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齐悦董娘子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一章 出头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一章 出头


街上的人都散去了,齐悦的办公室里,阿如端了杯茶递给老妇人。
老妇人的手还紧紧的拉着燕儿,一刻也不舍得松开。
“少夫人你猜的没错。”她说道,气息还有些不稳,看着齐悦,“他们刘家是有过这样的孩子,就是我生的,不是,就是那老不死的生的女儿!”
齐悦也不知道说什么,干笑两声。
“那个,叫我齐悦就行了。”她说道,“我不是少夫人了。”
老妇人看着她。
“你这孩子,傻什么,哪有这样便宜了他们的,快别傻了,他们让你不高兴了,凭什么你要让他们高兴,就不走,看谁恶心谁。”她说道。
齐悦扯了扯嘴角,这老妇人还真…
“你放心,包在我身上,不就是欺负你娘家没人吗?我来替你出头,我这就去定西侯府骂,他们要是不让你进门,我就让那老不死的写东西骂臭定西候府,这老东西,也就这点本事了。”老妇人恨恨说道。
“不用不用。”齐悦汗颜。
这边老妇人长出了口气,又转头看着燕儿,神情宠溺。
“我要带燕儿回去。”她说道,说到这里又猛地竖眉,“这个定西候府,竟然赶她们孤儿寡母的出来,好好的侯府小姐,她们侯府小姐身份不在乎,但还是我们刘家媳妇呢,我们刘家的媳妇被赶出门,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刘家媳妇,其实休书不是早已经写过了…
齐悦心内说道,不过此时自然不会说出口。
“只是燕儿她…”她说道。
刘老妇人打断她。
“燕儿是我们刘家的孩子,我自然要带她回去。”她不容拒绝的说道,一面看向门外,紧紧握住燕儿的手,“他们刘家欠燕儿的都要给我还回来!”
是欠你的吧…齐悦再次抹汗。
果然越压抑越变态,这看上去唯唯诺诺的老妇爆发起来竟然也这样凶猛。
这一下,刘老太爷只怕有罪受了。
不过,这真是普大喜奔的事,齐悦忍不住笑起来。
没错,欠了的是迟早要还的。
常春兰母女最终还是被刘老妇人接走了。
燕儿闹着不要离开齐悦,喊着要学医。
“学,想学什么就学什么。”刘老妇人一点磕绊都不打的答道,拉着燕儿的手,看她的眼神如同心肝宝贝,“你什么时候想来,祖母套车送你,想学什么咱们就学什么,想去哪就去哪,以后你在咱们家横着走,谁敢说你一句,祖母撕烂她的嘴。”
这话让常春兰都听不下去了。
“少夫人,你等着啊,我这就去定西候府骂,让他们欺负你…”老妇人又说道。
吓得齐悦忙摆手,催着常春兰快些将人弄走。
看着车呼啦啦的远去了,齐悦站在门口好一阵没动。
这样结局最好了。
离婚的女人在这个时候到底是不好过啊,她们毕竟跟自己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你就不是女人了吗?”阿如不爱听这话,说道。
齐悦哈哈笑了,却没说什么。
“你,也很想世子爷吧。”阿如迟疑一下低声问道。
齐悦忙摆手。
“嗨,可别瞎说啊,你想随便想,别安我头上。”她忙说道。
嘴硬吧。
“要是不想,干嘛喊他的名字?”阿如脱口说道。
齐悦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
“你瞎说什么?谁,谁喊过他的名字…我不说梦话的…你少诓我..你又听墙角…”她结结巴巴的说道。
“世子爷对你也是有情的,一定会有办法的,少夫人…”阿如看着她,带着几分热切说道。
这话倒让齐悦冷静下来。
“开弓没有回头箭,阿如,别瞎想了。”她笑道,伸手拍了拍阿如的肩头,“白纸黑字,已成定局,如果我回头,那我先前做的就成了笑话吗?好了别胡思乱想了,你要是真为我好,真想我高兴一些,不如…”
阿如抬眼看着她。
齐悦摸了摸鼻头。
“晚上多弄几个菜,再来一壶小酒…”她笑道。
阿如哼了声,甩手先进去了。
虽然齐悦和常春兰再三劝解,事后刘老夫人还是到定西侯府闹了一场,相比于刘老太爷的毒舌,刘老夫人的撒泼更让定西候受不了。
刘老夫人很少在人前露过面,做亲家七八年,谢氏和定西候还是第一次见这位老夫人,以为几乎不见人面的老夫人是个面泥一般的,没想到竟然是个炮仗。
也真是奇怪了,一个炮仗怎么能半辈子哑火?又为什么突然就炸了?而且还是炸在他们定西候府?
