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科幻灵异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Vol.3 太一,苏安然 92. 苏安然VS赵豪

Vol.3 太一,苏安然 92. 苏安然VS赵豪


苏安然的双眼,散发出锐利的光泽。
一如鹰隼。
破绽!
他看到了赵豪攻势中的一抹破绽。
这个破绽,在正常情况下就算有人能够捕捉到,但也绝对来不及展开攻击。
因为别看赵豪一身重铠,似乎不够灵敏,但实际上他不管是反应速度还是眼力、肢体动作却都是相当的敏捷,所以纵然就算不经意间暴露出一丝破绽,不等他的对手捕捉到进攻机会,赵豪就已经能够通过变招、换手等技巧,从而弥补又或者是改变自己显露出来的破绽。
要知道,破绽、空门这种玩意,只要在被对方捕捉到并且借此作为突破点,那才是真正的破绽、空门、弱点。
否则的话,那根本就算不得上是破绽、弱点、空门。
甚至于,有些人明知道自己的招式动作中存有弱点破绽,但他们却是可以通过后续的变招将这些破绽、弱点都当作一个诱饵,一个诱饵对手犯错的诱饵——但始终还是那句话,如果借此展开反击从而让自己获利,那么才有资格称为诱饵,否则的话那就跟真正的破绽、弱点没什么区别了。
苏安然懒得去思考这到底是不是赵豪准备好的陷阱诱饵。
正如赵豪对自己相当自信一般,此时的苏安然对自己的实力状态也同样相当的自信。
他右手的长剑,毫无花俏的朝前轻轻一递。
赵豪那近乎于失控的狂热暴虐神色,此时终于露出一副见鬼般的神色。
他紧持着长枪的右手,正处于一个缩手的动作,手肘关节才刚刚弯曲,这个时候不管他是想要变招还是强行再次出枪,他都需要一个换气的时间——这个时间不长,只需要一秒不到。
而按理而言,在他刚才这一招刺枪被苏安然挡下后,苏安然也同样需要完成一次换气的动作时间——作为防守的一方,而且双方力量又是不相伯仲,所以占据了优势的苏安然在换气的空档时间自然要比赵豪略快一丝,但这一丝也是相当有效,起码零点七秒左右的时间还是需要的。
可现在,苏安然却是一反常态的将长剑反递出来,完全忽略了这个换气的空档时间。
所谓的“换气空档”,这只是一种惯性上的称呼方式。
实际上,武道修士的出招,若是不用真气运转的话,那么就是单纯的肢体力量,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效果和作用,所以在真正的搏杀战斗中,武道修士的出招都是需要体内真气的配合,这也是为什么功法里内功心法才是真正核心的原因。
而任何一名修士的出手,运转这些真气,都是需要“时间”的。
或许这些时间对于凡人而言,都是一瞬即逝、仿佛根本就不存在一般,但实际上它却并不是真正的不存在——从穴窍到经脉,再借由经脉传递到肢体,最后由肢体动作来完成爆发,每一次出招都是无可避免的一次“回路式结构消耗”。
所以赵豪的回手,需要“一秒”来进行缓冲,这是他作为未能掌控战斗节奏的进攻方的一个劣势。
同理,就算苏安然掌控了战斗节奏,取得一个先手机会,可以把这个“缓冲时间”缩短一些,但他终究还是需要“缓冲时间”来进行应对。
可现在。
苏安然的出手,却完全无视了这个“缓冲时间”。
若是不指望出手力道的话,那么赵豪也能够做到——但他很清楚,这样的出手用来对付普通人又或者实力不如自己的人,那是绰绰有余,可对付苏安然的话,那自然是不够格的。
所以他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苏安然能够无视这其中的定律。
难道,这只是一次毫无真气波动的纯粹肢体动作而已吗?
“砰——”
空气中,响起了突破音障的声音。
赵豪知道,自己想多了。
锐利的剑!
看似平平无奇的长剑在突破音障后,爆发出来的威力完全不容小觑——
长剑以惊人的速度直刺赵豪的眉心。
或许他身上的重铠可以挡得住苏安然的手榴弹剑气轰击,但在有实物飞剑的借力下,赵豪身上的这套重铠可就真不一定能够挡得住了,更何况是没有戴着头盔的头颅。
不得已之下,赵豪终于只能彻底舍弃自己好不容易才稳住的阵地。
整个人迅速的向后撤去,试图和苏安然拉开距离。
到了此时,他已经等同于彻底放弃了和苏安然争夺战斗节奏的控制权。
所有的战斗节奏,尽数落入了苏安然的手中。
但苏安然又怎么可能放弃这么好的进攻机会?
