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齐悦董娘子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主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主动


齐悦已经和常云成两天没说话了。
消息很快传到谢氏耳内,谢氏大喜。
“还是成哥儿知道我。”她感叹的对苏妈妈说道,“那女人也就在别人面前上蹿下跳,在成哥面前她还是讨不到好。”
苏妈妈笑着应声是,但不知怎的心里隐隐觉的好像不是这么回事。
她伺候了谢氏出来,找过一个小丫头。
“你去问问世子爷和少夫人是因为什么?”她低声吩咐道。
小丫头应声去了。
“也没问出什么,说都好好的,就是晚上老是会吵架。”小丫头打听了来回到。
晚上吵架?
苏妈妈很是不解,那是为什么?
“为什么吵架?”她问道。
小丫头摇头,这个真打听不出来。
“世子爷和少夫人都不喜欢人伺候,他们在屋子里的时候,就连秋香和阿如都不进去呢。”小丫头说道。
孤男寡女…
苏妈妈皱眉,进屋子里谢氏手里正翻看着一双鞋面,旁边站着一个小丫头正和她指指点点的说什么。
“哎呦这是谁做的,真好。”苏妈妈夸道。
“是郁芳姑娘给她姨母送的年礼,顺便啊也给我一件,你瞧瞧可合脚?”谢氏笑道。
苏妈妈哪里能说不合适,拿着鞋面恨不得夸出一朵花来。
抓了一把钱打发那小丫头走了。
“二夫人说了,宫里给回话了。”谢氏笑着看着苏妈妈。
这是她这一段来露出的最舒心的笑,苏妈妈立刻知道怎么回事,合手念了声佛。
“只要侯爷递上折子,贵妃娘娘就会帮着说话。”谢氏也是松了口气合手念了声佛,“我的儿,终于有盼头了。”
一面又忙着催人去叫常云成。
“世子爷一大早出去了。”丫头进来回到。
谢氏愤愤的拍桌子。
“都是贱婢闹得。”她恨道。
“夫人,那叫少夫人来?”苏妈妈建议。
谢氏冷笑一声。
“我才不叫她来,我为什么要和她说,说了让她去闹吗?就侯爷那脸皮,架不住自己的宝贝儿媳妇一沉脸,我可不会让她坏了成哥的好事,先把生米做成熟饭,那时候,才叫她好看!”她冷笑说道,似乎已经看到那时候这贱婢的脸色,再忍不住笑容四溢。
常云成出去的时候,齐悦还在家。
看着常云成一句不说大步走出去,齐悦的面色也有些复杂。
阿如一面帮她整理衣衫,一面低声劝说。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总得有一个人服软不是?”她说道。
“又没怎么样,他干嘛摆这臭脸色。”齐悦说道。
“你都那样了,还叫没怎么样啊?”阿如低声说道。
齐悦回过神,瞪眼看她。
“喂,什么样?”她问道。
阿如红着脸转过头。
“好啊,你听墙角啊?”齐悦抓她胳膊问道。
阿如红着脸忍着笑。
“那不叫听墙角,是奴婢的本分。”她说道,干脆也不躲了。
这次换成齐悦红了脸。
她听说过古代夫妻同房时还有丫头在一旁伺候的,虽然那种夸张的还没遇到,但一想自己和常云成这几次拉拉扯扯,门外一群丫头贴着门偷听…
“哎呀你这死丫头!”她脸热的发烫,抬手捶打阿如。
阿如笑着躲开了。
“少夫人,你,是不是害羞啊?”话已经说到这里了,阿如干脆敞开说了。
“我,我,害什么羞。”齐悦瞪眼说道。
阿如抿嘴笑。
“几个葫芦就能让我自己把自己卖了啊,我也太不值钱了。”齐悦哼声说道,一面自己披上斗篷。
“看,你心里明白的很啊,世子爷对你可是真用心了。”阿如笑着给她戴上暖袖说道。
齐悦叹了口气。
“阿如啊,人这心是善变的,是看不透的。”她轻声说道,看着放晴的天,“我不敢吶。”
最后这一声低低的就连自己也听不到。
虽然话如此说,但当常云成天黑进屋子时,那边正在绘制燕儿唇腭裂手术草图的齐悦放下笔。
“哎。”她冲这边正由丫头解下大斗篷的常云成喊了声。
常云成没理会,甩下衣裳,就往自己那边走去了。
齐悦穿上鞋下炕,冲丫头摆摆手,丫头低头退下了。
“你吃过饭没?”齐悦问道,站在客厅看着那边的卧室。
常云成叮叮当当的自己倒茶。
“喂。”齐悦走进去,有些想笑,“常云成。”
常云成背着身依旧不理会。
“常云成。”齐悦伸手指戳他后背。
“别碰我。”常云成甩手说道。
齐悦哈哈笑起来。
“喂,小鸡肚肠。”她说道,“你一个大男人家的甩什么脸色啊。”
常云成转过脸拉着脸看她。
“我不高兴我为什么不能甩脸色。”他说道。
齐悦更是忍不住扑哧扑哧笑。
常云成就那样冷着脸看她笑,然后抬脚就往外走。
齐悦忙伸手拽住他的胳膊。
“你别走别走。”她笑道。
常云成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要走也是我走。”齐悦接着笑道。
常云成抬胳膊挣开她的手。
他是抬胳膊,而不是甩胳膊,这样既能挣脱也不会甩倒齐悦。
齐悦看着这男人大步迈向门口。
“常云成,你给我点时间好不好?”她说道,“毕竟,以前的事,不是说忘了就能忘了,你要知道,我曾经是宁愿上吊自尽也不愿意再活的人..”
