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齐悦董娘子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四章 新年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四章 新年


齐悦在古代过的第一个新年到来了,忙过头三天的各种祭祀家中人的互相拜年等对于齐悦来说复杂的仪式后,就可以轻松一些了。
初八是西府那边请世子夫妇过去玩,也算是婶娘招待晚辈,从西府二夫人家出来天已经黑透了,四处悬挂的都是大红的灯笼彩条,闪闪亮亮相应煞是好看。
“下雪了。”齐悦看着天空纷纷扬扬而下的雪片抬起头说道。
“戴上帽子吧。”阿如说道,一面接过小丫头撑开的伞。
“不用,不冷。”齐悦说道,一面抬手感受雪片落在脸上化成水滴。
那边,也快要过年了吧,不对,她来的时候就要过年了,算起来已经过去大半年了。
家里少了一个人,爸爸妈妈这个年过的很寂寞吧….
雪片被伞挡住了,同时有人将帽子给她戴上。
“吃了酒,小心风寒。”常云成说道,“你自己还是大夫呢,都不知道。”
齐悦撇撇嘴。
“哪有那么容易感冒。”她说道,但没有摘下帽子。
感冒?是她称呼风寒的词吧?
常云成没说话,但看着这女人没想以前那样故意和自己对着干,嘴边忍不住一丝笑。
“大哥对大嫂真体贴。”送出来的常英兰笑道。
哪有!
齐悦回头看她一眼干笑一下。
“那我就放心了。”常英兰笑道,“大嫂,等正月你闲了教我做两道拿手菜好不好?”
“好啊,学学这个也不错。”齐悦笑道,一面打量她,这女孩子好像开始说亲事了,一面凑近她压低声音,“俗话说抓住男人胃就抓住男人的心了,将来做好吃的给你相公,他一定很高兴。”
这种话题对于小姑娘来说是很羞人的,尤其是如今家里都知道她在说亲事,过年走亲访友各种宴席也正是商讨儿女婚事的大好时候,常英兰这些日子已经被二夫人以及妈妈们提耳嘱咐训导好些事体,此时听到齐悦也来说,顿时红脸跺脚。
“大嫂,你也打趣我。”她摇着齐悦的胳膊,又哼了声,看着旁边明显侧耳听她们说话的常云成,“那大哥一定常吃你做的饭菜喽。”
齐悦哈哈笑了,抬手戳她额头。
“好了,快回去吧,我过几日来玩。”她笑道。
东西二府的夹道上也挂满了灯笼,前后的仆妇都提着灯,与中间并肩而走的常云成和齐悦保持一定距离。
“你会做什么好吃的?别教坏了妹妹。”常云成忽的说道。
齐悦撇了他一眼。
“瞧不起人啊。”她说道。
常云成点点头。
“看你在街上什么都吃的那么馋,就知道没吃过什么好东西,还会做?才怪呢。”他说道。
“哦,将我军..”齐悦看着他笑道,一面伸手点了点,“今天我就小露一手,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厨神。”
常云成笑了,一脸不屑。
回到家先去定西侯和谢氏那里问安,定西侯心里有鬼能避免见齐悦就避免见,而谢氏则是根本不想见,于是夫妻二人难得统一口径说歇了下了。
“..吃得太饱了,做些清淡的,我想想啊..”齐悦一边往回走,一边说道。
常云成在后跟着不自觉的露出笑,又忙收起来,绷着脸一副浑不在意的神情。
“..家里有萝卜腌菜什么的吧?”齐悦对阿如说道。
“有。”阿如笑道,“什么都有,年货齐齐的。”
“那我给我准备一些腌酸萝卜,半只鸭子,一些菌菇。”齐悦便板着手指说道。
旁边的仆妇忙应声去了。
“你等着吧。”齐悦冲常云成晃晃头说道
说罢便也向厨房去了。
看着齐悦带着丫头悠然而去,常云成绷了一路的脸终于放松下来。
“倒知道我爱吃鸭子..”他自言自语一句,终于忍不住笑散开了。
秋香帮着常云成换上家常的衣服,看他进去洗漱了,才忙拉着鹊枝。
“世子爷怎么这么高兴?”她好奇的问道。
“少夫人给世子爷做宵夜去了。”鹊枝低声笑道。
秋香恍然,掩着嘴笑。
“怪不得呢,这是破天荒的头一次呢,上一次世子爷特意给少夫人做了宵夜,这一次,少夫人主动给世子爷做宵夜,阿弥陀佛.”她合手念佛,一脸欣慰,“总算是好了,可千万别再闹了。”
鹊枝点点头,一面飞针走线。
“你做什么呢?日夜不离手的。”秋香好奇的问道,看着鹊枝手里的针线以及膝上的一块皮子…
做鞋吗?这也不像啊。
“这个啊,是缝合术。”鹊枝带着几分小得意说道,“这个剪开,就好像人的皮肤被划破了,我呢要把它缝起来,这样伤口就能快速止血以及愈合。”
秋香听的很是惊讶。
“就是..就是..阿好肚子上的那样吗?”她压低声音说道。
鹊枝点点头。
“哇,那很厉害啊。”秋香一脸惊叹的说道,看着鹊枝,“你也学会啦?我以为只有阿如姐姐会呢。”
鹊枝手利索的完成一个八字缝合。
阿如姐姐会?当然不是,她也会,不仅会,还要是做得最好的那一个,等着瞧吧。
齐悦在这边厨房很快就将切好了萝卜香菇,剁了鸭肉,焯水,开始熬炖。
“半路不要掀盖子哦。”齐悦嘱咐厨房的仆妇说道,“开了之后改小火就好了,到时候了我会让人来取。”
厨房的仆妇忙应声。
齐悦这才带着阿如走出来。
“还没炖好就闻着很香了,世子爷一定很喜欢。”阿如高兴的说道。
“那当然,我的手艺,还真没几个人不喜欢的,那时候,到我家里聚餐,可是我们科室的盛事..”齐悦笑道,说到这里,不由抬头看了眼冬日的夜空。
雪越下越大了,在四周张灯结彩中晶莹亮丽。
酒瓶打开的热闹,不断变换的音乐,厨房里忙碌中不忘偷尝的同事,四溢的饭菜香气….
