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齐悦董娘子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六章 有果(加更)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六章 有果(加更)


阿如抱着衣服站到廊下,将伞收起来靠在墙边。
“娘子。”她先轻轻喊了声,“我拿来了。”
“拿进来吧。”
齐悦的声音响起。
阿如这才迈步走到门边进去了。
屋子里跟她出去的时候一样,气氛安静,齐悦坐在椅子上,斜靠着桌子慢悠悠的翻看一本书,常云成坐在小床边,垂着头,身上裹着被子。
裹着被子?!
阿如有些惊讶。
“下雨,冷了。”齐悦低着头,但却看到了她的惊讶一般,答道。
哦…冷…是..是有点冷哈。
阿如将衣服放在床边。
“世子爷,奴婢伺候你更衣..”她说道。
“不用,你出去。”常云成说道,垂着的头抬起头。
“你是谁奴婢啊。”齐悦在一旁也开口,带着几分不悦。
得了,阿如应声是,转身出去了。
常云成看着床边的衣服,听着那边传来的翻书声,没有动。
“穿了,快点走。”齐悦说道,放下手看过来。
“你,你..”常云成看着她咬牙说道。
“我什么我,现在怕我看你了吗?你怕我非礼你吗?”齐悦低声没好气的说道。
常云成想起刚才的事面色涨红,掀开被子,扯下搭在身上半边布片,就那样光着身子扯过衣裳开始穿。
这边齐悦就那样看着,手里拿着羽毛笔一下一下的划着鬓角,眯起眼似乎在欣赏什么美景。
常云成全身肌肉都绷紧了,有些慌乱的将衣服往身上套,一则不是自己的衣服,二来心里紧张,想要快穿起来,偏偏慢的很。
好容易才穿好了,出了一身的汗,干净的衣服顿时又贴在身上了。
“我走了。”他低着头说道,抬脚向外走。
“喂。”齐悦喊住他。
常云成站住脚。
“帽子,还有拿把伞。”齐悦说道,“这么大人了还淋雨,是故意的吧?”
常云成脖子都红了,猛地掉头回来。
齐悦被吓了一跳,看他陡然逼近下意识的往后靠。
“我就是故意的,怎么样吧?”他咬牙沉声说道。
齐悦看着这明显恼羞成怒的男人。
“不怎么样啊,我就随便说说。”她眨了眨眼说道。
常云成觉得自己耳朵里就要冒火,因为思念折磨太久了,所以几乎忘了这女人的嘴有时候是真能气死人的。
嘴..
他的视线便落在这女人的嘴上。
或许是因为方才的亲吻,显得肿胀红润…
“你..”齐悦张口说道。
才张口,常云成就附身盖了上来,重重的亲了一口,转身就冲出去了。
齐悦这边还没回过神呢。
“世子爷,伞!”
外边的阿如的喊声响起,齐悦回过神,伸手拍了拍桌子。
这小子….
阿如进来了。
“世子爷连帽子伞都没拿,这回去非得淋病了不可。”她一脸担忧的说道,又看齐悦,目光审视,“你又怎么他了?”
我怎么他了?齐悦瞪眼,还又!
“我一介女子能怎么他啊?非礼他啊?”她瞪眼说道。
明明是他非礼我…我还没跑呢…
阿如看着她,抿嘴一笑,靠近来。
齐悦被她笑的有些发毛,带着几分戒备又靠回去。
“你,真非礼他了?”阿如低声笑问道,一面咳了一声,“怎么..非礼的?”
齐悦看着她,忽的伸手抓她腋下。
“这样非礼的!”她喊道。
屋子里响起阿如一连串尖叫的笑,女子的嬉闹声在雨雾中传开。
这边定西侯府被常云成敲开门,落汤鸡一般又穿着连小厮都不如的衣裳,门房差点以为是乞丐上门了,看着人往家里冲,就要举起棒子,幸好常云成及时抬脸。
“哎呦我的爷你怎么这样回来了?”门房大惊。
常云成冲他一笑,没说话径直进去了,脚步越来越快,三步两步的跃下台阶,在雨中远去了。
门房这边一干人傻了眼。
“据说淋雨厉害了脑子会进水…”一个小厮喃喃说道。
他的话音才落就被年长的门房一巴掌打在头上。
“你才脑子进水了呢!滚滚,快去关门!”
定西候很快知道常云成回来了,顿时顾不得听周姨娘弹琴,急忙忙的找过来。
常云成的院子已经又恢复了他以前的那样,除了两三个丫头外没有什么伺候人,又因为下雨,定西候一直走到屋门口,才有丫头看到慌慌张张的迎接。
定西候推门进去了。
“你怎么..”他拔高声音喊道,一面屋子里看,然后看到常云成趴在床上将头埋进枕头下,手不时的捶两下床,那责问的话就立刻忘了说,“云成,你怎么了?”
