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齐悦董娘子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一章 携手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一章 携手


“我的我的。”齐悦说道,忙去找自己的包。
齐母和齐父过来餐桌坐下。
“怎么样,吃得惯吗?”齐母含笑问道。
常云成含笑点头。
“很好吃,谢谢母亲。”他说道,“跟月娘做的一样好吃。”
“哎呦,你这是夸我呢还是夸月..”齐母笑了,说道,说到这里似乎觉得方才听的话有些….
月娘?
“月亮。”常云成含笑又说道,“月亮做饭这么好,原来是母亲您教的好。”
齐母笑的合不拢嘴。
“哎呦,我说,差不多就行了,我的牙都要酸倒了。”齐锐在一旁敲着桌子说道。
齐父含笑看着他们,神情愉悦。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他问道。
怎么认识的…
常云成微微笑了笑。
简陋医馆,药味血腥味混杂,那个女人像一道亮光冲了进来。
“天啊,难道连止血都不会吗?”她皱眉喊道。
得意的张狂的神采飞扬的熠熠生辉….
“看病的时候。”他说道。
齐父等人对这个回答没有丝毫的怀疑,都哦了声,这个答案真是理所当然。
齐父还要说什么,齐悦拿着电话走过来。
“找你的。”她说道,一面掩住手机话筒,“是你说的那个帮助你的老者,你把我的电话告诉他了?”
自然没有,不过,那老先生想要谁的电话要不到呢?
常云成接过电话,起身走开到一边去了。
这边齐悦一家说话,刚说两句,常云成就过来了。
“婚礼的事,还是定在十一月十七吧。”他说道。
齐家诸人都看着他,对他的话有些不解。
“明天领证就是结婚了,我们这里就是这样,跟你们那里不一样…”齐悦拉他坐下,说道,含糊的我们你们,所幸家里人都没在意,只是看着常云成。
“你不懂这个的..”齐悦又说道。
“我懂。”常云成说道,不再看齐悦,看向齐家父母,“就定在十一月十七吧。”
齐父笑了笑。
“好,好。”他说道。
齐母忍不住看他,齐父只当没看到。
吃完饭,齐母拉着齐父就进了厨房。
“那饭店怎么办?这么紧,根本就没有合适的。”她急道。
“我再想想办法,再想想办法,大不了通知的人少一点,换个小点的地方…”齐父说道,“既然他张开口了,我这个当长辈的总不能让他的话掉在地上。”
“你还说我呢,人家还没喊你爸呢,你就如此惯着了。”齐母嗔怪道。
齐父嘿嘿笑了。
外边齐悦也正拉着常云成说话。
“..这里结婚要定酒店,都是提前定的,现在定都没有地方了,爸妈又想办个风风光光的…”她低声说道。
“我也想让你风风光光的。”常云成打断她说道,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常云成,我们两个现在还在乎那个吗?”齐悦看着他说道。
常云成只是看着她笑没说话。
电话又响了,这一次常云成接起来,嗯嗯听了两句,就放下电话,走向厨房。
他礼貌的敲敲门。
齐母吓了一跳,打开门。
“云成啊,水果洗好了,来,快坐下去吃。”她忙又笑着说道,将一盘水果端过来。
“父亲母亲。”常云成说道,“我的一个长辈说婚礼的地方定好了。”
齐父齐母,包括跟过来的齐悦和齐锐都愣了下。
“因为时间太紧,长辈就不过来见你们了,让你们把宾客的名单准备好,到时候会安排车来接。”常云成说道。
“定哪里啊?”齐父忍不住问道。
常云成摇头。
“他没说。”他说道。
这什么长辈啊,齐父母有些愕然,对视一眼。
夜色深深的时候,齐母进卧室关上门,看到齐父在台灯下整理宾客名单。
“真按他说的啊?”齐母问道,在齐父一旁坐下,面色不安,“也不说什么地方,也不说长辈是什么人..”
