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齐悦董娘子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四章 水来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四章 水来


当天晚上,谢氏等了很久也没有听到常云成的院子有什么动静。
“怎么没给那女人脸色看?”谢氏很疑惑。
常云成的确没给那女人脸色看,他回去直接问了,为什么早上没去给谢氏请安。
齐悦好好的给他解释,因为燕儿的手术越来越近了,就剩下最重要的麻醉问题,所以才会一大早去千金堂问问,并不是故意不去谢氏那里,实在是挤不出时间了。
常云成哦了声神色缓下来。
“你看你应该给母亲说一声,免得她误会。”他说道,一面伸手。
齐悦将手放在他手上,倚在他怀里。
“是,我忘了,是我不对,我下次记得。”她笑道,一面吧唧亲了常云成一下。
常云成红了半边脸。
“你记得就好,要不然母亲会以为你敷衍她,没诚心。”他吭吭说道。
“我的诚心诚心的人会看到的。”齐悦笑道。
常云成觉得这话有些怪,但看着贴在身前的女人也顾不得想别的。
“那,行了没?”他揉着她的腰低声问道。
齐悦看他那样子就知道问的什么,嘻嘻一笑。
常云成的眼顿时亮起来。
“没有。”齐悦笑着摇头。
屋子里响起陡然拔高的笑声,外边的秋香阿如忙摆手让丫头们都散了。
第二日一早,荣安院里,谢氏依旧没让请安的齐悦进屋。
“这贱婢真是阴魂不散!”她伸手掐头恨恨说道。
苏妈妈给她捧茶。
“夫人,不如叫她进来吧。”她低声说道。
“怎么?你也想去抱她大腿了?”谢氏哼声问道。
苏妈妈笑了。
“小姐,你是气糊涂了,还不明白这女人的小把戏。”她笑道,“她这样做,无非是为了讨世子爷喜欢,你越是不见她,她在世子跟前越委屈,慢慢的,世子爷就会认为是你..不通情理,故意为难她。”
“他敢!”谢氏放下手竖眉说道。
苏妈妈看着她叹口气。
“夫人是想不到还是不愿意想?”她说道,“刚才世子爷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好,还不时的往外边看…”
谢氏神色沉下来,吐口气。
“现在呢,我们不要和她一般见识,她不是要立规矩吗?那就让她立啊,让不让她立,是夫人你的事,但立的好不好,就是她的事了。”苏妈妈知道她心里明白,便接着笑道,“饶家姑娘没进门之前,咱们要做的就是晾着她,你不理会她,她自然没了上蹿下跳的机会,那样世子爷自然也不会再理她,免得世子爷被她笼络住,等饶家姑娘进门,任她再折腾,又能折腾出来什么。”
谢氏点点头。
“侯爷的折子写好了。”她笑着对苏妈妈说道,这个年过的,这是唯一能让她高兴的事了。
苏妈妈也跟着高兴。
“可见菩萨是知道夫人的虔诚。”她念了声佛说道。
“那饶家姑娘,有家世,有相貌,等她过了门,侯爷才知道什么叫大家闺范。”谢氏哼声笑道,“才知道自己宠的这贱婢是多么丢人的事,等他发现自己是丢人了…”
那结果,可想而知。
苏妈妈点点头。
“所以,夫人,犯不着跟那女人置气,她原来来讨好,你就让她来,好不好的,还不是你说了算。”她笑道,“免得她去折腾世子爷。”
谢氏点点头。
吃午饭的时候,常云成自然又来陪谢氏。
“叫你媳妇过来吧。”谢氏对着要亲自给她捡菜的常云成说道。
常云成一愣没反应过来。
“你一个大男人家,也不是小孩子了,有媳妇了,这事自然该她做。”谢氏说道,一面笑了笑,“只是不知道让她做这个,是不是乱了规矩。”
常云成这才反应过来,顿时大喜。
“怎么会,这才是她该有的规矩。”他忙说道,一面忙催着丫头去叫齐悦来,只怕说的慢了谢氏反悔。
看他这样子,谢氏的脸不由沉了沉,苏妈妈忙和她打眼色,谢氏才垂下眼什么也没说。
“叫我过去吃饭?”齐悦听了丫头的话很是惊讶,一面对阿如笑,“不知道想出什么法子对付我了。”
阿如不知道该说什么。
“少夫人一定要忍着些。”她只得说道。
“行,没问题,咱当过住院医生的,什么忍不得。”齐悦笑道。
阿如冲她嘘嘘声,幸好别的丫头都不在意她的话。
齐悦径直来到荣安院,院子里的丫头们这次神情很好,一个个笑着通禀给她打起帘子。
“母亲。”齐悦施礼说道,已经做好了不被叫起身的准备。
谢氏嗯了声。
“起来吧。”她说道。
这么痛快!齐悦神情狐疑,但还是忙笑着道谢,站过来。
“我知道你要表示下孝心,我这里也没别的事让你做,你要是不嫌累,就帮我布个菜添个饭的吧。”谢氏说道,神情平淡,算不上喜也算不上不高兴,她说到这里笑了笑,“要是搁在别家,这倒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咱们家自来没这个规矩,我怕你心里…”
