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齐悦董娘子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章 见亲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章 见亲


齐家客厅里的电话急促的响了起来。
“小锐,接电话。”里屋齐母的声音喊道。
“妈,我正整理通讯录呢。”另一间屋子里传出齐弟的声音。
电话一声接一声的催促着,齐母只得急匆匆的过来,脸上的老花镜都没顾的摘下。
“哪里就忙成这样..”她说道。
“还不是因为二姐!突然就说结婚,还这么赶!什么都没准备忙死..”齐弟在屋子里喊道,“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也没见家长呢,怎么就说结婚呢?真是太胡闹了…”
不理会儿子的嘀嘀咕咕,齐母接起了电话。
“妈,小月要结婚?小月真的要结婚?小月怎么要结婚了?”电话里传出大女儿的喊声。
自从齐悦打回那个电话后,齐母的耳边就时时刻刻都被这种声调充斥着。
“是,她是要结婚,她怎么就不能结婚了?”齐母重复着已经说了很多遍的话,口干舌燥,都有些有气无力了,“….不知道,没见过..对,没见过,哪里人多大了干什么的都不知道….婚礼咱们家全权操办….不是开玩笑….她愿意就行了….你看你说的,你妹妹有那么不长眼吗?…吴建峰那是意外…谁还没走眼的时候…这次不会走眼了….什么奉子成婚…你回来再说吧..家里都要忙死了….你自己先回来吧,回来一个是一个……几点的航班?好,让小锐去接你…”
她说道这里时,屋子里传出齐弟的喊声。
“妈,我没空去接,让大姐自己打车回来,她又不是不认得路。”他喊道。
齐母挂了电话。
“看把你忙的..”她说道,站在电话边有些发呆,“我要干什么来者?”
呆了一刻才恍然拍头。
“对对,被套的花样..”她说着忙忙的向屋子里走,还没走几步,门铃又叮咚的响,齐母又忙去开门。
原来是送新家具的来了。
“不是在这里,是在燕京医院仁和小区…”齐母急忙忙的喊道,“小锐,带他们去…”
“哎呀妈,我都来不及了…”
正热闹着,齐父回来了。
“我来通知人,你带他们去布置你姐的新房。”他说道。
齐弟这才拿衣服出门。
“真是的,竟然要用姐的房子做婚房,妈,不会是个骗财骗色的吧?”他嘀嘀咕咕的说道。
“哎呀你快去吧,就不能想点好的!”齐母推他嗔怪道。
齐父进了门,换上衣服,坐在沙发上,就开始戴着眼镜翻看通讯录。
齐母也戴着眼镜坐在对面翻看床品画册。
日光透过窗户照在室内,此时的静谧安抚了先前那种忙乱焦躁的气氛。
“老家那些亲戚还通知吗?”齐父问道。
“时间太紧了,他们也来不了,再说,咱们是嫁女儿不是娶媳妇,还是不说了。”齐母说道。
“那,场面会不会太小了?”齐父迟疑一下说道。
齐母推了推眼镜。
“那边真的没有亲家吗?”她问道。
“小月说了没有,就一个人,简单的办个婚礼就行了。”齐父说道,“可是这结婚大事,哪里能简单办了…”
“可不是。”齐母摇头,“别听他们的,年轻人搞些古怪理念,这结婚是人生的大事,不好好操办,那是不敬,不敬父母不敬天地。”
齐父点点头。
“那就这样吧,我把院里的同事,同学,认识的人都通知了,再加上小月她的同事同学朋友,算下来也得好几十桌了,我刚才再去燕京大酒店看看…”他说道。
“还有空期吗?”齐母担心的问道。
“我托了关系问问,小月也没说个具体时候,只说立刻马上,我就找人算了下,十一月十七,这个日子还行。”齐父说道。
“十一月十七?那不就是三天后吗?那也太快了!”其母说道,顿时又一脸急,“这被子可是做不出来!”