“他不是说了不知道嘛,怎么叫不说呢。”齐父说道。
“不知道不就是不说嘛。”齐母说道。
不知道长辈什么人,不知道定的婚礼的地方,谁信啊,哪有这样的不知道啊。
“这孩子实诚人,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的意思,不是别的意思。”齐父皱眉说道。
齐母忍不住笑了。
“说的好像是你生出来的似的,瞧你知道的。”她笑道。
“放心吧,既然他说了,咱们就听着吧。”齐父说道,看着手里的名单,“那就只通知关系好的这些人吧。”
一来人不多,二来婚礼真有什么不妥,这些人也会担待,不至于成了笑话。
齐母点点头。
虽然齐家父母缩小了通知的范围,但齐悦要结婚的消息还是在医院传遍了。
“…没几个接到喜帖,说是小范围聚聚,就不大操办了。”
“….哎呦那老齐大夫这次份子钱可损失大了…”
“….舍弃份子钱是为了面子吧…”
“…放着彭大夫那样的不要,谁知道弄来一个什么样的人当女婿…”
“….就是就是,彭大夫真是太可惜了..”
“…谁可惜啊,是齐大夫可惜吧,难不成还是人家彭大夫被甩了?明明是彭大夫甩了她嘛…”
各种议论谈笑充斥每个角落,很多人都在打听齐悦到底嫁了什么人,但无奈婚礼消息突然,接到通知的人也不多,因此乱哄哄的什么也问不出来,各种猜测五花八门。
不管怎么猜测,三天后的婚礼日子安安稳稳的到来了。
黄英是从机场直接赶过来的,扯着行李下出租车,正遇上医院的同事们来。
“还好小黄你赶得上。”两个女大夫忙接过去帮她拿行李。
“哎呦真是气死我了!”黄英气呼呼的喊道,“这么大的事,她搞什么啊!”
“看来你也不知道新郎的消息了。”女大夫们笑道,一面拍着她的肩头,“走走,咱们看看月亮给咱们什么惊喜。”
刚要上楼,一辆车停下来,一个穿着喜庆正装的女人先下来,看到黄英她们,忙扬手笑。
“哎呦,你们都来了。”她说道。
黄英拉下脸。
“崔秀,有邀请你吗?”她问道。
崔秀笑着撩了撩头发。
“不管怎么说也是同学兼同事一场,她小气不通知我们,我们可不能小气的不来。”她说道。
吴建峰从车上追下来。
“上了礼金就走。”他拉着脸说道。
“干嘛?吃顿饭会死啊?”崔秀喊道。
门前此时已经开始上宾客了,闻声都看过来。
黄英和两个女大夫面色很难看。
“崔秀,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敢惹事,我就敢当场撕烂你的嘴。”黄英咬牙说道。
“我怎么惹事了?我来道贺上礼难道是来找事的吗?现如今好人这么难做了吗?”崔秀也毫不客气的喊道。
两个女大夫拉了拉黄英。
“算了,快别喊了。”她们低声说道,又看崔秀,“崔秀,大家同事一场,你自己掂量着点。”
黄英恨恨瞪了这二人一眼,拎着行李上楼。
崔秀哼了声,也抬脚进去。
吴建峰迟疑一刻,也跟了进去。
因为是嫁女儿,所以齐家没有贴红挂彩,只在门头悬挂了一条红绸,屋子里已经来了十几个客人,正聚在一起说笑。
黄英等人进来却没有见到齐悦。
“接去化妆了。”齐母说道。
“我还说我陪她去呢。”黄英很遗憾。
“她大姐回来了陪她去了,小黄,你也累了,快坐下歇歇。”齐母笑道。
“阿姨,听说没定上燕京酒店,那是直接去婚房那边吗?”崔秀忽地问道。
黄英咬牙回头。
齐母不认得她,只当是同事。
“不是,先去饭店。”她说道。
“哪个饭店啊?”崔秀追着问道。
齐母面色有些尴尬,到现在了还不知道在哪个饭店…说出去都没人信。
这边崔秀看齐母的脸色有些得意。
“我和建峰开车来的,到时候直接过去好了”崔秀接着说道。
建峰?齐母一愣,然后看到走进门的吴建峰了,神情一顿。
“阿姨。”吴建峰低头喊道。
齐母挤出一丝笑,要说什么又觉得不好说,干脆转身走开了,但齐锐可不干了。
“喂,谁让你来的?有请帖吗?”他几步过来喊道。
