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科幻灵异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Vol.3 太一,苏安然 91. 分割的战场

Vol.3 太一,苏安然 91. 分割的战场


“啪——”
“嗷。”
山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然抬手往自己的肩膀一拍,为此他甚至不惜扔掉了手中那根棒槌,也因用力过猛的缘故导致肩上传来的疼痛感让他发出了一声鬼哭狼嚎般的声音。
但结果,却是除了掌心中多了一滩黑色的污迹外,并没有其他什么东西。
山鬼有些疑惑。
他站过头望了一眼自己的左肩。
上面空空如也。
以山鬼的脑瓜子,自然没有注意到,刚才出现在自己肩膀上的那个小老鼠居然只有不到一米——以山鬼只有五米出头的高度,但凡宋白夜以正常人的身高出现,都不可能站在山鬼的肩膀上对着他的耳朵说话。
地面上,黑色的液体已经彻底漫过了山鬼的小腿,也淹没了山鬼刚才甩手丢掉的那根棒槌。
山鬼发出奇怪的吼叫声,然后俯下身子开始去捞自己的棒槌。
但第一下,并没有捞出自己的那根棒槌,这让本就不怎么聪明的他,感到越发的困惑了。
他记得自己明明就把棒槌扔在自己脚下的,为什么现在找不到呢?
弯着腰,一阵摸索皆是一无所获,山鬼有些恼怒的开始发脾气。
他开始狠狠的拍打着黑色的液体,发出了“砰砰砰”一般的巨大闷响,将黑水拍得溅起数米高度,甚至将大半个身子都染上了这些黑色的液体。
因为一无所获,山鬼又一次直起了身子,神色已经显得相当的憎怒。
这一次,他不再满足于拍打这些黑色的腥臭液体,而是开始泄愤式的践踏起来。
滴滴答答。
大量的黑色液体从他的身上开始滑落、滴落。
这个时候,这只山鬼才感到周围的阻力似乎变得很大,就连他的践踏似乎也不能像以往那般发出地动山摇般的闷响。略感困惑和茫然的他,此时低头一看,却是发现这些黑色的腥臭液体不知何时居然已经漫过了他的大腿,并且还在不断的向上攀升,几乎是每一次呼吸都能够看到这些液体的水位有所上涨。
“嘣——”
巨大的爆炸声,突然响起,震起了一道冲天的黑色水柱。
但炸上天的黑色水珠却是在顶部化作了如同伞一样的结构,只是这一次却并不再是液体的模样,而是转化成了雾状的气体,并且开始迅速的扩散开来。
山鬼终于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猛然转身就想要离开这片黑湖。
但此时水位却已经漫过了山鬼的腰部,甚至开始朝着他的胸部位置继续攀升,这让他在行走中变得相当的困难。
不过可能是他的这个逃离的举动激怒了这片黑色的液体,所有的黑色液体转瞬间突然变得沸腾起来,并且开始展现出一种凶残的狂暴性:水位的攀升变得更加的迅猛,几乎是转瞬间就已经漫过了山鬼的胸口,让他感到了一种发闷的感觉;而且这些黑色的液体不仅变得更加的腥臭,甚至还有极其强烈的粘稠性,山鬼扒拉着黑水的动作还没能坚持几次,就开始发现自己已经快要扒拉不动了。
“好玩吗?”宋白夜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只是这一次,山鬼却并没有看到宋白夜的身影,他有些惊恐的四处乱转——此时,他唯一能动的地方,也就仅仅只有脖子了,而脖子以下的部分却像是被什么东西黏住了一般,已经完全动弹不得。
“好玩吗?”
“好玩吧?”
