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齐悦董娘子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章 度过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章 度过


晨光照进屋子的时候,齐悦和大夫们正在轮班吃饭。
“你傻啊,你在这里守着做什么?”齐悦一边忙忙的吃饭,一面对坐在对面的常云成说道。
她嘴里喊着饭,说这话往外掉饭粒。
常云成放下筷子看着她皱眉。
“什么样子!咽下去再说话。”他低声喝道。
齐悦撇撇嘴咽了下去。
“你别在这里添乱了啊,快去找个地方歇歇,陪你外祖母说话也成。”她说道。
常云成将一个汤碗递过来,似乎没听到她的话。
齐悦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去接。
“我吃好了。”她放下筷子说道。
“怎么能吃这么快?”常云成皱眉。
以前工作忙吃的泡面都是没泡好的,那才叫吃得快呢。
齐悦笑了笑说没事,忙走出这边的屋子,临出门时又停下脚。
“你别在这里了啊。”她再一次说道。
常云成扭头看她。
“你这是关心我?”他问道。
“我当然关心你。”齐悦立刻答道,哼了声,“我还指望我治不好被你外祖母家人围攻,你把我从这里扛出去呢。”
说罢掀帘子急匆匆的走了。
“这臭女人..”常云成低声说道,不过这一次没有黑脸,反而是露出笑,一开始只是微微弯了弯嘴角,却发现这笑怎么也收不住,笑似乎从心底酿出来,挡不住的四溢,最终他只能借着往嘴里大口大口的吃饭才能避免咧着嘴笑。
这边的大夫们也都只是简单的吃了口就过来了。
有凝神思索的,有提笔写药方的,更多的是站在齐悦身边。
“针对这种病症,最关键是止血,减颅压,免水肿。”齐悦说道,一面翻看这一天一夜所做的记录,“我只能给你们指出这个方向,但是具体怎么用药,就靠你们了。”
认得病症却不会用药,真是奇怪的事,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个事的时候,大夫们点点头继续会诊研究用药。
“少夫人,少夫人。”门外传来熟悉的女声。
齐悦顿时面露喜色。
“阿如。”她忙喊道。
“少夫人我先消毒换衣服。”阿如在门外说道,听得脚步声向一旁去了。
太好了,总算有个帮手来了,齐悦舒了口气,握了握拳头。
天色再次黑下来的时候,院子里的火把又啪啪的燃烧起来了,屋子里的人依旧忙碌着。
“三十六度三…”阿如再一次报告体温,一面在记录下。
“心率120次,无杂音..”齐悦收起听诊器,再一次俯身对着婴儿做人工呼吸。
查看了所有数据,齐悦给这边的大夫们进行了病情汇报商讨,听完她的分析,大夫又进行了望闻问切,然后重新调整药方。
“加减天麻钩藤生地黄精…”其中一个大夫说道,看向其他人,“诸位觉得可用否?”
众人思索片刻,多数点头。
“好,煎药。”这个大夫便提笔写药方。
谢老太太已经被好说歹说请到屋子里了,但是是这边的屋子,而不是自己的屋子。
“来了个丫头?来送药箱的?”她问道。
兆哥忙点头。
“那是她的…助手。”常云成解释道。
助手?是什么意思?
屋子里的人不解。
“已经带徒弟了啊。”最终还是大老爷见多识广,给大家解释了,一面点头,“这么年轻就能带弟子了,可见果然厉害啊。”
“厉不厉害的,也得等治好了才说。”二老爷说道,带着几分讨好看向谢老太太。
谢老太太瞪了他一眼。
“就凭她敢这样堂而皇之的接下,她就很厉害了。”她慢慢说道。
二老爷拍马屁拍在马蹄上,尴尬的咳了声往一旁站了站。
“她一向胆子大。”常云成微微一笑说道。
屋子里的人都看向他,大家都是人精,还看不出这常云成对自己媳妇的满意,那就真成傻子了。
真是奇怪,不是明明很讨厌这个乞丐媳妇吗?
谢老太太自然也明白,看了眼常云成,神情复杂,要说什么最终没有说。
“你母亲还在安家呢?”她转头问兆哥。
兆哥点点头。
“去请了,母亲就是不肯回来..”他说道,无奈又感动,“安大夫说了,让她在那里吧也好心安,他们会照顾好的。”
谢老太太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屋子里重新陷入安静,所有人的视线都不自觉的看向外边,竖起耳朵,期待听到那原本无望的好消息。
一夜似乎一眨眼就过去了。
燃烧了一夜的火把在晨光里显得黯然了很多。
靠在廊柱上打瞌睡的丫头一不小心碰了下头。
“妈妈别打我,我不敢了。”她闭着眼就下意识的抱头说道。
睁开眼才发现面前没人。
小丫头有一种逃过一劫的喜悦,咧嘴笑,一面蹭了蹭鼻子站好。
就在这时屋子里传出一声喊。
“少夫人,体温升了!体温升了!”