陡然提高的声音让屋子里的其他人都看过来,齐母忙拍了儿子一下给他使个眼色。
“你姐大喜的日子。”她低声提醒道。
齐锐哼了声,虽然收了声音,但看吴建峰的眼神依旧不善。
“出去。”他摆头低声说道。
“干吗?我们不能来啊,没请帖不能来啊。”崔秀说道。
“没错,没请帖你们不能来。”齐锐说道。
崔秀嗤声笑了,不理会他,摆着手在屋子里转四下看。
“不就是结个婚嘛,还没请帖不让来。”她说道。
齐锐还要说什么,手机响了,他忙接起来。
“妈,大姐二姐直接去婚礼现场了,说车也来接咱们了。”他听完了忙说道。
“难道连婚车也不坐了?接亲也没有?”崔秀低声对旁边的人说道。
旁边站着的同事站开一步当没听见。
“走吧,咱们自己开车去吧,给人家省一辆车是一辆,现如今租辆车可不便宜。”崔秀也不在意,哼声说道,抬脚向外走。
刚到门口,就听脚步声响,再抬头有人就进来了。
竟然是穿军装的人,前后进来十个。
崔秀愣了下不由后退几步。
最先进来的军官环视屋内,看到齐父,便快步过来,立正敬礼。
屋子里有些安静。
“哎呦,这是个少校呢..”有客人认出来,低声给旁边的人说道。
原来这位女婿是当兵的啊,或者家里是当兵的啊,有个少校来当迎亲,还不错。
屋子里的气氛又欢悦起来。
“齐先生齐女士,我是你们的司机。”少校说道,“请跟我上车。”
司机?
大家又楞了下。
不是迎亲的长辈吗?
而此时其他的军人也分别走到在场的客人面前,拿出手里的文件。
“…你是徐文青先生吗?”
“…你是凌翠女士吗?”
屋子里响起询问声,看着这些不苟言笑拿着文件打量询问自己的军人,在场的人都有些紧张。
有人还特意看了眼,这些文件,竟然是红头文件…
这是..怎么回事?
是在干什么?
接到请帖的有人不是自己单独来的,而是带着家属孩子来的,也都一一进行了核查。
自然有人问到了崔秀和吴建峰这里。
“干什么?”崔秀回过神问道,“搞什么啊,是接亲呢,还是过海关呢?”
面前的军官神情肃穆,啪的敬礼。
“职责所在,请你理解。”他说道,“你们有请帖吗?”
“没有。”崔秀没好气的说道,“搞什么啊,以为自己谁啊,国家领导人吗?参加你个婚礼,还请帖…”
“我们都是同事。”旁边也有个同事没有请帖,但因为和齐悦关系好,所以也来了,此时有些尴尬的说道。
“那请说你们的名字。”军官说道,一面拿出对讲机。
“要不算了,我不去了。”那同事尴尬又紧张的说道。
吴建峰也拉了拉崔秀的胳膊。
“干嘛不去,搞这么大阵仗,不去,对得起人家吗?”崔秀哼声说道,甩开吴建峰的手,“我叫崔秀,他是吴建峰。”
那军官也不多话,对着对讲机报了名字。
见她如此,那个同事也报出了名字。
很快那边有了回信,军官点点头。
“请你们跟我来。”他说道。
屋子里的人被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显然是接到齐父请帖的,而另外一部分则是没有请帖的。
楼下停着清一色的红旗轿车,临近中午时分,但奇怪的是,以往正是小区里最热闹的时候,此时四周却显得很肃静,别说围观了,连路过的人都没有。
“爸…”齐锐低声问道,“你真的只是把咱家宾客的名单给常云成了?这,这,是去参加婚礼吗?我怎么觉得是去参加人民代表大会….”
齐父心里也惊骇不已,他隐隐猜到什么,但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那位少校军官拉开车门,请他们上车。
一家三口坐在一辆车上,少校待他们坐好,才上车。
其他宾客带着惊异不定的神情也顺序上了车。
齐锐坐在车里实在是忍不住了。
“这位兵哥哥。”他说道,“我们是要去哪里?”
“国宾馆。”少校司机没有回头说道。
齐锐的嘴角扯了扯。
国宾馆….
这就是常云成说的定下的结婚的场地吗?
我的妈妈咪呀….