“那我们就来,好好玩吧……”
汹涌而起的黑色激流,瞬间没过了山鬼的脑袋,将它彻底的吞噬进黑色的潮水之中。
下一刻,所有的黑色液体全部都被转化成了黑色的烟雾,然后开始随风飘散。
不消片刻,黑水、黑烟全部都已经消失不见了,甚至就连山鬼也一起跟着消失了。
只是,在这一切都消失之后,地面上却是突然多出了数千具白骨。
……
“诸天十方,飞火流散。”
冲星子暴喝一声,手中掐出一个法印,抬手间便打出了数十道飞火流星。
这些飞火流星看起来是只有成年人拳头大小的火球,但其中所蕴含的火焰高温却绝不仅仅只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这些火球每一颗都有上千度的高温,就算砸在地面上,都足以瞬间将沙石融化成玻璃晶体。
对于阴邪之物,阳刚之气与火元之气永远都是最行之有效的。
阳刚之气姑且不说。
火元之气可不是随便点燃个火把就能行的。
所谓的火元,指的是游离于空气之中的火属性灵气。
虽说这些火属性灵气可以通过凡火稍微汇聚一点,但通常量可不会太多,用来吓吓那些新生的阴鬼还可以——这也是为什么阴鬼出现的时候,凡俗的火光总会被灭掉的原因——但若是想对付那些有人供养的阴邪之物,那就绝不可能了,因为凡火可对付不了这些已经超脱凡尘俗世的生物。
奎星道人,真正擅长的便是御鬼术——大昆仑以五行术法而著称于世,但阴阳法术也并非没人学,只是不如五行术法那般精通和大有名气。
奎星道人生前便是大昆仑秘境里为数不多精通阴系法系的术修。
尤其是一手御鬼术更是无人能出其左右,他甚至还将自己在这方面的心得体会经验全部编纂成一本《十方御鬼术》的典籍留存在昆仑秘境的藏经阁里。而他本人,更是就此自称十方鬼王,麾下养有上千鬼兵——若无此等本事,当初昆仑派又怎么敢派他参与龙虎山调查中州的那宗大诡。
只是没想到,奎星道人最终还是中招了,从此疯疯癫癫,最后更是下落不明。
而如今的师徒重逢,冲星子却是没有丝毫的喜悦。
他昔日恩师不仅再也无法认出他,甚至他们彼此还不得不兵戎相见。
无数手持兵器的鬼兵,从四面八方一哄而上。
哪怕冲星子的飞火流星效果拔群,就算仅仅只是被这火球擦了个边,也会当然自焚,但奈何这些鬼兵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冲星子的术法也是杯水车薪——奎星道人失踪的这些年,他显然也并没有闲着,如今被他放出来的鬼兵密密麻麻几乎一眼都望不到尽头,粗略估计没有一万也得有八千,比之他当年在大昆仑的时候还要多了好几倍。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青玉黛眉微蹙,“你师父是如何控制这么多小鬼的?”
“我不知道,我对阴系法术并不擅长,拜入我师父门下后不久,我就被我师父送去跟我师叔学艺了。”冲星子脸色同样难看,“所以我师父的《十方御鬼术》我就没有看过。”
青玉一脸无语。
但她并不知道,昆仑派的师徒传承方式相当特殊,基本上弟子的收录都是靠宗门道人下山游历时随缘招收,所以就算偶尔招收到几个“货不对板”无法学习自己衣钵的弟子,昆仑派也觉得无所谓,反正还有其他同门,直接送去对方门下学习就好了,自己唯一需要付出的也就是门下弟子的丹药供应。
甚至,有些拥有收徒资格的昆仑派门人懒得下山游历,就经常拜托那些下山游历的同门帮忙带个苗子回来继承衣钵。
所以不管是大昆仑还是小昆仑,除了鄙视链的缘故而彼此互有些不满外,实际上昆仑秘境和昆仑山的师门氛围都非常好,而同辈弟子更是彼此恭谦友爱,很少会出现矛盾争执。
绝大多数拥有收徒资格的昆仑派门人能够有一两位弟子,已经算是不错的了,而且还往往得丢给其他同门帮忙代教育。
像冲星子这般前后一共收了七、八个弟子,而且还都带在身边指导的,在昆仑派不能说绝无仅有,但也绝对是凤毛麟角。
不过青玉不理解的并不是这一点。
而是关于此界的“鬼”。
玄界不是没有鬼怪,甚至妖族中那些虎族便会养很多伥鬼,幽影氏族也有养煞鬼看家守门的习惯。至于人族那边,那就更加常见了,毕竟神鬼之类的术法便被万道宫整理成册,归类到了阴阳术法的大类下,其中甚至不止有养鬼请神之类的法术,还有教人如何养尸的。
但玄界的御鬼术和天元秘境此界,却是截然不同。
这些鬼兵在青玉的眼里,并不算什么威胁。
别看这些阴鬼都有着阴气凝聚的兵器,但其本质上却还是属于阴鬼的范畴——在玄界,修士习惯将此称为小鬼,而小鬼之上还有大鬼、恶鬼、厉鬼等级别区分,因此这种只比阴魂稍微强了那么一丢丢的小鬼,真没几个修士会怕。
可上万阴兵?
