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齐悦董娘子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七章 是真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七章 是真


齐悦在门上敲了两下。
“常云成?常云成?”她喊道。
“齐月娘!你有完没完?”
厕所门里传来男人的声音。
齐悦嘿嘿笑了,松了口气在门上轻轻抚摸两下。
太好了,没有消失….
“哦,哦,好,好,你慢慢上厕所啊。”她放柔声音说道,乐颠颠的转身。
没走两步厕所门开了,赤裸上身,只围着一条床单的男人黑着脸出来了。
“你这女人烦死了。”他说道。
齐悦立刻转头扑过来,伸手抱住他的腰。
毛茸茸的头发在身上拱来拱去,常云成有些忍不住笑。
“喂,你干什么?”他说道,伸手捏着这女人的肩头,“脏兮兮的…”
齐悦只是抱着他不放。
“哪里脏,人家刚洗过的头!”她抗议道,贴在这男人结实的胸膛上,手一点点的摩挲着身上,闭着眼也能摸到的伤疤,是真的,耳朵里听着有力的心跳,也是真的,鼻子嗅到男人特头的气息,也是真的,都是真的,连那男人伸手揪自己的头发,感觉也是真的…
她哎呦抗议喊了声。
松开手,捂住自己的头。
“干嘛,揪我头发。”她喊道。
常云成伸手揉她的头。
“弄得这奇怪的颜色,给我弄回去。”他说道,一面伸手拽了拽,弹得卷卷的头发。
齐悦哼了声。
“真没眼光。”她说道,甩了甩头发,“多好看啊!”
常云成笑了,伸手抬起她下巴,端详。
齐悦突然有些忐忑了。
虽然古代的铜镜看不太清,但,齐月娘可是个美人,至少,比自己要美,又年轻…
更何况自己病了那么久,没好好的保养,一定更差了…
只是洗了澡,一点妆也没画…..
“你看什么看?”她只觉得脸发烫,又有些说不上滋味,到最后鼻音囊囊。
“果然年纪大!还丑!”常云成说道,捏了捏她的下巴,“这个倒没骗阿如!”
齐悦想到以前和阿如说的话。
“我啊至少比你们大…”
她伸手又搂住常云成的腰,贴在他怀里。
“现在知道,晚了!”她哼声说道,头在男人的身上蹭来蹭去,“反正你就是我的,后悔也晚了,也跑不掉了!”
常云成被她蹭的笑,大早上的又蹭的起火。
“看来还有精神。”他说道,伸手将她抱起。
齐悦这才笑着拍他要下来。
“我还要上班,我现在可不是坐拥千金的前定西候少夫人了,一吃一喝都得自己挣。”她笑道。
这句话提醒了常云成,他松开她,忙去拿床头的衣裳。
“上什么班,走了。”他说道,一面催着这女人也换衣裳。
“去哪?”齐悦不解的问道。
“你不是定西侯府的前少夫人了。”常云成回头说道,“现在要做常云成的夫人了。”
齐悦看着他,神情似悲似喜。
常云成皱眉。
这女人又来了..
“别发呆了,都是真的,不会再消失了,快穿好衣服,去见你父母,结婚。”常云成说道,长臂一伸,再次揉了揉这女人的头。
毛茸茸的乱糟糟的卷来卷去的头发还蛮好玩的…..
齐悦躲开他的手,想到什么,她看向窗外。
鹤度岭一如既往的安静。
她伸手拉住常云成的手,抬头看着他
他到底是什么?
转世?重生?复活?
那里的也是他?现在的也是他?
看着这女人呆呆的神情忽悲忽喜,常云成吐口气。
他反手再次推这女人的头。
“不许胡思乱想!现在去吃饭,然后我们就走。”他说道。
齐悦回过神,再次伸手抱住他。
这种时时刻刻怕失去的感觉…
常云成伸手也抱紧她,亲了亲她的头发。
刚坐到饭桌上,齐悦就想到什么站起来。
“刘大婶今天还要换一次药,我去一下。”她说道。
“吃过饭再去。”常云成说道。
齐悦已经从桌上拿了一个包子,一边吃一边含糊的说话。
“我给她早点弄完了咱们早点走。”她说道,“也省的惦记,你先把我屋子里的东西收拾一下啊。”
这臭女人,竟然把他当下人使唤,常云成抬手。
齐悦已经跑出去了。
他放下手,露出一丝笑,重重的咬了一口包子。
“真难吃..什么肉啊都是..猪肉什么时候成这味了..”他皱眉嘀咕道,要一口吐出去,看到正乐滋滋从门外走进来的看门老头。
在曹老家里吃的虽然谈不上多美味,但也没觉得这么难吃啊….