“那些都是小事,也没亲家,谁还看这个,把婚礼办好就行了。”齐父说道。
也只能这样了,齐母叹了口气,将手里的画册干脆扔到一边。
决定只安排当天婚礼的事,齐母觉得心里一下子轻松了很多。
其实想想也没什么事要忙的,这两天的焦虑说到底还是因为女儿结婚这个消息来的太过于突然的缘故。
“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忍不住说道。
齐父低着头在通讯录上做标记。
“我,可能见过..”他忽地说道。
齐母啊了一声,猛地坐起来。
“你见过?你什么时候见过?在哪里?长的什么样?多大了?”她一叠声的问道。
齐父笑了,摘下眼镜。
齐悦电话里任凭问也没说结婚的对象是什么人,只说回来见了再说,但他听到后眼前第一个浮现的就是那个男人。
那个那天进到他的办公室彬彬有礼坐下拿出身份证的男人。
“我叫常云成,我想向您打听一下齐悦齐大夫的消息。”他说道。
那天他也没多问什么,只是说听说齐悦病了很久,一直没联系上很是担心。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这个对陌生人都警惕的年代,齐父面对这个男人询问,竟然没有迟疑就把齐悦的手机号以及工作地点告诉了他。
但奇怪的事,他一点也没有觉得不安,似乎觉得,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那个男人怎么会让他如此放心呢?
或许是因为当他说出齐悦两个字的时候,攥起的手,颤抖的身子,以及那满眼的喜悦吧,那种劫后余生般的喜悦。
对一个名字都能流露出如同珍宝般呵护的人,应该不会对这个名字的主人有恶意。
“哎呀你快说啊。”齐母见自己老头子发呆,急得伸手推他催促道,“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
说着又开始抱怨,你们父女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之类的。
齐父哈哈笑了。
“也不一定,也不一定,我就是瞎猜的…”他忙安抚老伴,说到这里,门铃响起来。
“爸,妈,我回来了。”
门外响起齐悦的声音。
齐父一笑。
“这不,人亲自上门了,你好好的去看看吧。”他笑道。
齐母早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急忙的去开门,走了两步又忍不住放慢脚步。
“人家都说女婿见丈母娘心里忐忑。”她回头对齐父低声说道,一面拍了拍自己的心口,“怎么我这里是丈母娘见女婿心里紧张的不行不行的….”
齐父笑着冲她摆手,待看到老伴儿伸手开门,他自己也偷偷的深吸一口气,看向门口。
“妈。”
齐悦的笑脸先呈现出来,然后便伸手拉过身旁的人,“这是常云成。”
坐在沙发上的齐父轻轻吐出一口气。
没错,果然是这个男人。
常云成。
常云成…
真是搞笑,这就好似明天就要叫姐夫了,今天才知道人家的名字叫什么,这种事说出去都没人信吧?
这边沙发上坐着的齐锐,看着对面的男人。
母亲和齐悦在厨房忙碌,父亲刚接个电话走开了,现在客厅里只有他们两个人面面相对。
这个男人没有丝毫的初登家门的拘束,反而带着几分轻松自在打量四周。
这样子好像他已经是这家里的一员了一般。
这让齐锐有些很不爽。
尽管这个男人长的的确不错。
但是,本着做为齐家将来唯一男丁的他,还是要对家里的这些女人们负责的。
女人们很多时候都是会被一张脸迷的失去理智,这时候,就需要一个理智睿智英明的男性来替她们拨开云雾照亮正途了。
“你是什么人?”他问道。
常云成收回视线,看着这个小屁孩子。
他伸手从兜里拿出一物递过来。
齐悦手里举着一块牛肉从厨房出来,恰好看到这一幕,忙冲过来,从齐锐手里夺过身份证,塞给常云成。
齐锐还伸着手呆呆的。
方才,他接过的是什么?
身份证?
怎么个意思?
“跟你说过了,别动不动就拿这个。”齐悦在常云成身边沙发扶手上坐下,笑着将牛肉递到他嘴边,低声说道。
常云成皱眉,似乎对她这样的粗鲁动作不满意,但还是乖乖的张开口吃了。
“人家问你什么人,不是这个意思。”齐悦手扶着他的肩头,在他耳边低声笑着说道,“没人怀疑你不是这里的人,你不要这么紧张的急着证明自己不是异类…”
“你才是异类呢,我才没紧张。”常云成哼声说道。
“才怪。”齐悦吃吃笑道。
一旁的齐锐重重的咳嗽一声。
“哎,哎。”他翘翘二郎腿,抬抬下巴说道,伸手指着自己,“注意点,这里有个未成年的纯洁少年呢…”
齐悦笑着对他摆手。
齐母这时候也从厨房出来。
“吃饭了。”她说道,笑吟吟的看着常云成,“来,云成啊,来坐这边,月亮说你爱吃猪头,我特意给你做了,你看看合不合口?”