“月娘高兴还来不及呢。”常云成忍不住接过话说道,一面看齐悦。
齐悦便笑了,看着这男人激动小心的神情,不知道他在谢氏面前说了多少好话。
既然她喜欢这个男人,就不能让他受夹板气。
“母亲说哪里话,这是媳妇的荣幸。”她说道,一面走过去,接过丫头手里的筷子。
谢氏果然没有再多的规矩,她吃过,甚至没让齐悦回去,而是就让她在自己这里吃饭,只把常云成高兴的眉开眼笑。
看着常云成的样子,齐悦忍不住想要笑,又摇头,她可没忽略谢氏眼中一闪而过的愤怒。
傻小子,我知道你是因为母亲接受我,觉得婆媳终于和睦而高兴,但你母亲可能只会认为你是护着我才高兴的。
你这样,她会更生我的气。
回到自己的院子,常云成迫不及待的抱住她。
“这下好了,母亲终于肯接受你了。”他欢喜说道,重重的亲了下。
齐悦被他逗得笑。
“哪有啊,刚开始呢,说这话还早呢。”她笑道,一面捏了捏常云成的鼻子。
“怎么会,你要相信母亲。”常云成皱眉说道。
这女人始终防备母亲,这可不太好…
“不是防备,哪有这么快啊,不正常嘛。”齐悦笑道。
“那是母亲心疼我,体会我的忧心,所以才这样的,你不要乱想。”常云成有些不高兴说道。
齐悦笑了,也对,当母亲不愿意看儿子受夹板气,委屈一下,给儿子个面子,让他高兴放心也是正常的。
“好,我知道了,母亲这样疼你,我自然不能落后,我也会很疼你的。”她笑道,再次伸手捏他的鼻子。
常云成笑了,微微抬头一避,张嘴含住了齐悦的手指。
“脏死了。”齐悦笑道,要抽回来。
常云成笑着轻轻咬了下才放开。
“你属狗啊,有牙印了。”齐悦甩着手指说道。
常云成凑过来。
“别的地方还要不要来个?”他低声问道。
虽然还没有真正的肌肤相亲,但他们也算是睡在一起好几次了,这些小夫妻调情的话已经互相有灵犀了。
齐悦立刻知道他说的什么,红着脸张手捏他的脸。
“不要!”她哼声说道。
常云成爱听这话。
“不要就是要。”他笑道,将这女人一把抱起来。
齐悦叫了声。
这臭男人从哪里学来的怪理论!她想起来了,他那一次就嘀咕过什么不要就是要,不行就是行..
“喂,你瞎说什么?我可没兴趣给你打哑谜玩欲迎还拒什么的…”她抓着男人的胳膊笑道。
口是心非..常云成含笑不语。
齐悦被他这样子逗笑了,伸手抱住他的脖子。
“喂,不跟你胡闹,我要趁着此时出去一下,今天手术床送来了,我看合适不,好赶快给燕儿做手术,免得她们母女两个心一直揪着,精神紧张,这样对手术也不好。”她笑道。
常云成停下脚,还是有些舍不得放手。
齐悦主动抱住他,亲了亲。
这女人就是太主动了…他喜欢!
常云成立刻不能失了男人气概,热情的回礼。
好一阵耳鬓厮磨二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早点回来..”常云成捏着她的手说道。
齐悦忍不住又笑了。
看这男人小媳妇样!
“笑什么笑!”常云成又瞪眼。
齐悦伸手在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收住笑。
这下常云成笑了,这女人总是这么多好玩的动作…
他学着她的样子,伸手捏了捏这女人的脸颊。
“今晚可以了吧?”他问道,手又贴在她身上穿进衣服揉摸。
二人贴得近,齐悦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这男人身体某个部位的变化,她红着脸呸了声。
“还不行。”她说道,打开他的手,一面高声喊阿如。
门帘响动,常云成只好收回手,做出端正的神情。
齐悦却在这里冲他一笑。
“明晚。”她说道。
常云成立刻伸手,丫头此时都呼啦啦进来了,只得收回手看着那女人得意的笑着更衣去了。
来到千金堂,一大群弟子都正围着手术床看稀罕。
这是比日常睡的床要高的床,说是床,其实在大家眼里更像板子,貌似还能活动的板子,板子上边架着三个镶嵌着打磨的锃亮的铜镜,铜镜下安置着烛台,总之看起来古怪十分。
因为不必考虑手术台的各种仪器配置,这个手术台只是方便医护人员操作,所以简单的很。
“来来,谁躺上去试试。”齐悦笑着招呼道。
其他弟子们你推我我推你,都是不好意思躺上去让齐悦那么贴近看,这种事自然还是要胡三出马,屋子里热闹轰轰。
外边,一辆马车停下来,跳下来一个男人,和赶过来的小厮掀起帘子,从车里抬下一个轮椅,然后他背过身,从车上背下一个老者。
老者坐好,抬起头看门匾。
千金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