“侯爷来了。”丫头的禀告声也迟迟的响起来了。
常云成忙起来。
“父亲。”他喊道,带着几分尴尬。
定西候打量他,衣服淋湿,面色潮红,双眼明亮。
“云成,你不会是病了吧?”他大惊问道,伸手就探常云成的额头。
触手果然炙热。
“快,快去请月娘,云成病了!”定西候一句话没再多问,转身就奔出去,似乎生病的儿子没有在眼前而是在外边等着他安抚。
常云成那句父亲我没病的话连说都没机会说。
院子里定西候的大呼小叫。
“…快,快…你亲自去..”
“哎呀云成病了!这可不是得了!”
听着意思与其说担忧,倒不如说兴奋雀跃,似乎等这一天等很久了。
常云成怔怔一刻,笑了,再次倒头扑在被子上。
“世子爷,你快洗洗吧,水都准备好了。”鹊枝恭敬的说道,带着几分担忧,“您这样真病了,齐娘子一定会担心的。”
常云成坐起来。
“她会担心?”他问道。
这是自从世子爷少夫人和离后,第一次正眼看自己,鹊枝激动的眼发亮。
“当然,她一定会担心的。”她忙忙点头说道。
担心,倒是一定会担心..
不过那女人虽然看上去硬撅撅的,其实心肠软,见了小猫小狗病了也会担心的吧…
再说她就是担心,对自己也是感谢之情的多吧。
想到这里,他又觉得有些低落,叹了口气。
真要为她好,还是不要让她担心的好…
闷闷的起身往净室而去,呆呆间一双柔软的小手伸到腰里,解开了贴在身上的湿衣服….
鹊枝红着脸,好容易才忍住手没有颤抖,刚解开腰带,就被猛地推开了。
“世子爷..奴婢..伺候你..”她忍着惊慌颤声说道。
“出去。”常云成不耐烦的喝道。
鹊枝退出来,面色羞惭,屋檐下秋香真在嗑瓜子,见她出来啐了一口。
“没事,打几次脸,以后就习惯了。”她不咸不淡的说道。
鹊枝脸一阵红一阵白低头就走。
“哎,对了,你听说没?”秋香又叫住她,“现如今人家都称阿如为玉娘子呢。”
“玉娘子?”鹊枝不解的回头问道。
“说她是观音菩萨身边的玉女下凡,所以尊称玉娘子。”秋香笑道,“别的咱们做女子的也不懂,只是知道,如今想要求娶她的人都挤破头了,那一般人家的都不敢凑上前,全是那些豪门大户,争着抢着要她当正头娘子呢。”
鹊枝一脸惊讶。
“怎么可能,她,她不过是个奴婢出身..”她急道。
“怎么可能?”秋香嗑着瓜子笑道,“别的没得比,京城里听说太医院有医女,都是在宫里服侍贵人的,到时候放出来,别说一般人家了,就连公侯之家都抢着要接进家门的,医女啊可不是哪里都有的。”
鹊枝咬着下唇。
“她,又不是宫里出来的。”她哼声说道,扭头就走了。
秋香撇撇嘴。
“这一次齐娘子大功劳,进宫封赏啊太医院啊什么的日子也不远了。”她说道。
鹊枝疾步走出去了,这句话还是传入了她的耳内。
她才不信呢!她才不信呢!怎么可能会过得那么好!
真过得那么好…
我这么聪明,如果换做我,我一定做的比她要好的多…
哪里会想现在这样受这等没脸…
鹊枝一跺脚伸手掩面跑开了。
一场雨后,天气凉了几分,进入九月暑气渐退,伴着秋日脚步的到来,永庆府的生活也渐渐回归平静,虽然城外多了很多新坟,但生者生活还得继续不是。
街道上的营兵撤走了,换成当地的差役做巡防。
与营兵同时撤走的还有一些装在牢车里的人。
防疫进行的同时,上头官府的严查也在进行,虽然是天灾,但天灾必然是因为人品行不修惹怒天神才得来惩罚,所以死了这么多百姓,自然要有无品行的人出来担责。
这件事很好做决定,因为不用问,所有的指责都对准了永庆府的医判王庆春。
失职之责是无论如何也落实了。
事实上在疠疫爆发的那一刻,通判大人就已经下令将王庆春关进大牢,此时随着官府文书来往,定下罪责交由总督府查办。
除了王庆春罪有应得外,知府黄灵山也是吓掉了半条命。
不知道是哪个家伙背后也告了他一状,如果不是他儿子黄子乔事事冲在人前,就算京城中家族关系周旋,这次他也难逃牢狱之灾了,饶是如此,到底是被上峰发文斥责,撤职待用。
新任知府尚未指定,所以由通判大人暂代知府之位,不过据上边透的消息,暂代也只是个过度,这个位置妥妥的是通判大人的了。
通判大人神清气爽的准备送营兵们出门,但尚未出府就听到消息来报城门被百姓堵住了。
这疠疫的阴影还没完全散去,怎么又要出事了?
通判大人等一干官员急慌慌的就往城门赶。
城门果然人声鼎沸,堵住了路,确切的说围住了那辆关着王庆春的牢车。
“跪城门!跪城门!”
“定罪是定罪,赌注是赌注!”
“坐牢车也要跪城门!”
一声声的呼喝响彻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