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齐悦董娘子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三章 抗拒(加更)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三章 抗拒(加更)


不过,知府大人又很快冷静下来,他可知道王庆春和齐娘子之间的过节,平白被人当枪使这种事,他黄灵山可是不会干的。
“既然如此,你们把人接走诊治就是了,何必让她去治这些人?不让她治,她自然管不着了,谣言自然不攻而破。”他问道。
王庆春被问的哑然。
这种问题问出来是很让人尴尬的好不好?
“因为这病只有齐娘子能治好。”黄子乔很贴心的回答这个尴尬问题,替王庆春解围,一脸不屑冷笑,“治都治不好的病,你懂个屁!还口口声声说自己说的对,你以为大家都像你这么傻啊!”
知府大人到底是为官多年,不是个听风就是雨的人,对于齐娘子的事件他自有判断,绝不会受王庆春和黄子乔两个仇恩相反的两个人的影响。
知府大人立刻通过官方渠道从隔壁州府县请来几个大夫,让他们来联合判断,在这期间将黄子乔关在家里。
“爹,你等着疠疫散开丢官吧!”黄子乔气的跳脚。
“小乔啊,齐娘子这样折腾下去,要不是疠疫,你爹也就要丢官了。”知府大人安抚道,“乖,在家好好呆着,这种事让爹来。”
说到这里又气愤。
“那女人太过分了,竟然蛊惑你!”他竖眉怒喝道。
“爹,你脑子能不能清醒一点啊,齐娘子蛊惑过谁啊!”黄子乔喊道,“她犯得着蛊惑我吗?人家连皇帝的和离手书都能拿到,你在人家眼里算什么啊!我还不是为了你啊!那些商户不听话,齐娘子劝了几遍就不管了,我这不是怕疠疫死人最终害了你吗?”
真是孝顺儿子,知府大人热泪盈眶,看,看看,那些总是嘲笑他把儿子当老子养的人,看看,儿子这是多关心自己!父亲对儿子也不过是这样了…
呃…貌似还是把儿子当老子了…
知府大人摆摆头,很是汗颜,不过感动归感动,还是叮嘱两句反正你不许再出门就急匆匆的走了。
走在街上,知府大人才觉得气氛果然不对了,明显的人少了,而且街上人的神情也有些惶惶不安。
“真是太过分了!这种事怎么能不上报就自己喊开了呢!”知府大人很气愤说道。
“大人.”亲随小声凑过来说道,“报了,小公子接的..”
知府大人立刻不说话了。
儿子接了就跟他接了一样,这没问题。
“难道医判大人也不知道吗?”隔壁来的大夫们则有些好奇的看走在一旁黑着脸的王庆春。
王庆春的脸更黑了。
“这永庆府我不过是名义上的医判,真正的医判,是人家千金堂的齐娘子。”他冷声说道,“别说禀告我了,等我自己知道赶去问能搭理我就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
大夫们没想到王庆春会如此怨念,很是汗颜。
“大人说笑了。”他们纷纷说道。
“说不说笑,等会你们亲眼见了就知道了。”王庆春淡淡说道。
总体来说,齐悦觉得事情进展的很顺利,刘普成去联系城中医馆的时候都得到了爽快的回应,就是那些不帮忙统计的,也答应了一旦有腹泻病人便立刻送千金堂来。
当然,这倒不是说他们对齐悦转变了看法,主要是没办法。
腹泻病的送来他们治不好,有千金堂能治好作对比,他们要是不送来,那岂不是自找烦恼等着患者砸自己家店吗?
