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齐悦董娘子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八章 猜测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八章 猜测


千金堂已经有日子没有接到过急诊了,尤其还是晚上的急诊。
今天不是齐悦值班,因此她被从家里叫起来。
“..患者闹腾的不得了,非要找你才肯..”值班的弟子说道。
这边元宝亲自提灯,阿如抱着药箱,几人急匆匆的走向千金堂。
“..又是急腹症。”齐悦换上衣裳,检查了病人,皱眉说道,一面又看弟子们,“那这么看来这种上吐下泻可能具有传染性,大家一定要注意消毒防疫,病人的衣服全部焚毁,排泄物深埋。”
这一点弟子们都很熟悉了,齐声应声是。
“…是痢疾吗?”齐悦问道。
刘普成还没说话,那床上腹痛喘息的患者开口了。
“不是,用过痢疾的药了..不管用…老周家的父子二人都用过了..还是都死了..”他急急说道。
“老周家的?你是说除了那个沈大夫,以及前天送葬的一个外,还有人死了?”齐悦忙问道。
“..是..你前天看到的那个..就是老周家的儿子…昨天已经死了..”他说道,“这..这是不是疠疫..”
“你是大夫?”齐悦问道。
“这是城西保安堂的朱大夫。”刘普成介绍道。
疠疫…
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了..
短短几天,这也太密集了…
“你的既往病史。”齐悦问道。
患者没答上几句就又开始哇哇的吐,吐还没完,又开始泻。
“这,这不会是霍乱吧?”齐悦喃喃说道。
“霍乱?呕吐而利,身疼恶寒,吐利者为霍乱,霍乱自吐下,又利止,复更菠热也?倒也有几分像。”刘普成说道。
齐悦听得一头雾水。
“瞩胃不安所以上吐下泻,伤寒论中称之为霍乱。”刘普成接着说道。
“你说的听起来是急性胃炎。”齐悦摇头,“我说的是烈性肠道传染疾病,这个时候,中国还没有。”
中国?这个时候?
“那什么时候才有?”刘普成问道。
“应该是清朝。”齐悦顺口答道。
答完了见刘普成神情惊愕。
“清朝?是什么?”他结结巴巴问道。
齐悦呸了声。
“老师,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她忙岔开话题,“我觉得不像霍乱,这泻的是血水样便,并非是米泔水样便..”
什么检验也做不了…
“先补充体液。”齐悦说道,“我去实验室,看看那个青霉素的对那个病菌可有效果,至少也可以分辨出大概是那种类型的病菌。”
外边夜色正浓。
“可是这个时候,城门已经关了啊。”刘普成说道。
这边阿如带着弟子准备静脉补充体液。
“如果真这些人都是这般病症而亡,那么,就如这个大夫所说,极有可能是疠疫,别说城门关了,就是着火了我也得去啊。”齐悦说道,看床上几乎虚脱的患者。
如果是疠疫的话,那可就是大事了。
“这些事先不要往外说,以免引起恐慌。”齐悦说道。
大家齐声应是。
“还有,现在这间屋子要进行隔离,进出的人严格控制以及消毒,换上手术服。”齐悦又说道。
手术服相对于他们如今穿的白罩衫要更加严密一些。
“师父,车备好了。”胡三在外喊道。
“老师,这里交给你了。”齐悦说道,“还有,这种群发性病症,是不是应该上报官府了?”
“是,我会去的。”刘普成点头说道。
“好让全城的医馆统计一下近期到底有多少此种病症。”齐悦说道。
刘普成点头,看着齐悦拿着从这患者身上提取的新鲜水便,坐车而去。
城门守卫被吵醒,很是生气。
“干什么!这么晚了出什么城!”他们喝骂道,“赶着投胎也得等五更!”
“小哥,我是大夫,人命关天,我必须立刻出城。”齐悦忙大声说道。
“什么大夫…”一个差役满不在乎的喊道,话没说完,就被旁边的人踹了一脚。
“你干什么!”他回头怒骂。
“龟孙子,还不快开门!是齐娘子!”其他人亦是回骂道,“让黄少爷知道了,打断你的腿!”
那人这才慌慌张张的跑出去开城门。
“齐娘子,这么晚,让我们护送吧。”几个人一脸讨好的说道。
齐悦再三推辞,但这些人就是不肯罢休,齐悦没时间跟他们纠缠随他们去了。
马蹄声打破了夜色的宁静一路而去。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王庆春的大门也被敲开了。
听说是千金堂的刘普成,王庆春直接让哄走。
“大人!”刘普成一反常态的强硬闯了进来。
果然跟着那女人,一个个都变得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王庆春冷笑。
刘普成顾不得他的态度,忙将昨夜朱大夫求诊,以及最近多起腹泻致死的事说了。
“我们怀疑,是疠疫,大人,请立刻全城彻查。”他说道。
“朱大夫竟然..”王庆春却只关注了这个,面色阴沉。
这个胆小鬼!