一切再也不会有了…
一切只会存在记忆里了..
随着时间也许就再也记不起来了…
正追忆往昔走神时,听得前面引路的仆妇喊了声。
“什么人躲在那里鬼鬼祟祟的?”
齐悦跟着看去,见从墙边的大树阴影里挪出两个丫头,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为了丫头不能耽误少夫人的走路,自有两个婆子站在一旁等待询问责罚,其他的仆妇依旧引着继续前行。
走过时齐悦不由看了眼那跪在地上的丫头。
冬日里家里的仆妇都换上了新棉衣,但这两个丫头穿的依旧是旧衣,几乎是伏在地上,看不清面容。
齐悦不由想到以前阿如阿好的样子。
“是怎么了?”她问道。
两个丫头更加害怕不敢说话。
“少夫人问你们话呢。”仆妇呵斥道。
“是..是..”一个丫头哆嗦着开口,却是结结巴巴。
“是少夫人,请少夫人开恩,让我们出府为三少爷请个大夫..”另一个一咬牙抬起头流泪说道。
齐悦一愣。
常云起?
自从出了周姨娘的事,作为其生的子女三少爷以及二小姐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牵连,至少在府里低调了很多。
这么久了,除了祭祖的场合,他们还真没再见过。
阿如看着那两个丫头也不由心情复杂,以前也有这种场面,只不过跪着的是自己,真是风水轮流转,或者说,自己的命不由自己,看似花团锦簇好风光,一转眼可能就烟消云散…
“病了?”齐悦忙问道,一面对仆妇吩咐请大夫,一面自己抬脚,“我过去看看。”
两个丫头很是意外,又惊又喜叩头连连道谢。
“..三少爷读书太用功了,睡不好伤了神,前几天祭祖又受了凉,今天早上就起不来了..”丫头一边引路一面低声说道。
“没请大夫看吗?”齐悦问道,看着这个丫头,有些面熟,恍惚叫彩娟。
“正月里,人说还没破五呢.不.”旁边的丫头说话。
彩娟忙打断她。
“原本没想那么厉害,三少爷说喝点热汤发发汗就好了,是奴婢们失职,也没想到那么多,就没想去请大夫。”她带着一脸自责说道。
想当初阿如阿好她们要些饭菜都受难为,这一定是门上眼皮浅的人刁难她们了。
齐悦了然的一笑。
“让管事的婆子明日交了差事,赶到庄子上去吧。”她开口说道。
这话让大家都吓了一跳。
“可是,可是夫人那里..”仆妇愣了下惶惶答道。
“少爷病了,都不知道请大夫,这样的下人明摆着是在毁夫人的名声,难道夫人还会留她?”齐悦沉脸说道。
既然齐悦开口了,再想她如今在府里的地位,仆妇们再不犹豫应声。
得知齐悦来了,常云起吓了一跳。
“就说我睡了..”他怔怔说道。
“少爷是不见?”丫头低声问道。
见?还有什么脸面可见的…
“不见。”常云起淡淡说道,闭上了眼。
“不见大嫂,大夫总得见吧?”
门外传来那女子的声音,紧接着门帘子被掀开了。
常云起紧紧闭着眼。
不见..不见…没脸见….
生母做出那样的事,他这个做儿子的该如何办?
怨恨生母做不到,不恨又愧对眼前的人….
亏他一直自诩是家里对齐月娘最好的人…
真是响亮的耳光!
齐悦摆摆手,让惶惶不安的丫头站到一边,看着床上盖着厚厚被子似乎睡着了的常云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