于是乐得清闲,这种病人全部推到千金堂,你能治好,我们落个人情,你不能治好,嘿嘿嘿….跟我们也没关系。
城外的庄子找的也很快,当天胡三就有了回信,带着人急忙忙的布置起来。
但不顺利的事除了青霉素不够外,就是在劝说病人到隔离场地的时候遇到麻烦。
听说要被关到城外的庄子里,且不准家属陪同,大家都不干了。
再加上齐悦等人挨家挨户的询问有没有腹泻病人,而她前脚走后,便有黄子乔带着官府的人上门抬人,只闹的更加人心惶惶。
而在这时候,送来的腹泻病人有两个不治身亡,齐悦劝说他们焚烧死者然后下葬。
家属们终于闹了起来。
“你说你能治好!你把我们诓来!结果人死了!你还要烧了他!你这是要我们把人挫骨扬灰啊!”家属哭喊道。
知府大人等人此时过来了,看到千金堂外又挤满了人,不由头疼。
“怎么,齐娘子,又治死人了?”王庆春冷声问道,“那么这次还是权贵胁迫你导致延误治疗吗?”
“没错!”齐悦看着他喝道,带着厚厚手套的手冲他一指,“就是你,你身为医判,不尽其责倒也罢了,反而在后煽动阻拦,要不是你,这两个病人怎么会这么晚才送来!”
其他地方来的大夫对视一眼,原来真不是说笑啊。
这个漂亮小娘子一见面就毫不留情的怒斥,连一丁点的面子都互相不给啊。
“齐月娘,难道你以为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吗?别给我扯这些妄论!”王庆春喝道。
“没错。”齐悦毫不退避,“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王庆春被呛的虽然习惯了,但还是气的哆嗦。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说你能治好腹泻,那这两个人怎么死了?”他说道。
指着还摆在地上盖着白布的尸体。
因为齐悦这边要求焚烧骨灰安葬,那边家属断然不肯同意,双方正在僵持,所以死者还没抬走。
“怎么死的?自己找死的!”齐悦竖眉喝道。
没料到这女子竟然说出这种话,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刘普成等人也惊讶不已。
师父是被气坏了吧…
齐悦上前一步,看着那家属。
“是你们送他死的,我一再说,有腹泻第一时间送来,而你们呢?”她喝道。
家属陡然被这一声喝吓得哆嗦一下。
“我让人上门核查你们不让进,发现病人后你们又送到别的医馆,别的医馆都劝你们来我这里,你们还是罗嗦不肯,要是一开始你们听我的,这病人能死吗?你们耽误了时间,想要怪我没治好你们的人,没门!”齐悦喝道。
家属再次被这提高的声音吓了哆嗦一下。
王庆春气急而笑。
“齐娘子,你这意思是说,但凡不听你的,就是自己找死不成?”他问道。
听了他这话,在场的人都心里明白,这可是个坑..
但凡是个人都不会傻到往里跳。
齐悦看着他,又看四周站立的民众。
不知道是不是正如王庆春查的那样,是因为吃了清风楼的酒菜,才导致了这次集体的食物中毒事件,但这次就目前诊治的腹泻病人来说,或许是因为那种高档酒楼酒菜不是一般人能吃得起的,所以多是家境殷实,这还只是被送来的,那些没送来,根据走访猜测,还深藏在高门大户中,这些人家是他们无法探查的。
如果说上一次得罪的是穷苦百姓,那么这一次她就要得罪的是城中的大家大户。
齐悦的视线扫过这些人。
“没错。”她开口大声说道,“不听我的,就是自己找死。”
此言一出满场哗然。
刘普成等人也吓了一跳,显然没想到她会这样说。
就是真的这样想,也不能这样说出来啊。
“我以前总是好好的跟你们说,跟你们解释,可是我发现,你们都听不懂,好话你们听不懂,那我就只有说难听点了。”齐悦不理会现场的哗然,继续拔高声音,“我现在告诉你们,如果家中有急腹症的,不跟我到外边的隔离医院,都是自己找死。”
真是太狂妄了!
在场的人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反而一片安静。
“齐娘子,你身为医者,这是要行巫祝之事了?”人群中有苍老威严的声音响起。
巫祝!便是诅咒!如果说大夫让人敬佩爱戴,那巫祝则让人恐惧回避,虽然他们似乎更具有神通,但却是和邪恶阴暗相关。
这齐娘子如此说话,可不就是在诅咒吗?
有人想到前一段有人说就是这齐娘子说不让她治人的就死定了,结果,那个大夫果然死了…..
