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齐悦董娘子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九章 由来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九章 由来


这句话说出来,齐悦先是愣住,旋即大哭。
“你神经病啊,现在说这个做什么?”她伸手抱住他的脖子,挂在他身上,哭道,“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哪有人在这种地方表白的!”
常云成哈哈笑了,伸手抱住她的肩头。
“那,他是谁?为什么你来这里跟他有关?”齐悦擦泪急问道,看着玻璃罩下的白骨。
常云成也看过去。
“他啊。”他说道,目光落在那把手术刀上,“是云起。”
齐悦大惊。
“他?怎么会是他?”她喊道。
这时外边的传来脚步声。
这里面又哭又笑的,门口的管理人员再三犹豫后,还是冲了进来。
这骨架可经不起再被砸散了!
脚步声让二人暂时分开。
“你们,你们注意点啊,文明参观,保护文物,人人有责,破坏文物,是要负法律责任的。”管理人员喊道。
齐悦忙再三保证不会破坏文物。
“怎么回事你快给我讲讲。”她又忙拉着常云成的胳膊,低声问道。
怎么回事啊…
常云成看着被白骨抱在怀里的刀。
“你把手术刀给我吧。”常云起伸出手说道。
常云成看着他,嗤声笑了下,一句话不说让人进来打洗脚水。
“常云成,你想不想找到她?”常云起问道。
常云成不说话,又恢复那种看不到屋子里有其他人存在的状态,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
“常云成,你有没有想过阿如说得对,她可能真的回去了。”常云起也自顾自的说道,“她的遗物,你有没有看过?”
常云成将脚放进铜盆里,带动水声响。
“她所有的东西都在吗?”常云起问道,慢慢的踱步。
一旁的阿如凝神回想。
齐月娘的尸体被皇帝下令运进京城,常云成跟在后边,一直送到京城,直到皇帝再次下令常云成永世不得入京。
这个京城,指的不止是京城这个城,而是京城范围,包括齐月娘埋葬的地方。
不仅不得同葬,连见都不让见了。
常云成在京城外停下脚步,该有的丧仪俱全,待齐月娘下葬七日后,转身离开。
而那时候,已经按照他的要求,将出事的那条河流域几乎翻了个遍,所有的东西都找出来。
其实她们船上带的东西也不多,药材已经跟着专门的军队供给过去,带着金银细软也都是成箱子的,很好打捞,她的衣服首饰也不多,除此之外….
阿如一个机灵。
“药箱。”常云成猛地站起来,结果忘了自己在洗脚,差点滑倒。
“对,药箱。”阿如喊道,“那个药箱,是她带来的!是那天小姐上吊之后跟着一起来的!她当时哄我说是她祖母留下的,后来才告诉我是,那是她在那边出事时带着的药箱!”
常云起看着常云成,笑了笑。
“信了吗?”他问道。
常云成站在洗脚盆里。
“我不是信你,我信她。”他说道,看向阿如。
她如果跟阿如说,那么她就没有骗人。
“药箱一定是跟她一起走了。”常云起接着说道,伸手指了指常云成的腰间,“她留下来的真正属于她的东西,就只有这把刀子了。”
常云成已经卸了铠甲,穿着日常的衣裳,腰里挂着一个皮鞘,这个皮鞘日夜不离身。
他低下头,伸手拿起来,打开抽出手术刀,握在手里,正好跟手心中的伤疤重合。
“有这个,或许能找到她。”常云起说道,伸出手,“给我。”
常云成看着他,将刀子装回去,坐下来慢悠悠的擦脚。
常云起摇摇头。
“饶家那个姑娘的死,是我干的。”他忽的说道。
一旁的阿如惊愕的瞪大眼看向他。
常云成擦脚的手也停下。
“我想,这是我一辈子干的最得意的一件事。”常云起说道,笑了,眼中闪着兴奋,“你,没了世子之位,你的母亲,也一辈子受此煎熬愧疚,你们母子二人互相煎熬痛苦,但偏偏又没有办法化解..”
说到这里,他又收了笑。
“不过,我心里还是有些难过。”他叹口气说道,“月娘竟然还是要和你在一起,我原本以为她会高兴呢,你们母子欺负她如此,看到你们这样下场,她应该最高兴,没想到…”
说到这里他又笑了。
“但是现在我放心了。”他笑道,“原来,那不是我的月娘,我的月娘早就被你们害死了,所以,看到你们如今这样,我的月娘一定会很开心的,那个不开心难过的,不是我的月娘,是你的月娘…..”
