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齐悦董娘子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章 揭开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章 揭开


“.恶妇,你竟然还敢出来见人?”刘老太爷浓眉倒竖,厉声喝道。
“我又不像你,连自己的亲骨肉都能害,有什么不敢见人的。”齐悦笑道,站在门槛上居高临下。
这一句话让四周更加热闹起来,想起一片嗡嗡的议论。
“恶妇,休得胡言乱语!”刘老太爷可是知道这妇人是如何的伶牙俐齿,又没脸没皮鬼心眼多,忙大声反驳,“自己家事不净,少来说别人。”
“所以啊,你干嘛来说我?”齐悦点头说道。
“世风日下,我自然说的。”刘老太爷哼声说道,“定西候为人不修,逆旨抗命,老夫已经上书到官府…”
他的话没说完,齐悦就哈哈笑着打断了。
“喂,老太爷,那你到底是说定西候不该休我还是我就该休啊?”她笑道,“你到底是替我说话还是替侯府说话啊?你想清楚了再说,怎么也得让我们其中一个方打你个人情,可别最后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就不好了。”
四周哄得笑了,虽然不知道猪八戒照镜子是什么意思,但听说起来很是有趣,一时间笑声四起,刘老太爷余下的话便被盖住了。
好容易笑声小了,刘老太爷扯着嗓子才得以喊道。
“早该休,就不该娶!”
“行了,老太爷,我这里忙得很,你要是没别的事,就回去吧啊,别闹了。”齐悦摇头说道,带着几分不耐烦摆摆手。
这种打法小孩子的做派让刘老太爷实在是控制不住脾气了。
“你这不祥的恶妇怎好治病救人,小心天理不容。”他颤声喝道,伸手指天。
齐悦深吸一口气,迈出来一步。
“刘老太爷,你能不能别把不吉不祥的挂在嘴上。”她肃容说道,“从来不没有不吉不祥的事,只有不吉不祥的人心!什么样人便会看到什么样的事!”
她说到这里,扭头喊了声燕儿。
早就站在门边人后的燕儿立刻跑出来。
“燕儿,你介不介意让大家知道你的事?”齐悦弯身低声问道。
燕儿摇摇头,别说说她的事,就是要她去死,这孩子也不会有半点迟疑。
看到燕儿出来,要说什么的刘老太爷愣住了,如果不是这个名字,他几乎认不出来了。
本来嘛,就没看清过自己这个孙女长什么样,更何况如今又换了个样子。
换了样子….
刘老太爷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小女孩。
大大的眼睛,小小的鼻头,尖尖的脸颊,穿着齐悦特意给她定制的小号护士服装,看上去很是可爱,虽然嘴边的一道疤痕看起来有些遗憾。
可爱…
刘老太爷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把这个词用在这个孩子身上。
“这个孩子,原本是兔唇,也就是你们常说的兔缺儿。”齐悦拉着燕儿对众人说道。
此言一出街上人的顿时大惊失色,又要避开的又有涌着要来看的。
“就因为这个,她生下来,就要被她的亲爷爷溺死,好容易经过母亲拼死哀求得以保全一命,在备受冷眼中长到如今,又要被亲爷爷逼着赶出家门到庙里送死。”齐悦说道。
燕儿面对涌来涌去的人群,没有丝毫的退避惊恐,反而往前站一站,挺直腰背,让大家看的更清楚。
看吧,她现在已经不是丑小鸭了,她已经是白天鹅了,虽然还不够美,不过一定会变的更美的。
“不吉祥?扫把星?”齐悦接着说道,“不,都不是,这不过是一种病。”
围观的人听到这里面上少了些恐惧,多了一些好奇,于是涌过来的人更多了,将刘老太爷挤的都站不住了。
“既然是病,那就可以治,所以我给她治了,虽然并不能完全和正常人一样,但已经不会那么可怕。”齐悦接着说道。
围观的人看着燕儿认真地看指指点点,发出惊叹。
“你以为缝好了就不是兔缺儿了吗?”刘老太爷哼声说道,“谁也改变不了她是兔缺儿的事实!改变不了她不吉的事实!改变不了你们是不吉祥的事实!”
“是,没错,改变不了,但不是我们,是你!”齐悦竖眉喝道,“姓刘的,这种病是遗传的,定西侯府从来没有这种,那只有你们家,我敢打赌你们家一定还有另外的兔缺儿!我要是赌输了,我当街给你下跪!”
这齐娘子最爱和人打赌,可惜上一次王庆春缩头乌龟跑了,大家没看到下跪的好戏,这一次应该能看到了吧?
一时间大家的注意力又从燕儿身上转开,看向刘老太爷。
刚才作为大家的注意焦点,刘老太爷很高兴,但现在他却觉得如同置身烤盘,浑身不自在。
“姓刘的,你敢不敢对着你的圣人先师,说一句我是不是输了!你敢说,我就敢跪!”齐悦再次迈上前一步,看着刘老太爷厉声喝道。
刘老太爷面色发白,额头上一层汗,面皮抽动,不知道是被汗水打湿还是方才拥挤的缘故,他的须发衣衫都有些凌乱,哪里还有半点方才的气势。
“快说啊,这有什么可不敢的。”
围观的闲汉起哄道。
而此时的齐悦其实比刘老太爷好不到哪里去,她的手心也紧张的冒汗,这可真是赌啊…
“燕儿。”一个老妇人的声音此时传来。
从人群里挤过来一个矮胖的老妇,面色惊愕的看着燕儿。
燕儿也看到她了,神色犹豫,没有动也没有开口。
“你是燕儿?”老妇推开扶着自己的人,几步就冲过来,不可置信的打量燕儿,又抓住她的脸,瞪眼看口鼻,“你的..你的..怎么好了?”
