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齐悦董娘子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二章 赌气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二章 赌气


这边谢氏气愤难耐,找到定西候发脾气。
“那个贱婢,就是一颗老鼠屎,只要她在,就坏了我们定西侯府这一锅汤!”谢氏咬牙说道。
定西候坐在一圈书画中,似乎沉浸在这些画上美景中。
“那你去杀了她?”他哦了声漫不经心的说道。
谢氏气的拍了下桌子。
“侯爷,我再说正经的。”她提高声音说道。
定西候哦了声,这才抬起头看她。
“侯爷,有这女人在,我们侯府的名声就被她毁了。”谢氏说道。
“那怎么办?”定西候问道。
是的,没错,这个女人就像一根刺,扎在肉里,一天不拔出来就一天的提醒他,自己受的这些耻辱。
他被皇帝耍了!成了所有人的笑柄!
“赶她走!”谢氏说道。
“怎么赶啊?这永庆府又不是咱们家,你觉得咱们赶就能赶走吗?”定西候摇头说道。
这个女人是个怎么样的女人,难道他们还不清楚吗?
赶她,到时候,谁不顶谁被谁赶呢…
还有王家那些不知羞耻的东西!竟然还说要…
“赶走她!”定西候猛地坐直身子喊道,涨红了脸。
这是他们定西侯家的儿媳妇!这辈子就算是弃妇也只能是他们家的弃妇!
谢氏被他这突然的喊吓了一跳。
“她现在有什么,不就是个大夫嘛,下三滥的大夫。”谢氏冷笑道,“上不得台面的下贱人,我就不信了,我们堂堂的侯府,还奈何不了她了!”
定西候又没了精神,重新缩回字画里。
“还有,云成的亲事我要继续办。”谢氏接着说道。
“怎么办?”定西候问道,“他不是不同意吗?”
谢氏攥紧手。
“当初,你母亲让云成娶那贱婢的时候,他不是也不同意吗?”她淡淡说道。
既然那时的不喜能变成如今的难舍,那么,饶家姑娘为什么就不能呢?
难道饶家的姑娘,还比不得一个乞丐吗?
大家看他们侯府笑话,不就是看他们鸡飞蛋打吗?只要他们娶了新妇,一切就尘埃落定,那时候,大家就看清楚,到底是谁鸡飞蛋打,是谁活该,是谁自作自受!
“苏妈妈,请杨夫人来。”谢氏转过身大声喊道。
刘老夫人弄巧成拙,让自己背了黑锅的事,齐悦并不知道,她因为燕儿以及刘老夫人的事,受到触动,开始画一张图。
阿如胡三都在一旁看着。
“兔唇有这么多种啊?”阿如好奇的问道。
齐悦点点头,一面开始写字。
“…给孩子一个机会,给生命一个机会…千金堂免费唇腭裂手术治疗…”
胡三念出来,面色迟疑了一下。
“免费啊?”他说道。
齐悦写完最后一笔。
“是啊,越穷的人越舍不得看病,如果不免费的话,他们可能不会将有限的钱用在不值得用的地方。”她说道,一面叹口气,“这无关人性,是现实无奈。”
胡三哦了声。
“去吧,印制出来,散发开,尤其是偏远之地。”齐悦说道。
胡三应声是,拿着画,扯了扯阿如的衣角,阿如瞪他一眼,但还是跟了出来。
“干什么?”她问道。
“这间医馆,齐娘子已经花了很多钱了,又给这些弟子们提高了工钱,还有每日用的药,布..”胡三板着手指算道,“…伙食费…现在完全是在亏本啊..师父就是再有钱,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啊。”
阿如皱了皱眉头。
“我知道了,我会给她说,你快去吧。”她说道。
胡三这才走了。
傍晚回家的路上,阿如就委婉的说了这个事。
“钱啊,这个我还真没什么感觉。”齐悦笑道,每次回家她都喜欢穿过最热闹的那条街,“因为原本就不是我的。”
“可是,你就不想让自己过得好一点吗?”阿如问道。
想起家里那些简单的摆设,简单的一日三餐,再想想以前侯府的日子,真的是不能比啊。
“好?”齐悦笑道,“什么叫好?这就很好了。”
她抬起头看着夜色正逐渐弥散的天空。
“阿如,我享受过的,是你们这一辈子想都想不到的,而我能享受那样的日子,却是拜你们所赐。”她说道,看着阿如笑。
啊?阿如听不懂。
几千年的累计沉淀,社会进化,才有了现代社会的文明,而作为一生下来就享受着文明带来舒适生活的她,却从来没有想过感恩,一切都已经成了理所当然,现在有了对比,才知道曾经毫不在意的那些是多么珍贵。
“所以,享受过那样好日子的我,现在是该为你们做些事了。”齐悦笑道,“这是我的荣幸,你别担心我,钱这东西,就是用来花的。”