他的话音未落,一阵风袭来,一拳重重的打在他脸上。
常云起直直的跌落在墙角,撞在桌角上,人又被反震的趴在地上。
阿如掩着嘴死死的堵住尖叫。
“滚。”常云成简单的说道。
常云成的脸立刻就肿了,满口满鼻的血,但他还是扶着桌子站起来,用手背擦了下自己的脸,看到那一手的血笑了。
“我说过了,或许能让你找到你的月娘,你要是信,就来城外的普利寺找我。”他说道,因为嘴破了,说话有些漏风含糊,“三天,我只等你三天,不来,就当我没来过。”
说罢他转身走了。
屋子里陷入一片安静,常云成站在正中垂手而立,久久未动。
“后来呢?”齐悦摇摇他的胳膊问道。
她现在见不得常云成发呆,尤其是在这个环境里。
“我刚才说到哪了?”常云成笑道,一面伸手摸齐悦的头以示安抚。
这个女人以前是不胆小,但现在真的是胆子小的让人心酸…
她时时刻刻的看着自己,小心谨慎战战兢兢,似乎一闭眼就再也看不到自己一般…
“说到那个男人听别人说有办法让他找到爱人。”一旁的管理员忍不住提醒道。
因为有外人在,常云成方才讲的很隐晦也很简单,就是说一个男人失去了爱人,只留下爱人的遗物在手日日悲伤,然后遇到一个男人说能够帮助他找回爱人。
这种爱情故事最能吸引女人,虽然男管理员觉得一个大老爷们讲故事实在是太娘太扯淡,但这个二十多岁正是最憧憬爱情故事的女管理员听得很开心。
“后来,那男人信了吗?去找那个男人了吗?”她忍不住催问道。
后来啊…
常云成迈进禅房,看到屋子里坐着的不是只有常云起一个人,在他对面摆棋的是一个老僧,慈眉善目。
看到他进来,常云起落子。
“大师,我赢了。”他说道。
老僧含笑念声佛。
“病急乱投医,人之本性,世子爷赢得也不稀奇。”他说道。
“行了,别废话了,说吧,要什么?”常云成说道,撩衣坐下。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常大人是个明白人。”老僧含笑说道。
常云成没说话。
“不过,有舍不一定有得,就看常大人舍不舍了。”老僧话锋一转又说道。
“舍。”常云成简单答道。
老僧点点头。
“世子爷找到老衲,说了这件玄妙事,老衲早年曾得一玄妙法门,或可以助常大人一臂之力。”他也干脆说道,“不过,常大人想必也知道,此事玄妙匪夷所思,所以,老衲有心相助,至于成不成,就只能看天意了。”
常云成点点头。
“大哥不问问要怎么做吗?”常云起在一旁问道。
“有什么可问的。”常云成淡淡说道。
常云起点点头笑了,伸出手。
“拿来吧。”他说道。
“什么?”常云成问道。
“手术刀。”常云起说道。
常云成没有动。
“是这样,世子爷说此物是这位女子留在这里的唯一一件真身其物,所以,只有它能将常大人送去那女子所在之地。”老僧在一旁解释道。
“那我拿着不是更好?”常云成说道。
老僧摇头。
“见骨不见人,常公子,你如拿着也可以过去,但,只是她见你,而你则见不到她。”他说道。
常云成皱眉。
他从小到大对这些僧道玄妙之人皆敬而远之,此次能坐在这里听这些神神叨叨的话到现在,他都觉得自己是疯了。
不过,如此活着,还不如疯了的好。
他没有再说话,将腰里的手术刀摘下递过去。
常云起接过,在手里把玩。
老僧从袖中拿出一块通体碧绿的玉环,临递过来之前又停下。
“常公子,你要知道,这件事不能保证,不知何时,不知何地,你可愿意?”老僧又问道。
常云成伸手拿过玉环。
“就这样吗?”他问道。
“就这样。”老僧点头,“常大人要做的就是等。”
常云成嗯了声站起身。
“常公子,世间最难的事便是等。”老僧唤住他说道,“你可想好了?”