“祖母。”燕儿终于开口说话了。
这一开口老妇人更惊讶了。
“你,你说话也好了?”她再次结结巴巴问道,神情震惊无比。
这一个月,燕儿严格按照齐悦的要求练习发声说话,虽然耽搁了但毕竟小孩子进步神速,除了个别发音,其他的日常对话已经纠正的差不多了。
“是舅母给我治好的。”燕儿点点头,大声说道。
那老妇人颤颤巍巍的揉搓她的脸。
“治好了?治好了?”她重复的说道,“能治好?”
“当然能治好。”齐悦说道,“而且越早治越好,燕儿这个已经是晚了的,要是几个月大时做,她现在恢复的就更好了。”
她说这话,伸手摸了摸燕儿的头。
“能治好…”老妇人喃喃说道,身形竟然一软几乎跌倒。
齐悦忙伸手去扶。
“你来做什么?谁让你出门的!”这边刘老太爷喝道。
他的话音才落,那老妇人就推开齐悦,抬脚冲刘老太爷去了。
“这是你奶奶?”齐悦低声问燕儿。
燕儿点头,还没说话,就听那边鼓噪一声,伴着老妇的哭喊。
“你还我女儿来!”
齐悦和燕儿愕然看去,见那老妇人竟然一把揪住了刘老太爷的胡子,另一手胡乱的捶打。
这老妇人的动作出乎大家预料,就连刘老太爷也没想到,顿时狼狈不堪。
“干什么?大胆!”他怒声呵斥。
但没有用,老妇人似乎把一辈子的力气都用上了,死死地揪着老太爷的胡子,狠狠的打着。
“你还我女儿!你说她是妖孽!你说她兔缺不吉祥,你说她活不了!你让我亲手溺死她啊!”老妇人放声大喊,声音嘶哑,“我的女儿啊,才那么一点点啊,我的女儿啊,被我淹死了啊”
说到最后她已经癫狂,站也站不住,软软的倒了下去,手还紧紧的揪着刘老太爷的胡子,竟那么生生的揪下来一绺。
街上的人也哗然。
齐悦亦是愣住了,果然..猜对了..
她上一次在定西候府,说出遗传的时候,就发觉这刘老太爷神情不对,那么伶牙俐齿的老头,那一刻竟然没有反驳,反而当儿子反驳时也没支持,不是心虚是什么?肯定祖上有过这种患儿。
所以她就赌一把,再扯上读书人对圣人的敬畏,什么?万一那刘老头为了面子背弃圣人死活不承认怎么办?自己下跪吗?
开玩笑,她齐悦是那种人吗?她又没说刘家还有别的兔唇儿是以前还是以后,以前没有,谁能保证以后没有呢?
等到确认以后真的没有后,再下跪也不迟嘛,至于那就是什么时候,谁知道呢..
现在好了,刘老太爷就算不认,也有人替他认证了。
刘老太爷面色惨白,失魂落魄。
“…我的女儿啊…”老妇人跌坐在地上,涕泪四流,伸手比划着在身前摇晃,“…才那么一点点…..你说是我娘不安好心给我吃了兔子肉….我跟我娘家断绝了来往…你说我生了兔缺儿是个不祥之身,我在你家几十年抬不起头做人……却原来….”
她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低头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
几十年了,只要午夜梦回,她还能看到那个婴儿。
她这辈子没有再生养过女儿,这是上天对她的惩罚…
当燕儿出生的那一刻,她惊吓的晕倒过去。
那是她的女儿回来报仇了….
街上的喧哗声没了,看着这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老妇,周围的人都不由红了眼眶。
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对于母亲来说,还有比这个更痛苦生不如死的事吗?
齐悦忙拉着燕儿跑过去。
这老人年纪大了,情绪太过激动,可别出什么事。
“祖母,你别哭了。”燕儿说道,拉住了老妇人的手。
以前她跟这个祖母几乎没相处过,但看到这个老妇人这样哭,小女孩子的心性便忍不住安慰一下。
刘老妇人看向燕儿,眼神茫然无神一刻。
“…成慧…”她喃喃说道,一把抓住燕儿的手,“成慧….我的女儿啊。”
她终于大哭出声,一把抱住燕儿。
燕儿吓得要挣扎,齐悦忙冲她摇头。
“让你祖母哭出来,哭出来就好了。”她说道。
对于齐悦的话燕儿自然听从,便任那老妇抱着,还伸出小手学着样子抚着老妇的后背,用娘哄自己时的腔调哦哦了两声乖。
刘老夫人放声大哭。
***********************
还是两更哦,如果有多余的票给几张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