常云成迈出门的脚停了下,然后又接着迈动。
齐悦叹口气,也不打算再说话了,抬脚向自己那边走。
“我去母亲那里问安,你去不去?”常云成的声音在门口传来。
齐悦一怔,看着那停下脚的男人抿嘴一笑。
“我去了,你母亲可能不会高兴。”她说道。
“那你打算永远不去吗?”常云成粗声说道,“你既然知道她不高兴,就做点让她高兴的不行吗?”
唯一能让你母亲高兴的事估计就是我被赶出去,齐悦心里说道,但还是哦了声。
“等我拿斗篷。”她说道。
已经准备歇息的谢氏听说世子爷来了很高兴,但听说齐悦也跟着来了,便又拉着脸坐下来。
“就说我歇下了。”她没声好气的说道。
这个贱婢越发缠她儿子紧了。
苏妈妈应声是,放下帐子出去了。
听了谢氏的传出的话,齐悦冲常云成摊手一笑。
“你瞧,我说是吧,你母亲根本就不喜欢见我,我和你来,她干脆连你也不见了。”她说道。
二人此时已经回转了,前后丫头仆妇提灯照明,保持几步距离。
“你胡说什么?”常云成皱眉说道,“母亲只是歇息了而已。”
男人总是认为母亲和媳妇永远是相亲相爱的,齐悦撇嘴。
“我哪里胡说,我又不是不知道,家里人也都知道,你们家没人喜欢我..”她说道,一面轻轻甩着宽大的斗篷,看着自己不时露出在外的鹿皮靴子。
“你说这话就不觉得寒人心吗?”常云成沉声说道。
齐悦哈哈笑了。
“要是寒心也是我寒心。”她笑道,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怎么会对自己毫不在意的人而寒心呢。
常云成停下脚,神色沉沉看着她。
“不过,都过去了。”齐悦忙笑道,“向前看,人总要向前看不是吗?”
常云成还是站着没动。
齐悦笑着伸手拍他胳膊。
“行了,大男人家的,哪来这么多小性子,娘娘腔似的..”她笑道。
常云成抬手握住了她拍自己胳膊的手。
齐悦吓了一跳,忙要收回。
“你这女人就是话多。”常云成闷声说道,大步向前走去,“从哪里想出来的这些有的没的,聒噪!”
他的手攥紧了齐悦的手并没有松开,齐悦只得被他拽着跟着走去。
前后都有丫头仆妇跟着,齐悦脸瞬时通红,她挣了两下始终无果,只得加快脚步跟上。
从寒冷的夜中迈进温暖的室内,不知是温度的差异还是别的什么,二人的脸色都有些发红。
齐悦甩着自己的手,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忙忙的向自己那边走去。
“哎。”常云成在后喊她一声。
齐悦站出脚回头。
“你想…”常云成张口说道。
齐悦呸了声,扯下门帘。
“想不想吃夜宵而已。”常云成闷声说道,一面揉了揉鼻头,“这臭女人想哪里去了,真是粗俗。”
第二日这二人的神情让丫头们松了口气。
“我说没事的,夫妻两个都是床头吵床尾和的。”秋香对阿如低声笑道。
阿如也是松了口气,忍不住合手念佛。
“老天保佑,快些安生下来吧。”她喃喃说道。
这边冷战结束,刘普成那边也有好消息传来。
“事情已经办好了?”齐悦有些激动的问道。
刘普成神色有些复杂。
“倒是办好了,只是只能去那里。”他迟疑一下说道。
就是说不能拿到千金堂来,齐悦明白了,这个可以理解,毕竟死人嘛,古代人还是很多避讳的,再说千金堂不是学校,还要做生意,对于生意来说,死尸总是有些晦气。
“那就去那里。”齐悦说道,虽然不知道那里是哪里。
“只是一则那地方…”刘普成神色更加纠结,似乎有些难言之隐般的磕磕绊绊,“二来还得晚上去…毕竟这种事见不得天日..”
古人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死后尸体被损的事是绝对无法接受的,所以这种事自然只能偷偷摸摸,齐悦点点头,她理解。
“晚上啊。”她略一思索,对于如今的身份来说,晚上随便出门的确是不太方便,“我想想法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