常云成看他一眼。
“不是,世间最难的事,是连等的机会都没有。”他说道。
老僧摇摇头,看着他,带着几分悲悯。
“首先你要等的是,世子爷寿终正寝,方才托骨相送。”他缓缓说道。
常云成一愣,看向常云起。
“所以,你最好好的活着,别等我还没死,你就死了,那一切都泡汤了。”常云起笑道,将手里的手术刀翻来覆去,“或者,你祈祷我早些死,别等你七老八十了,才得以去见你的月娘,那见了又有什么用?”
常云成笑了笑。
只要见了,哪怕一眼,就足矣。
“然后,你还要等。”老僧接着说道,“世子爷寿终那一刻,便是你离开这里的一刻,但却不是能到那位女子那里的一刻,你将如同被从世上剥离,困压在暗塔之下,等着机缘到来的一刻,幸则百年千年,不幸则无休无止无头无尽无边无岸,这期间你非死非生,非人非鬼。”
他说到这里,看着常云成。
“常公子,这种等,你可等的?”他问道。
常云成没有说话,转身就走。
常公子,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永远没有这个机缘,纵然世子爷托骨相送,她也看不到这把手术刀,或者见到了也不会拿到,那么,你就永远的困在黑暗的天地里,无休无止无头无尽无边无岸,你可愿意?
常公子,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真的可以到那里,但是,她或者幼齿稚子,或者白发鹤皮,或者已然枯骨一具,你可愿意?
常公子,你可知道,这件事千万分之险,一分之缘,你当真愿意?
身后是老僧一声高过一声的话。
常云成已经走到了门边,他回过头。
“我愿意。”他说道。
老僧看着他,垂首念声佛号。
常云成一只脚迈出门槛,常云起又喊住他。
“常云成。”他带着戏谑的笑,将手中的刀子抛起接住,“你,就这样信我吗?”
常云成收回视线大步而去。
女子的手摇他胳膊的动作让常云成再次回过神,他看着眼前的白骨,目光落在一旁的模拟画像上。
画上儒雅公子俊立含笑。
“我信你。”他吐出一口气,看着画像低声说道,“不过,你信不信,我没有天天的期盼你早些死。”
“那男人六年后在任职的地方得病不治死了,抱着刀子下葬了,那那个男人找到自己的女人了吗?”一旁的管理员急急的问道。
“找到了。”常云成看她一眼说道,然后看齐悦,含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齐悦自然知道他说的什么,忍不住又要掉泪,伸手抱住他的胳膊。
“就这样啊?”女管理员觉得故事有些无趣,说道,“就这样简单啊?”
那可怕的黑暗…
那可怕的等待…
那孤独的千年…
那不知春夏秋冬冷热寒暑的清醒着,非人非鬼非生非死的清醒着..
空荡荡,无声无息,无边无尽。
常云成微微一笑,点点头。
“是,就这样简单,很容易的。”他笑道。
女管理员失望的摆摆手。
“这算什么故事啊,一点也不浪漫,还不如改成这两个男人基情永恒呢…”她嘀咕道。
“也就你们这些女人爱听故事,有什么可听的,故事嘛,不过是故事。”男管理员哼声说道。
他们说笑着再次嘱咐二人文明参观,便放心的退出去了。
虽然讲的故事无趣了点,但至少表现不像是神经病。
室内安静下来,常云成没说话,转头看到齐悦看着自己。
“看什么看?”他低声笑道,伸手拍她额头。
“真这么简单?他一死,你就过来了?”齐悦问道。
“是啊,要不然怎么着?”常云成笑道,将她揽在怀里,“不要胡思乱想了,总之,我现在好好的在你跟前呢。”
齐悦将信将疑。
“可是,时间空间啊这些逻辑对不上啊…”她皱眉说道。
常云成晃了晃她。
“喂,别跟我说这些听不懂的话,说些我能听懂的。”他不满说道,一面看面前的玻璃罩,“比如,这个墓为什么还不封起来?”
天啊,这个话题还是来了!
“竟然将尸骨曝与天日之下,这真是太过分了!”常云成说道。
齐悦吓的一声,伸手抓住常云成的胳膊。
“不是的,你听我说..”她忙喊道。
刚走到墓道门口的两个管理员还没站稳,就听到里面传出女人的叫声以及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两人对视一眼,面色愕然惊恐。
完蛋了!
这下饭碗真的要丢了!
“快来人啊!”
整个景区又沸腾起来。
**************************
哈哈哈大家加把劲啊,不能被《九重紫》抛下啊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