阿如喊出这句话,眼泪都快出来了。
“真的,我看看。”齐悦从那边奔过来,从颤抖的阿如手里接过体温计。
值守的三个大夫摇摇头,其中一个自己伸手探那婴儿的身子。
这不是一样能看出…那个什么体温吗?只是用来做这个的?那么精致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宝石水晶做的…..
再仔细的摸出这婴儿渐渐回暖的身子,几个大夫也忍不住吐了口气,都觉得心跳加速,真的..真的做到了吗?
真的可以吗?真的可以治好安老大夫说的不可救治的病症吗?
那些轮休的大夫们说是在外间歇息,其实谁也没睡踏实,听到这句话都涌了进来。
“嘘,嘘,”这边值守的大夫忙冲他们摆手,“保持空..空气流畅…别挤着..”
相处两日,他们对于这个女子用的听不懂的名词已经可以随时挂在嘴边了。
“情况好了很多。”齐悦摘下听诊器,看着血压计上的数字,终于抬起头对满面期待的大夫们说道。
明明这个女子好似什么也没做,但偏偏只有她说出话的让大家觉得才是最终定论。
真是奇怪的感觉…
伴着她这句话出口,有些大夫忍不住握拳喜形于色,那些沉稳的虽然不至于做出小动作,但眼中亦是难掩激动。
谢大夫人坐在安家的客厅里,靠着引枕,腿上搭着毯子,手拄着头迷迷糊糊的一个点头醒过来,她微微的活动了下身子,一旁的丫头都快哭出来。
“夫人,咱们回去吧,你要是熬出好歹来,可怎么办啊。”两个丫头抱着她的腿哀求道。
谢夫人将身子坐正。
“我不回去。”她斩钉截铁的说道,“已经坐到现在了,我就不信…”
伴着这句话门外传来颤声。
“..夫人..夫人..家里..有消息了…”一个小厮连滚带爬的进来了。
谢夫人猛地站起来。
家里..消息…
是浩哥儿..去了么…
谢夫人伸手按住心口,这一天一夜熬得也受不了,竟然一口气没上来。
那小厮一句话没说完,就见夫人晕倒在椅子上,顿时嚎叫起来。
守在安家还是有好处的,很快谢夫人就被救治过来。
“我的浩哥啊..”她眼还没睁开,就喘着长气哭道。
早知道会有这一刻,安小大夫叹口气。
“夫人节哀..”他沉声说道。
话音未落那差点吓死夫人闯了祸还跪在地上小厮忙忙的开口了。
“不是,不是,夫人,小少爷没事的..”他大声喊道,“小少爷醒了…”
谢大夫人哭唱出来的声调顿时拐了个弯,一口气又差点没上来。
“你..你说什么?”她猛地坐起来看着那小厮问道。
安小大夫也愣了,怔怔看着那边的小厮。
“小少爷没事了,小少爷醒过来了,老太太让请夫人快些…”小厮再次提高声音说道,回去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见自己的夫人一撑地就站起来,不用丫头扶,疾步出去了。
“..回去…”小厮将余下的字说出来,看到丫头们都跟出去了,他自己也忙起身,扶着帽子跑出去了跟上。
一行人转眼便走了个净光。
安小大夫还保持矮身诊治的姿势,怔怔的看着门外。
小少爷..醒了?
他没听错吧?
他回过神疾步追了出去,门外谢夫人的马车已经走起来了。
“你是说你们家小少爷是醒了还是死了?”安小大夫忙大声问道。
“呸,你家小少爷才死了呢。”一个小厮回头啐道,“我们家小少爷活的好好的..”
说罢看着马车疾行远去,忙撒脚追去。
安小大夫怔怔站在原地。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父亲。”他转身向内宅跑去,情绪激动竟忍不住失态的喊出声来。
“什么?”正坐在书桌前看书的安老大夫闻言亦是满面惊愕,“活了?”
“是,那谢家的小厮说的..”安小大夫鼻头上再出布满细汗。
安老大夫放下手里的书。
“你可亲自看了?”他问道。
“还没有,我..我..我这就去..”安小大夫忙说道。
他转身忙忙的出去了。
屋子里重归安静。
“治好了?怎么可能!”安老大夫喃喃说道,手抓住桌上的一张纸攥成团,神情复杂,“绝不可能!这种病是救不及的!是救不及的!”
他越说越激动神情扭曲,将桌上的笔墨纸砚书籍一把扫下去。
屋里哗啦的声音惊动了外间的下人,但并没有一个人进来,似乎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这些动静。
安老大夫扫落了桌上的摆设,又推到了桌子,抓过一旁柜上的瓷器摔砸,直到满地狼藉他才慢慢的平息下来。
“来人。”他说道。
门外这才低着头进来两个小厮唤声老爷,走上前推住他坐的椅子,椅子滚动将安老大夫推出去。
随着椅子走动,长衫飘动,露出安老大夫下边空荡荡的腿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