常云成站起来含笑施礼。
“谢谢母亲。”他说道。
齐锐噗嗤一声呛了。
“喂喂,你可真..真..”他瞪眼说道。
“真什么真,叫姐夫。”齐悦伸手拍他头一下。
齐母倒是没什么不自在,而是高兴的笑着点点头。
齐锐哼了声几步向饭桌去了。
“妈,我最爱吃的烧鸭头呢?怎么不给我做..”他扫了满满的一桌子的饭菜不满的嘀咕道。
“哪有那个空。”齐母说道,将筷子递给他,“分筷,这么大人了,在家里就没个眼力,看不到活。”
齐锐摇摇头。
“真是啊,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啊,红颜易老,欢情薄啊..”他感叹道,一面将筷子分发。
这样子逗得三人都笑了。
齐父打完电话走出来,看到大家笑也笑了笑。
“吃饭吧。”齐母说道,看到齐父的神情微微愣了下,“老齐啊来给我端个汤。”
齐父明白老伴儿的暗示,跟着进去了。
“怎么了?”齐母问道,一面压低声音看了眼外边,常云成已经坐下来,齐悦就坐在他旁边,正用筷子指着菜说什么,那男人看着自己的女儿,眼里满满的都是疼爱的笑意。
“挺好的。”她收回视线说道,看着齐父,“我问过了,是父母亡故了,当过兵,长得好,人也好,虽然不爱说话,但一看就是个可靠的人,你可别拉着脸吓到孩子们。”
齐父笑了。
“人长得好看就是好,就这么一站,冲你一笑,喊声母亲,你就立刻把人家捧心尖上了。”他笑道。
“是啊,我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就看脸。”齐母笑道,又拉着齐父的胳膊,往外看,“你看看,这孩子对月亮那是百分百的好,一点也没假,你是嫌弃他没爹娘,还是嫌弃他没工作?没学历?”
齐父笑了。
“我嫌弃你过了大半辈子了,竟然冤枉我。”他说道。
齐母愣了下,又笑了,放下心来。
“那到底是怎么了?”她低声问道。
“燕京大酒店没空期啊。”齐父皱眉说道,“方才打电话来,实在是不行,说最多能给找到明年三月的日子。”
“没空期就算了。”齐悦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吓了老两口一跳。
“你怎么偷听说话。”齐母嗔怪道。
“我怕你们说云成坏话嘛。”齐悦扶着门笑道。
齐母瞪她一眼。
“真是女大不中留!”她嗔怪道。
“爸爸,说真的,我们就是想领个结婚证,然后跟你们相熟的朋友一起吃顿饭认识一下,就好了。”齐悦笑着说道,“别搞那些大场面了,对我们来说,那些真是无关紧要的。”
“可是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齐父摇头说道,“你别管了,该领证就是领证,这个婚礼,就当是你们照顾我们,为我们举办的吧,月亮,我们养你这么大,是真想风风光光送你出门,说我们虚荣也好,我们这做父母就想得瑟一下。”
这边常云成停下筷子,看着那边大口大口吃饭菜的齐锐。
“领证和婚礼不一样吗?”他问道。
齐锐头都没抬。
“领证是法律上的,婚礼是昭告世人的,当然不一样。”他说道。
风风光光昭告世人,她是他的妻,他是她的夫。
常云成点点头。
“你真没上过大学啊?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齐锐这才反应过来抬起头问道,“在乡下,就算不领证,只要办过婚礼,请乡亲们亲友们吃过酒,那就是成亲的铁证,就算没证,也是受法律保护的..”
常云成点点头。
“我知道了。”他说道。
齐锐看了看他,又看那边还在厨房说话的三人,伸手从兜里拿出一张卡递过来。
“什么?”常云成问道。
“这是我的私房钱。”齐锐低声说道,“我姐最近这几年挺倒霉,先是被人甩了,后来又出了事,好容易捡回一条命来,又因为古古怪怪被人暗地说精神有问题,咳,哎,我这话可不是说我姐不好,我姐可不是精神有问题的…”
常云成含笑点点头。
“我知道。”他说道。
齐锐塌塌嘴。
“你,你给她买个像样的结婚戒指吧。”他说道,将银行卡推过来。
常云成看着他没说话。
“算我借你的,以后你要还我的。”齐锐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哼声说道。
常云成笑了,将银行卡拿过来。
“谢谢。”他说道。
齐锐抬手摸了摸鼻子吭吭唧唧的也不知道说了句什么低下头猛扒饭。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两边说话的人。
****************************************
差距在一步一步的拉大,我知道你们还在奋力的支撑,没关系,差距是很大,但不到最后一刻,我决不放弃。
一章大结局实在是写不完了,分成两章吧。
晚上大结局,我等着你们,等着最后的结局,不管如何,谢谢你们给我如此的畅快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