“小常啊,怎么样?包子还行吧?”张大爷高兴的问道,“这是我们本地养的大黑猪呢…不是那种催熟的猪..那种猪肉一点也不香,这样的才香,我今天早上一大早特意去买来的…”
常云成挤出一丝笑点点头,将口里的包子硬生生的咽下去。
“不错。”他说道。
张大爷很是高兴。
“多吃点,多吃点,你们城里人,多吃点我们的绿色食品。”他说道。
常云成点点头,慢慢的嚼着手里的包子。
“齐大夫又去骨头墓了?”张大爷忽的问道,“这孩子真是,怎么那么喜欢骨头墓呢,是因为哪里出土手术刀么?”
常云成咬着包子的动作一停。
“骨头墓?手术刀?”他抬头问道。
那他到底是什么呢?
景区管理人员正在做开门前的准备,便有人嘘嘘两声。
这是他们之间的暗号,代表着那个爱哭墓的女人来了。
“今天这么早?不是每天晚上散步才来的吗?”
“哎,好像好几天没来了。”
“什么呀,才两天而已。”
“两天啊,真是,我怎么觉得过了一辈子似的…”
他们说笑着看着从外边走近的女人,因为董老板以及乡里打了招呼,这女人不需要掏门票,所以大家没人说话,只是看着这女人慢慢的向墓道走去,但这一次那女人却在墓道门前停下脚。
等大家忙过一段看去,竟然看到那女人还站在那里,并没有进去。
这次又要玩什么新花样?
大家愣愣的时候,见着女人猛地转身向外走来。
哎呦真是稀罕啊…
不看了,不管是什么,她都拥有他了,这就是天大的惊喜。
齐悦握着手说道,越想越忍不住要加快脚步,才这么一会儿不见,她心里就想的不行,想要拉住他的手,看着他,一刻也不想分开。
她干脆小跑向外,才到门口就听到有人说话声,她下意识的看去,吓得脚一绊差点摔倒。
常云成站在景区入口,正皱眉。
“买票?”常云成皱眉,“为什么看看墓要买票?”
管理员也皱眉。
看着男人相貌堂堂气度不凡,怎么说话有些怪呢?
“先生,现在进哪个墓景区不买票啊?”他们说道。
又是,奇怪的规矩吗?
“那个,维护啊看墓的,需要资金的。”一个管理员耐心的给他解释一下。
这样啊!守墓人是要那些钱米糊口的。
常云成释然,拿出钱包。
更何况这是极可能是他们常家的墓,当然更要精心对待守护。
“多少钱?”他问道。
“五十。”管理员说道,伸手往售票处指,还没说话,就被常云成打断了。
“才五十?”常云成皱眉,“怎么这么便宜?一斤牛肉都五十!我们常家的墓难道还不如一块….…”
齐悦冲过来喊了声常云成打断他的话。
“这是我的朋友,我男朋友。”她不待任何人说话又忙忙说道,一把拉住常云成就往外走,“我们回去了我们回去了。”
常云成站着没动,齐悦哪里拉得动他。
“齐月娘。”他说道。
齐悦忙冲他合手,哀求的看着他。
“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骗你的我错了你回去要怎么打我骂我都行,求求你跟我回去…”她说道。
“我正要找这个呢。”常云成说道,伸手拉住她,一面将钱包里拿出的一张银行卡扔给管理人员,“里面大概是一万多吧,没有密码,拿着吧,赏你们的。”
在场的管理人员都呆了。
赏..我们..的…
他们是不是该施礼谢恩?
果然跟着女人在一起,就遇不到正常的事….
只是可惜这么好的男人,长得这么好,找个神经病女朋友,自己也变得不正常了….
常云成扔下这些发呆的管理人员,扯着齐悦已经向里走去。
“常云成,常云成,不去看不去看…”齐悦挣扎不走,但她的力气在常云成面前什么都不是,轻轻松松的被拉着前行。
“你闹什么啊。”常云成伸手将这女人带在身前,揽住她向前走,一面说道。
“我不想让你看!我不想让你看!”齐悦哭道,抓住他的衣裳,“我不想让你看到你被挖坟掘墓,我不想去想,也不想知道,你,你是怎么过来的,也不想知道,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我害怕,你见了你的尸骨…会不会…没了…那些什么空间时间,一个人不能同时出现什么的…常云成,我们不看了好不好?我们看到对方在眼前,好好的真真实实的在眼前就好了好不好?我们快走吧,我们回去,回去结婚好不好?”
常云成被她哭的有些好笑又有些心酸,抬头看着已经到了眼前的墓道。
这个女人,日日守着这里,守着以为是自己的墓,一日一日的是怎么过来的….
“傻女人。”他说道,伸手摸着她的头,一下又一下,“傻女人傻女人….”
齐悦放声大哭,抱住常云成。
“好了好了,别哭了。”常云成拍着她的背,安抚着,“这个,不是我。”
齐悦哭声一顿。
什么?
“傻瓜,别哭了,这里面的,不是我,拿着手术刀的,不是我。”常云成抬起她的头,看着她的脸,说道。
***************************************
粉红双倍开始了,这个故事的结尾,交给我,这本书的结尾,交给你们了,愿我们都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