老实说,青玉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
因为在玄界,别说是汇聚出上万的阴兵了,就算通过御鬼术控制上百名的阴兵,都需要一个“队长”在队伍里带队,而这个头领还不能是阴兵,最少也得是大鬼的级别。而如果汇聚了上千名阴兵的话,那么甚至就需要一名恶鬼来充当统领了,因为如此浓郁的阴气,已经不是小鬼、大鬼可以镇压得了。
就算鬼修天生就能够震慑群鬼,但也仅仅只是略微降低了一些控制难度和“统领”要求而已。
这里近万只小鬼,却是连一只大鬼、恶鬼都没有看到,更别说厉鬼了。
青玉实在不明白,这个奎星道人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她突然想起苏安然此前总是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这老道,有点东西啊。
……
“砰——”
空气中传来的音爆声,震耳欲聋。
“砰——砰——砰——”
这些突破音障的声音,并不是交战的双方都在快速移动,而是纯粹他们出手的力量实在太大了,大到连空气阻力都被直接打破了,所以才会产生如此接连不断的音障爆破声。
苏安然一脸漠然的出剑,收剑,又出剑,又收剑。
他的动作简单、干脆、直接,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动作是多余的。
但偏偏他的剑锋,却总是能够恰到好处的出现在任何他需要出现的地方——
或是赵豪那杆长枪的枪尖,将其凌厉的攻势顶住。
或是赵豪那杆长枪的杆口,将其后续的点刺挡住。
或是赵豪那杆长枪的上段,将其后续的横扫格开。
或是……
枪走龙蛇,点、拨、拦、拿、扎、刺、缠、圈,其中又以扎、拿、刺、拦四招最为核心,基本上所有枪术的后续变化和攻势、走位、身法等,全部都离不开这四招的变幻和出手时机。
赵豪能够被称为枪神,以枪术冠绝整个中州,他的基本功自然不弱。
但在和苏安然的交锋过程中,不管是凌厉的攻势还是后续的变招,他都完全奈何不得苏安然——明明苏安然的力量并没有他大,枪剑之间的碰撞交击,只要再多给他一秒的角力时间,他都有自信能够破开苏安然的防御架势,直接给对方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可是偏偏的,苏安然的剑势却是根本不跟他进入角力的状态。
每一次枪剑交击之后,苏安然都会立即回手收剑,甚至很多时候都只以剑尖吐出的剑芒作为拦截,只打消他长枪上的第一轮力道后,便趁着赵豪旧力已竭、新力未生之时,立即收剑回防,根本不给赵豪任何进攻的机会,也不给赵豪任何能够从自己手上抢走战斗节奏的机会。
整场战斗的节奏,始终都被苏安然牢牢把控着。
就算偶尔有几次被赵豪找到了机会,但苏安然却也总能够很快就找到反击点,迫使赵豪的攻势不得不变招,而只要他一变招,此前好不容易才抢来的战斗节奏也会瞬间易主,这让赵豪的攻势总会变得更加猛烈几分,但与之相对的却是他的灵活性却反而开始下降,变成只知道以蛮力来出手。
空气里的音障爆破声,便多为赵豪出手所致。
若是从结果反向推论的话,倒是完全有理由怀疑,苏安然那几次失手反倒是故意为之。
因为他在勾引赵豪,试图让他失去理智——从眼下的结果来看,赵豪虽然还没有彻底失去理智,但他的动作变得僵硬死板,宛如打桩机般只会不断的重复机械动作,却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苏安然凝视着脸色渐渐狰狞起来的赵豪。
当对方一枪直刺再一次被自己破解,然后不得不回手蓄力,准备刺出威力更加惊人的一枪时,苏安然的眼神骤然间变得更加锐利起来。
因为他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