“可是..”阿如还要说什么,齐悦伸手拍了下她的肩头。
“走吧,别可是了,好日子,有手有脚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就是天下最好的日子了。”她笑道,自己先大步而去。
四月十八是千金堂对乞丐义诊的日子,也是大佛寺的大香会。
一大早寺庙外就车马相接,富贵人家的家仆手拿棍棒挡开要扑上来求施舍的乞丐,衣衫富贵珠光宝气的女眷们用扇子半遮掩着脸面款步走进寺庙,胭脂香气几乎能盖过香火气。
谢氏下车的时候,正好看到杨夫人家的车马,她忙走过去,杨夫人正扶着小丫头下车,看到她笑了。
“..小姐少爷也来了。”杨夫人看着谢氏身后的三女一子笑道。
常淑兰常慧兰常云宏冲杨夫人施礼,被奶妈抱在怀里的常雅兰也有模有样的施礼。
“怎么不见你家的秀才老爷?”杨夫人笑道。
常云起过了县试府试且是案首。
“别瞎说,什么就秀才老爷了,小孩子家的,我们家倒是不在乎这个,只不过孩子们用功实在是难得。”谢氏笑道,和杨夫人并肩而行,“在家备考呢,六月殿试结束之前,是不会出门了。”
“那是自然,三少爷一定能拿个小三元回来。”杨夫人笑道,“好几家的姑娘都求我这里来了,你挑挑?等三少爷一考完,就把亲事办了。”
谢氏笑而不语。
“山东那边怎么说的?”她忽的问道。
杨夫人愣了下,脸上却还保持笑。
“路途远,又下了几天雨,耽搁了吧,你且等等。”她含糊说道。
“他们可快点,要不是为了他们家,我们云成择妻的事,我早就说出去了,不知道多少人家等着我挑呢。”谢氏不咸不淡的说道。
杨夫人扯了扯嘴角,笑的更加勉强了。
前面忽的人乱跑,开路的下人被撞得东倒西歪,发出一声呵斥,同时举起棍子乱打,场面顿时乱了起来。
谢氏和杨夫人都吓了一跳,忙站住脚。
看着乞丐们又是挤又是爬。
“给他们几个钱。”谢氏淡淡说道。
这已经是谢氏的习惯了,听到话的仆妇忙抓起早已经准备好的钱袋子扔了出去。
伴着夫人慈悲的哄声,乞丐们涌着追着钱袋子抢去了,期间不断有人被踩到挤到的惨叫声。
这是贵妇人们最爱的游戏,谢氏含笑看着那边的哄抢。
“侯夫人就是心慈。”杨夫人笑道。
谢氏很喜欢这种恭维,含笑接纳。
杨夫人自然不甘落后,一声吩咐,仆妇也扔出几袋子钱。
看了一会儿热闹便烦了,二人这才向寺庙里走去。
“…抬出来..慢点别动..”
身后传来不同于哀求施舍以及争抢的哄声,正要迈入门槛的二位夫人都忍不住回头看了眼。
只见那些争抢的乞丐已经被分开了,几个穿着一样衣裳的男子正从中抱出一个被踩破头的小乞丐。
“这边来。”齐悦招呼道。
就在路边,扯着一条字幅,简单的写着义诊二字,条幅后站着的是千金堂的弟子们,此时都在忙碌着。
在齐悦身边就站着两个弟子,看似帮忙却无意间将她围护起来。
“义诊就是不要钱?”
“听说千金堂的大夫祖上受过乞丐恩惠,所以每到四月十八便会举行一次义诊,问诊赠药。过往的百姓看到了低声议论询问,相比于急着多乞讨几个钱几个馒头的乞丐来说,治病赠药什么的没多少吸引力,但对于其他民众就不一样了,于是很快就被围住了。
谢氏一眼就看到齐悦了,虽然这女人穿着打扮在她眼里跟那些乞丐没什么区别。
“装什么善人菩萨。”她冷哼一声,看着一个老乞丐对着齐悦感激的叩头,心里的怒火就蹭蹭的上窜,呸,贱人!乞丐的好感也休想要博得!
“这些乞丐也够可怜的,抢这两三个钱疯了似得。”谢氏说道,一抬手,“去,再舍五十金出去。”
别说一旁的仆妇了,就连杨夫人也瞪大眼看她。
五十金…
真是…
“还不快去!”谢氏喝道。
仆妇这才慌忙去了,一时间,定西侯府夫人舍五十金的消息传遍了,定西侯舍金现场被挤得水泄不通。
谢氏看着那原本还在千金堂那边被救治的乞丐,断了腿的,血流满面的,爬也爬向那边去了,留下那女人焦急劝阻又无奈站在原地,她终于满心的舒畅的笑了。
而那边的齐悦似乎感觉到这边的视线,也看过来。
“多谢夫人仁慈!”齐悦大声说道,一面冲还在这边诊病的人抬手,“快,快,看病不急一时,大家先去抢钱,抢到钱了再来看病,啥都不耽误的。”
大家听了她的话都笑起来,果然乱哄哄的都跑去了。
谢氏舒畅的笑顿时堵在心口。
****************
还是两更,好像也不是很难(*^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