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齐悦董娘子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三章 私事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三章 私事


不要脸的贱婢!
“走。”谢氏甩袖子进去了。
回头见杨夫人还站着,忙喊了声。
杨夫人的视线落在齐悦身上,带着几分审视。
“那个,就是齐娘子?”她问道。
“就是那贱婢。”谢氏答道。
杨夫人哦了声,面上带着几分笑眯眯。
这笑眯眯让谢氏感觉很不舒服,她觉得任何人见了这贱婢都该露出厌恶的神情才对。
“看清楚点,这种女人可千万不能靠近。”她说道。
杨夫人笑眯眯的没说话,转身跟她迈步进去了。
结束一天的义诊,回到千金堂的时候天都黑了,虽然累,但每个人都笑容满面,大家放下手里的东西,交给管库的弟子,进行消毒清点,其他人则准备到一旁的浴室洗澡。
齐悦设计的淋浴,让工匠打造出淋浴喷头,虽然粗糙了些倒也不影响使用,如今她的宅子里用的也是这个。
千金堂里的井水用竹筒外加小水车构造出一个简单的自来水模式,刘普成配置的消毒粉就放在旁边,便于大家日常洗手。
“咱们大夫,不止大夫,就是日常生活中也是,尽量用流水冲洗。”她嘱咐道。
改变从日常做起,从小事做起。
齐悦看着弟子们自然而然的走到竹筒前说笑着洗手,似乎他们一直是这样的,那一瞬间她似乎又回到自己熟悉的现代工作环境。
“这些都是钱啊钱啊钱..”胡三在一旁嘀咕道。
齐悦哈哈笑了。
“这世上有些事是钱买不到的。”她扭头对他笑道,“别担心钱了,千金散尽还复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她说到这里眼睛一亮。
“老师老师,不如今晚我请客,咱们出去吃饭…”她大声说道。
齐娘子最爱热闹最爱请客动不动就说吃饭会餐什么的。
院子里的弟子们停下脚看着刘普成。
阿如伸手拍了下齐悦的胳膊。
“吃饭,你是想喝酒吧?”她低声说道,瞪眼,“想都别想,阿好熬了鸽子汤。”
鱼汤终于结束了,却又换了鸽子汤,齐悦一脸皱巴巴。
“是,太晚了,娘子还是回去吧,别总在外边吃,女人家的不好。”刘普成走过来说道。
对于刘普成的话,对于那些对自己好的话好的心意,她一向是言听计从。
“是。”齐悦说道,说完又抬起头,“那,我回家喝酒没事吧?”
刘普成被她逗得无奈的笑了。
这边胡三再次拉着阿如嘀咕。
“师父怎么这么爱请人吃饭啊,那得花多少钱啊,还是在侯府养成的大手大脚的习惯吧…”他嘀嘀咕咕的说道,“你得劝劝她啊,她不知道过日子柴米油盐贵,你也不知道吗?一个女人家将来日子…”
“你闭嘴。”阿如听得不耐烦瞪眼道。
胡三立刻闭嘴了。
“你懂什么。”阿如看他的样子,又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叹口气说道。
“什么?”胡三不解问道。
“如果花钱能买来不寂寞,花多少钱都行。”阿如说道。
胡三听懂了,寂寞,是因为想念世子爷吧。
他也叹口气,世子爷回来那一趟至今师父还不知道,世子爷不让人说,在安老大夫再三确认师父会恢复好之后,世子爷就没停留一刻的走了。
听说来的路上几日几夜不休,跑死了好几匹马。
他伸手扯了扯阿如的衣袖。
“又干嘛?”阿如甩开他的手,瞪眼警告道。
“不如告诉师父,世子爷他..不仅千里迢迢的赶回来看她,还留了四个人专门的护着她…这样师父心里一定很高兴…”胡三压低声说道。
阿如冲他摆手,又往齐悦这边看,见齐悦正抽出随身带的本子向刘普成请教问题,并没有注意他们说话。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机会回头了,又是皇帝的金口,和离书也签了,更何况还有夫人…。”阿如低声说道,“这一点,世子爷也知道,所以他才这样做,这时候让她放下,才是对她最好的,一个人苦总好过两个人苦。”
胡三长长的叹口气。
“真是富贵门庭也有富贵门庭的可悲处。”他说道,又带着几分庆幸,“幸好我们都不是…”
陡然冒出这一句,阿如瞪大眼,旋即面色通红。
“呸,谁跟你我们的!”她啐了口转身走开。
胡三也没想到自己脱口就将心里话给说出来了,顿时也涨红了脸,幸好没别的弟子注意。
晨光洒进院子,齐悦正刷牙就听到外边叫门。
“这么早,是有急诊吗?”她叼着牙刷问道。
这边已经有婆子过去开门了,片刻之后回来了。
“娘子,是杨家夫人要见你。”她说道,一面递过来一张名帖。
杨家夫人?