伴着这一句似乎轻描淡写的话,在场人不约而同的面色畏惧,不自觉的后退一步,看着这齐娘子神情防备。
再看见街上不是什么时候多了好些人,且衣着华贵神态倨傲,正是城中的大家名绅。
此时说话的便是一个诗书世家的大儒,在永庆府地位显赫。
他的话音才落便又有人说话了。
“童老爷,这话说重了,齐娘子医者父母心不过是忧心急症失不择言罢了,你可别这样说。”王同业说道,说罢不待童老爷再说话,忙看向齐悦,“月娘,快给大家赔个不是,你这是爱之深责之切,所以才如此说话。”
齐悦看着他,没想到王同业能来,目光扫过,见王同业身后竟然还有王谦以及王巧儿,看样子是刚从外边回来。
他们脸上有担忧以及摇头的暗示。
“没有,我就是这个意思,这不是我在诅咒你们,这是你们自己在断自己的生路。”她抬起头一字一顿说道。
这女人啊…...王同业眼中焦虑。
童老爷闻言笑了笑。
“齐娘子,这病你治好了就是你的功劳,那这没治好的,就是大家的不是,这是不是有点太说不过去了?”他缓缓说道。
伴着他这句话,在场的其他人纷纷附和,那些方才被指着鼻子骂的家属也回过神了。
“明明是你治不好!吹得大话!没法收场,竟然说是我们的缘故!真是太荒唐,太可恶了!”
“我看到了,她根本就没好好的治,她还往人的身上打尿呢!”
其中几个家属喊道。
尿?
此言一出,满场更是惊愕。
那是因为有效性很低青霉素需要大剂量,但提出的数量根本不够,不得已从注射过的病人的尿液中再次过滤提取急用。
“你家男人死了?”齐悦看向那位家属,问道。
家属一愣,看了眼自己家还躺在担架上的亲人,因为方才抗拒搬离,他们把人抢了出来,此时看来这个病人虽然还没精神,但意识已经清醒了,面色也褪去最初那灰白,有了人气。
“我能治好就是能治好,我用什么法子治好,关你们什么事?”齐悦看着他问道,“你要命还要挑拣治病法子?你是不是有点没良心了?”
家属面色一阵红一阵白。
站在后边的王巧儿激动的眼发亮,太刺激了,被这么多人围着指责,那女人竟然还如此的蛮横,真是…太刺激了!
她伸手拉了拉父亲的衣袖。
“巧儿,别闹。”王谦低声说道。
“爹,你快站出去,帮齐娘子说话!”王巧儿说道,一面伸手推他,“快,快,你不是很能说,一张嘴顶十张,你要是帮齐娘子,一定能说过这些家伙们!”
王谦伸手捂住她的嘴。
“休的胡言。”他低声喝道。
“爹。”王巧儿挣开,跺脚瞪眼,“现在你不帮她说话,谁帮她?你不是要娶她给我当继母吗?”
王巧儿的声音尖细,虽然场面乱哄哄的,但还是引得四周有人看过来。
王谦伸手抱起她,再次捂住她的嘴。
“巧儿,大庭广众之下不得肆意妄言。”他低声喝道,神情严肃。
王巧儿看着他果然不说了。
王谦神态缓和,看了眼场中。
“万事不可莽撞,要思量周全,尤其是众意,众意只可顺然后才能控之,先生难道没讲给你听吗?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大禹治水非堵而是引…”他低声说道。
话没说完,就听有急促的马蹄声从街角传来,瞬间逼近,同时场中有男声响起。
“没错,像你们这样没良心的人,可不就是注定该死吗?”
伴着这声音,众人回身,一身风尘的常云成下马大步走来。
“干什么?你们仗着人多欺负人吗?”常云成一面走过来,一面看着四周的人,身上的佩刀随着走动敲打着腿跨,发出闷闷的响声。
***********************
推荐《药手回春》梨花白,书页下有链接,梨花一日三更,很快就肥了,大家可以放心的开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