“我家的儿媳妇你们赶出去也就罢了,自己家那么好的儿媳妇也赶出去,真是有了后娘就有后爹。”刘老夫人坐在大厅里,冷笑说道。
如今定西候对上门找事的人又恢复了以往的应对,简单一个字,躲。
眼不见心不烦。
女眷自然又谢氏陪着,谢氏最忌讳的就是后娘这个词,早已经铁青的脸更加铁青了。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但这刘老夫人则完全无视这个基本交际准则,不对,应该是完全遵循这个原则,只不过反过来。
“我们家的事,轮到你来多嘴,管好你自己家的事吧。”谢氏冷冷说道。
“天下事天下人管,凭什么别人管不到?你既然敢做就敢让人说!当初皇帝新登大位,跟皇后吵架,要废了皇后,满朝的大臣上书斥责皇帝,皇帝和皇后的事也是家事吧,怎么?那些管的大臣们就成了多管闲事了?你家的事比皇帝家的事还厉害?”刘老夫人哼声说道。
谢氏猛地站起来,这妇人!这老妇人!鬼扯的什么!怎么扯上皇帝家的事!
一个酸腐的让人作呕,一个粗俗的令人厌恶,这还真是两口子!
谢氏气的浑身哆嗦,她可算知道定西候当初对刘家老太爷如避蛇蝎的为什么了。
然后又想到那一次刘家老头在大厅里骂定西候和齐月娘,自己在后堂听得笑的开心,那么此时那女人知道了,一定也会笑的很开心吧。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这老太婆怎么会来闹!
贱婢!
谢氏攥紧了手。
“行了,你不就是受人恩惠,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过来吆喝两声卖个好。”她冷声说道,“别在这里扯大旗了。”
“我受人恩惠便偿还为报,天经地义,说出去人家拍胸脯赞叹我有情有义,怎么着,怎么也比你们强吧,不忠不孝无情无义。”刘老妇人撇嘴说道。
谢氏气的哆嗦。
“你..”她伸手指着刘老夫人。
“你,就是说的你。”刘老夫人抢过话头,从椅子上也站起来,“别傻了,聪明的低下头说几句软话,把齐娘子请回来,这件事就算过去了,闹到最后,鸡飞蛋打,你们这样的人家,谁还肯把女儿嫁过来,别等你老了那一天,连个披麻戴孝的孝妇都没..”
谢氏身子晃了晃,幸好苏妈妈眼疾手快扶住。
“这个就不劳你操心了,我们家马上就说亲。”谢氏深吸一口气,白着脸说道,“很快就有新媳妇进门,你告诉那个女人,这辈子死了心吧,想给我穿重孝,下辈子趁早。”
什么?
“说亲?你们说什么亲?”刘老夫人愣住了,问道。
这不对啊,貌似这跟她来的意思不一样…
谢氏深吸几口气挺直脊背冷笑看着她。
“那女人就没告诉你们,皇帝为什么给她和离的圣旨?”她冷笑道,“是因为皇帝要给我们云成娶新妇了。”
刘老夫人瞪大眼,不可能吧..
“你去告诉那女人,别再上蹿下跳的折腾了,我们家的门,她这辈子就别想再进了。”谢氏抬起下巴,居高临下的面带嘲讽说道。
“哎呦,好像谁想进似的。”刘老夫人回过神,立刻毫不示弱的哼声说道,“就你这后娘婆婆,谁稀罕伺候!想要齐娘子这样的好媳妇,你也下辈子趁早吧。”
谢氏被气的差点晕过去。
刘老夫人大摇大摆的出了侯府门,一坐上车,就立刻没了那得意的神情,开始唉声叹气。
“糟了糟了,这次帮了倒忙了。”她拍腿说道,“本来是要给齐娘子撑腰让侯府请她回去,结果只顾自己痛快了,怎么逼得那后娘婆婆说娶别人了?这下可糟了…”
她连连自责,又是唉声叹气。
“老夫人,那还去千金堂吗?”仆妇问道。
“去什么去啊。”刘老夫人瞪眼,“这还怎么去表功,还不快回家去。”
那这齐娘子可真是莫名其妙的替你背了黑锅…
仆妇腹议。
刘老夫人显然也想到这个,面色讪讪。
“齐娘子,那么好,再说个好人家也指不定。”她说道。
才怪…
仆妇心里说道,但面子上赔笑附和。
“快走快走。”刘老夫人忙放下车帘子,催促道。
马车一溜烟的离开了永庆府。
*******************
推荐予方《东床》
东风吹战鼓擂,穿成女配谁怕谁。
一觉醒来穿进昨晚看的h重生宅斗文里,偏偏还是个废材脑残玛丽苏女配。
在不可改变的情节发展中,找到逆袭的机会,踹掉女主成功登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