阿好接过来看。
“哎呀,娘子,是那个爱说媒的杨夫人。”她惊讶的说道。
那个夫人啊..
齐悦咕嘟咕嘟漱口,将水吐在痰盂里。
“给她说,有急诊去千金堂,我随后就到。”她说道。
阿好蹬蹬的去传话,坐在车里的杨夫人愣了下。
“是没说清楚,我是有事来找齐娘子的,不是来看病的。”她含笑说道。
阿好打量一眼,隔着门帘也看不清神情。
“什么事啊?”她问道。
杨夫人被问得再次愣住。
这丫头…
就算不知道主仆规矩,也应该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吧?怎么如此好生无礼?
但做惯了媒人,周全与男女双方,见惯了各种饥荒,对于小丫头这点无礼,她还是能忍受的,更何况,她自持身份也不会和这么个小丫头一般见识。
“有些私事,受人所托,想要见见齐娘子。”她缓声说道。
“私事?”齐悦听了阿好的话,惊讶,“她和我素不相识,还能有什么私事?”
“那我赶她走。”阿好立刻高兴的说道。
她早看这杨夫人不顺眼了,谁让她给世子爷说媒来者!
“算了,人家也没失礼,请进来吧。”齐悦说道。
说起来,二人倒是见过一面,齐悦站在屋门口,对扶着丫头走进来的富态夫人略一点头算是行礼。
“真是没想到,这么快又跟齐娘子见面了。”杨夫人含笑说道,“也没想到,这么快就已经换了称呼了。”
齐悦笑了。
“其实咱们第一次见时候,就能想到如今了。”她笑道。
进了屋子杨夫人略一扫视,干净整洁,不算简朴,但也远远称不上奢华,屋子里摆着几盆绿油油的花草,增添了几分情趣,除此之外就是摆满了书和本子的桌最吸引人了。
“我不爱喝茶,所以家里也没准备什么好茶,夫人委屈了。”齐悦说道,看着阿好端茶过来。
“我也不爱喝茶。”杨夫人笑道,一面坐下来,“水也不爱喝,每日饭时多喝两碗汤就够了。”
齐悦也坐下来。
“夫人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我一会儿还要去上班,所以不能久陪夫人你了。”她直接说道。
杨夫人笑了。
“来时我已经得到这个嘱咐了,我还不信,如今看来还真是,跟齐娘子说话就要直来直去。”她笑道。
“没办法,还是简单点好,我没时间啊。”齐悦说道,一面端起茶吃。
“是这样。”杨夫人果然不再客套,开口说道,“我呢,是来给齐娘子说媒的。”
齐悦一口茶水呛到了。
杨夫人进了齐悦家门的消息很快传入了有心人耳内。
谢氏原本不想做这个有心人,但无奈只要这贱婢在城里一天,就会败坏他们侯府名声一天,所以她不得不屈尊让人看着那女人家,免得被那贱婢闹得的措手不及,比如刘家老夫人那事。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时,谢氏正在吃早饭,闻言放下碗,“她去那贱婢那做什么?”
杨夫人爱说媒,莫非是去说媒了?
真是荒唐!那是不可能的事!谁会要他们定西候府的弃妇!
谢氏拍下筷子。
“去问问,到底杨夫人干什么?”她竖眉说道,“我请她几天她都说忙,忙的不见,我看她是闲的!”
苏妈妈应声是忙出来了,不过她出来也不知道去哪里问。
齐悦那边肯定不能去,去了人家也不会让进门,更别提问了,估计一盆洗脚水伺候都是客气的,只能从杨夫人那里入手了。
苏妈妈换了衣裳,来到杨夫人家。
“夫人出去了。”杨夫人身边的仆妇说道,一面请苏妈妈坐,“真不巧。”
“我也不是来找夫人的。”苏妈妈笑道,拉着那仆妇坐下,“我是来找你的,上次你说的那个印子钱,我打算入个股。”
那仆妇顿时高兴了,一直说了半日话,苏妈妈才出了杨家的门。
出了门上了车,她回头看了眼杨家,不由皱起眉头。
在自己舍了血本之后,那仆妇告诉她的消息可算不上怎么好。
杨夫人的确是在忙着说媒,但却不是忙着他们家的媒,而是王同业王家长孙王谦续弦的媒。
王家续弦,杨夫人上齐月娘的门,这原本不该相干的事怎么连在一起,让人不安呢?
那王家想要的续弦,不会是…齐月娘吧?
怎么可能啊?他们定西侯府的弃妇!王家的门庭怎么会找个弃妇!而且还是定西侯府的,这岂不是打他们定西侯府的脸吗?
而此时杨夫人正坐在王同业夫妇的面前。
“那齐娘子怎么说?”王同业带着几分急切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