“大人,这会不会是伤寒…”刘普成再次说道。
王庆春看着他似乎有些哭笑不得。
“伤寒?疠疫?”他说道。
刘普成看他点头。
“又是齐娘子说的?”王庆春问道。
“是的,齐娘子已经赶往城外,实验新药,看能否对此症状起效,这得需要最少一天一夜的时候,所以,请大人速速彻查,进行疠疫防治…”刘普成忙说道。
王庆春没有动只是看着他。
刘普成被他看得一脸不解。
“我说,刘大夫。”王庆春看着他,靠在椅背上,“想当初你是多么沉稳谦和的人啊,如果不是我进京,我都不知道,原来你竟然是孟医令大人的长徒。”
刘普成躬身施礼。
“弟子不才,不敢说师父名讳。”他低声说道。
“你这才是真谦虚,不才。”王庆春摇头嗤声笑,“你不才,这不是说孟医令大人教徒无方嘛。”
“是弟子无才,请大人不要妄议家师。”刘普成站直身子说道。
王庆春撇撇嘴。
“大人,还是快些去下令彻查药铺医馆,看看近日到底多少如此症状,及早应对啊。”刘普成说道。
“什么疠疫。”王庆春哼声说道,“也就这几个人,而且论起来我应该如此。”
刘普成愣了下一脸不解。
“我们几个前几日在清风楼吃了顿饭,老周父子,朱大夫,沈大夫,还有我以及另外四个人。”王庆春说道,一面换了条腿翘着,“我已经去问过了,清风楼的老板承认了,那日的饭菜有问题,用了不新鲜的肉,所以大家才闹肚子。”
刘普成愣住了。
“这样啊..”他怔怔问道,“可是,这也太凶险了,都死了三个了..”
“那有什么办法?”王庆春皱眉说道,“只能说个人体质不同,那天吃饭的人那么多,也不是人人都死了啊。”
那倒是..
刘普成点点头。
“可是,大人,既然是清风楼食材的缘故,那么必定还有其他的人会如此,还是发个告示提醒大家一下,这种病来势凶猛,如果有此症状,就速来..”他又说道。
话没说完,被王庆春打断了。
“速来你们千金堂?”他挑眉问道。
“是,齐娘子说,因为上吐下泻,会造成脱水,循环系统衰竭,所以要大量的补充体液,我们可以静脉…”刘普成忙解释道。
话没说完就被王庆春又打断了。
“齐娘子说!齐娘子说!齐娘子说!”他沉脸喝道,“莫非齐娘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他陡然发火,让刘普成愣了下。
“刘大夫,你现在可真是越来越让人失望了。”王庆春看着他,哼声说道,“怪不得你敢说你的师门,就你这样,说出去,还真有辱师门!”
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难听的话,刘普成一向不善与人争辩,面色涨红。
“大人。”他再次抬头说道,“我知道,你与我们千金堂有过节,但此时此刻,医者大事,还请大人不要狭隘了。”
王庆春怒了。
“狭隘?我狭隘?”他站起来瞪眼沉面,喝道,“也不知道是谁整日挂在嘴边让我下跪呢。”
刘普成看着他。
“大人,有些人挂在嘴边,但没有挂在心上,而有些人不挂在嘴边,却是挂在心上。”他淡淡说道,“嘴上和心上,哪个才是放不下的?那个才是狭隘?别为了自己的心思,而忘了医判之职!”
王庆春大怒。
“刘普成,你们千金堂为谋私利,胆敢散布疠疫之事,扰乱民心,造成民众恐慌,我现在以永庆府医判之名,查封你们千金堂!”他厉声喝道。
天色渐明的时候,齐悦的面前摆好了十几个瓷器皿,里面凝固肉汤培养基。
“师父,肉汤培养基只能做出这些了。”两个弟子一脸汗的说道。
“勉强可以那就这些吧。”齐悦说道,将患者的水便沾取一点点的放在这些培养基上。
“师父,这些立刻能用来检验吗?”弟子们问道。
齐悦摇头。
“最早最早这些要到明天才行。”她说道,说到这里又无比庆幸,“幸亏我那天在街上弄了点那人的…”
她抬头看外边。
“等到下午,第一批菌落就培养的差不多了..就可以验证药效了…等到明天早上,结果一定能出来。”她说道,皱起眉头,带着几分焦急。
那个病人,一定要撑到明天啊!
“白毛夏枯草注射液还有多久能出来?”齐悦问道。
弟子跑出去喊。
“验证药效挑选合适的药液,最早也到晚上了。”那边紧张的实验室里传来回答。
“晚上就晚上,有了立刻送过去。”齐悦说道。
弟子们点头应声是。
齐悦再次将视线落在眼前的培养器皿上。
快点快点,时间你走快点….
*******************
才5号啊感觉过去大半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