此时国宾馆,常云成已经换上了新郎礼服,站在镜子前。
“不错不错。”曹老笑道,他也换上了一身新衣。
“一般般吧。”曹文军在一旁撇嘴说道。
“老先生。”常云成转过身说道,“其实您不用来的。”
曹老一瞪眼。
“怎么?让我给你定了结婚的场地,结果连顿饭也不让我吃?”他故作恼怒说道。
曹文军在一旁忙跟着嗤声。
“是啊是啊,既然敢开那个口,让吃个饭的口怎么不敢开了?”他酸溜溜的说道。
这小子,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胆子大,非亲非故的,竟然张口就敢请求自己爷爷给他找个结婚的场地。
这世上,敢这么直白跟老爷子提要求的人还真不多了。
让老爷子给他置办婚礼,他知道这代表什么不?
最可气的是,老爷子还真答应了!
真是…
有胆子你再请老爷子当长辈受礼啊!
常云成整容,看着曹老,拱手弯身施礼。
看着他的礼节,曹老微微眯了眯眼。
“晚辈常云成,孤身在此,无亲无友,蒙天幸得遇老先生,值此人生大事,请老先生以长辈身受我夫妇之礼。”他慢慢说道,弯身拱手拜了三拜。
这话说的半文半白的,曹文军一时没听明白,待反应过来才瞪眼倒吸一口气。
我擦,还真敢!!
曹老哈哈笑了。
“好,那我就受之不恭了,沾沾你们新人的喜气。”他痛快的说道。
屋子里只剩下曹文军和常云成时,曹文军点燃一根烟,重重的戏了口。
侧耳听,外边已经有热闹的说话声。
“你知道,我爷爷出面给你办这个婚礼,对你们来说,有什么意义吗?”他吐出一口烟说道。
不待常云成说话,夹着烟的手指了指外边,侧耳也听了听。
“恩,听,现在说话的是军委的人,他们来了,军委的几个首长肯定也要来…你知道军委的首长是什么意思吗?”他又看常云成,吸了两口烟问道。
常云成只是笑了笑,对着镜子看自己。
这奇怪的衣裳….
“喂,我就不明白,你到底是山里的野人没见过世面无知无畏啊,还是天上来的神仙见怪不怪宠辱不惊啊?”曹文军皱眉问道,“瞧你这样子,就好像那戏词怎么唱的,天子跟前饮过酒,太监给脱过靴子什么的…”
天子..
常云成摸着扣子的手停了下。
天子,倒是真喜欢跟他一起喝酒….
他轻轻叹口气。
虽然暴怒成那样,但想来更多的是寂寞吧。
“哎,哎。”曹文军提高声音喊道,拉回走神的常云成,“我说你知道..”
“我知道。”常云成转过身打断他的话,“老先生还我的恩,我敬他的义,我是晚辈,敬他如长辈,请他受礼,仅此而已。”
曹文军被他说的愣了下。
真的假的…
“我是这样想的,至于你怎么想,随便。”常云成说道。
曹文军在此狠狠的抽了两口烟。
“你可真是运气好,竟然能让我爷爷欠了你的恩情。”他说道。
常云成冲他竖起手指摇了摇。
“不是我运气,是我应得的。”他说道,看着曹文军抬下巴一笑,“不然,换你在当时,看看你有这样的运气没?”
曹文军愕然,看着他又失笑。
“我说,你这脸皮可真够厚的!”他说道,“就算真是这样,你也不用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吧?哥哥,做人要厚道啊!”
常云成笑而不语。
外边传来更热闹的声音,隐隐还有乐声响起。
“走吧,新郎倌,你的新娘来了。”曹文军将烟头按在烟灰缸里,伸手一拍常云成的肩头,推着他向外走去。
门打开,乐声说笑声扑面而来,大厅里或坐或站好些人。
这些人都不是他认识的人,常云成直直的看过去,一眼看到人群里那个穿着大红喜袍子的女人,那不属于这个年代穿着打扮的吉服,以及虽然不完美但也算是有模有样的凤冠霞帔,跟他这个一身黑西服的装扮形成滑稽的对比。
我不是为你而来,但你却为我而来。
齐悦看着一步步走近的男人,眼里的泪还是忍不住掉下来,她伸出手,常云成握住她的手。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