼过的尸体,以溺死之人的身躯炼制,再利用符咒操控,平日豢养在水缸或者水池中。
可受祭炼者任意驱使。
而就在此时。
水缸里面的尸体也似乎闻到了他身上的活人气,缸身表面的裂纹迅速扩散蔓延,一个巨大的人形怪物满地从水缸里跳出来,咆哮着向江辰扑过去。
“七星伏魔,急急如律令!”
江辰咬破左手指尖,骈指在桃木剑上一抹,剑身顿时泛起一道红光。
这时,水尸也已经来到了近前。
它的身体虽然早已臃肿腐朽,力量却极大,蒲扇似的巴掌带着一股恶臭腥风,向江辰的脑袋狠狠拍过去。
可江辰却不闪不躲,反而提剑迎了上去,泛着红芒的桃木剑,直接刺向水尸的巨掌,就听“噗”的一声,桃木剑犹如锋利的刺刀,轻而易举便贯穿了水尸的手臂。
剑身上红光闪烁,火焰腾腾而起,沿着水尸的手臂快速向身上蔓延过去……
仅顷刻之间。
水尸的半个身子就被火焰覆盖。
江辰趁热打铁,不待它做出反应,桃木剑又顺势斜撩,将水尸的半拉脑袋砍碎。
“五雷符,敕!”
紧接着,江辰右手一甩,两张五雷符飘落在水尸的身躯之上,水尸很快就被刺眼的金光淹没,彻底烟消云散……
解决了这只水尸之后。
另外一只水尸似乎也有钻出来溜溜的想法。
江辰赶忙一个箭步冲过去,把三张五雷符贴在缸身表面,然后口中念念有词,把水缸和里面的水尸一起炸碎。
烟尘散去。
两具水尸已经彻底飞灰湮灭。
江辰不敢过多耽搁,转身就奔山下跑去。
…………
香堂。
风叔和阿照已经狼狈不堪。
虽然他们两个精通法术,奈何行尸的数量太多,旁边还有人虎视眈眈。
若非风叔手中的乾坤镜是玄门至宝,有着无上的降魔伟力,只怕此刻情况会更糟糕。
再看那个西协美惠,她身上的和服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套忍者服装,肋下斜挂两把武士刀,正站在远处施法,操控群尸围攻阿照。
至于那个西装男子,则是拿着武士刀在与风叔交手。
风叔手中的乾坤镜是道家玄门的法器,对邪祟鬼魅有着很强的克制作用。
但这个手持武士刀的男子,却并非邪道中人,也不通晓任何法术,只凭借一身高超的武学伤人。
刀光潋滟如水,连绵不绝的向前笼罩过去,逼得风叔根本喘不过来气。
面对这个男子,乾坤镜完全没有用武之地。
而且在与男子交手的时候,风叔还得提防西协美惠的法术,搞得他手忙脚乱,身上已经多出了几道刀痕,虽然只是皮肉伤,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阿照,接着!”
这时,阿照被群尸围攻,已经陷入了危难之际,风叔不得已之下,只能隔空把乾坤镜抛过去。
得到了乾坤镜相助。
阿照的危势顿解,乾坤镜发出的金光,风卷残云般消灭了十几个行尸,剩下的行尸也不敢在靠近,只是在西协美惠的控制下,于远处困住阿照。
只要阿照有冲出去的想法,那些行尸便悍不畏死的扑上前来。
失去了乾坤镜的威胁,西协美惠也没有了那么多顾忌,双手一挥,金色的菊瓣便漫天飞舞,犹如锋锐的利刃,朝着风叔激射而去。
不过就在此时。
一道突枪声突然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
再看那个西装男人。
后脑部位已经多出了一个血窟窿。
“谁?”
西协美慧口中惊呼一声,忙向身后看去。
江辰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外面,手里还握着一把枪。
而且打死那个西装男人之后,江辰又立刻调转枪口,对准了西协美惠。
可这个东洋女人的速度太快。
看江辰把枪口对准自己,不待他扣动扳机,就一个闪身来到了三米之外,同时带起一阵气流,把墙角的花盆砸向江辰。
没有办法。
江辰只能向旁边躲去。
而趁这会功夫。
阿照已经拿着乾坤镜把所有的行尸都解决了。
“美惠小姐,你无路可逃了!”
江辰左手握着枪,右手拿着桃木剑,从外面走了进来,风叔和阿照也从另外两个方向逼过去,正好呈品字形将她围在中间。
“邪门歪道,人人得而诛之!”
风叔接过阿照手中的乾坤镜,西协美惠的脸上顿时露出恐惧之色,转身想要逃跑,却见风叔左手一扬,一条红绳从道袍下面飞出,把她的双腿捆绑住。
“美惠小姐,再见了!”
江辰也怕夜长梦多,没有和她废话,直接过去将枪口抵在她的眉心,然后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砰!
枪口绽放出一道火舌,西协美惠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死在了江辰的手中。
“总算是解决了!”
阿照松了一口气。
“解决?还差了一点儿!”
风叔摇摇头。
江辰和阿照也是一头雾水,不明白风叔的话什么意思,西协美惠的脑袋都已经被打碎了,难不成她还能活过来?
就在两人感到奇怪的时候。
风叔踏罡步斗,手中仗剑挥舞不停,院内平地起了一阵阴风。
紧接着。
两道虚幻朦胧的身影突然从墙后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两条哭丧棒,身上虽然也散发着浓郁的阴气,却与厉鬼身上的邪气却截然不同。
“鬼差……”
阿照下意识低呼开口。
“鬼差!”
江辰心中也是一惊。
他没想到风叔竟然能把鬼差请来。
而且也不知道风叔和他们说了什么,一连串听不懂的鸟语交流之后,那两个鬼差就挥动哭丧棒,所有行尸都被他们给收走了,包括西协美惠和那个男人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