他当即踏步追上。
赵豪眼神一凝,瞬间意识到只靠这种简单的步法是不可能摆脱苏安然的追击。
内心一横,终于抬手举枪。
“缓冲期”的一秒时间已经结束,只是本该立即展开反击的他,却已经明白自己彻底失去机会了,因为苏安然绝不会再给他任何进攻的机会。
所以这抬手的一枪,却并不是攻击,而是将长枪横栏在苏安然的长剑前。
拦。
枪法招式的四个核心点之一。
苏安然也毫不客气。
长剑的剑尖当即点在了赵豪手中那杆长枪的上段,约莫枪杆的三分之一处,骤然爆发而出的全部力量完全在这一点上迸发出来,不仅是将赵豪手中的长枪彻底打偏,更是在上面打出了一道肉眼可见的裂痕,并且还以极快的速度迅速蔓延开来。
下一刻,伴随着一声炸裂声,赵豪手中的长枪,也彻底断裂了。
而与此同时,苏安然手中长剑的剑身,毫无悬念的彻底粉碎了。
飞溅开来的剑身碎片,却仿佛像是受到某种特殊力量的牵引一般,并没有四散飞射开来,而是以惊人的速度迅速融化,而且这种融化也并不是这柄长剑剑身的最终下场:所有破碎的剑身碎片在边缘处消融后,就开始重新塑形,仿佛有一名工匠正在工作一般,不仅将铁片回炉,而且还进行了重新的锻造。
所有的铁片,仅一个呼吸间的功夫,就全部重新化作了一柄柄没有护手、剑柄的细小飞剑。
这些飞剑,全部都只有一寸不到的长度,但上面散发出来的森冷寒意却是一点也不逊色于此前长剑完整的时候。
直到这时,赵豪才终于意识到,苏安然这柄飞剑并不简单。
“裂变。”
大概是读懂了赵豪的眼神,苏安然淡淡的说道。
自从自己的本命飞剑变成了人还会到处乱跑后,苏安然无奈之下只能请七师姐给自己多打造几柄飞剑了,以备某些场合下的不时之需。而许心慧也果然没有让苏安然失望,直接就给苏安然打造了四柄绝品飞剑,顺便还帮苏安然将昼夜也给强化了一次,凑齐了五柄飞剑。
这五柄飞剑每一柄都有着比较特殊的效果,如此一来配合苏安然神海里的五只幻魔,威力也自然不凡。
例如昼夜,此剑算是苏安然最早期就一直携带着的,如今经过重新锻造后,配合苏诗韵的能力,单纯的剑气威力已经几乎堪比苏安然的核弹剑气。不过此剑威力虽强,但弊端却也同样的明显,那就是借用此剑时的剑气属于大开大合,并不适合用一些小范围内的战斗,而且剑气轨迹也过于明显,只适合用于强攻作战的时候。
至于现在的这柄裂变,正常情况下算是比较中规中矩的绝品飞剑,没什么特色。
但在其特殊能力激活后,则是此剑的剑身可以分裂成数十柄一寸以内的小型飞剑。这些小型飞剑每一柄都能够承载苏安然的一道无形剑气,并且对这些剑气进行增幅,从而提升这些飞剑的破坏力,配合苏捣蛋的能力,那就真的是可以做到宛如集团军作战式的导弹洗地了——利用裂变的增幅能力,本来只是喀秋莎级别的剑气完全可以达到战术核弹的水准。
唯一的缺点,是一旦动用裂变的特殊能力后,这柄剑在短时间内就无法再次使用了。
除此之外,苏安然还有另外三柄绝品飞剑。
搭配苏剑阵的繁星,搭配苏剑涌的银河,以及搭配苏失智的炎阳。
“呵。”赵豪甩手扔掉了手中只剩三分之二长度的枪杆,眼神轻蔑,“我承认你是一个值得我全力以赴的对手,那么接下来,就让你见识下我的真正实力……”
苏安然没有理会赵豪。
他趁着赵豪还在装逼说话的时候,已经选择了远离对方。
“现在才想逃跑,是不是有些晚了?”赵豪冷笑一声,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还是说,你以为凭借这些小铁片,就能威胁到我?……天真!”
“我选择远离你,仅仅只是因为我可不想自己被卷进爆炸的中心。”苏安然翻了个白眼,“这还是裂变的第一次真正亮相,毕竟以前我就没见过有人能够扛得住我两发以上核弹剑气的对手。毕竟……大多数人连一发都扛不住。”
赵豪的眉头一挑。
他猛然抬头望向正悬浮在自己面前的三十八道寸许长的迷你飞剑。
这些飞剑因为有一股独特的共鸣力量在彼此牵引着,所以就算赵豪也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飞剑内所隐藏着的那股狂暴能量,此时当他开始仔细感受这些飞剑所蕴含着的力量时,他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因为他已经醒悟过来。
从一开始,苏安然就没有打算和自己近身交战。
只是因为自己更擅于近身作战,所以在战斗之初就是他迅速向苏安然靠拢,不然对方和自己拉开距离。但没想到的是,苏安然居然选择将计就计,和自己边打边走,此时已经和其他人拉开了相当远的距离,现在不管是谁,都已经无法在瞬息间插手到这边战场的情况。
而在那之后,苏安然牢牢把控住战斗节奏,也根本就不是为了和自己决一死战。
他居然只是为了找一个能够和自己拉开距离的机会!
“你这个该死的胆小鬼!”赵豪猛然发出一声怒吼,然后一踏大地,就要再度向苏安然发起冲锋。
可就在这一瞬间,所有的迷你飞剑陡然攒射而出,纷纷落在了赵豪的身上。
或许这些迷你飞剑的穿透力不怎么样,根本就无法刺穿赵豪身上的这套重铠,甚至就连在上面留下一道白痕的资格都没有。但这些迷你飞剑从一开始也就根本没有这种想法,因为在苏安然的操纵下,它们只需要贴在赵豪的身上就足够了——哪怕只是贴在他的重铠上。
下一秒,苏安然笑着举着双手,然后做出了一个爆炸的手势:“booooooooooom!”
破裂声,骤然响起。
那是贴在赵豪重铠上所有飞剑瞬间破碎的声音。
先是风,吹拂而起。
紧接着才是狂暴的气流以一种毁天灭地般的声势猛然掀开了爆炸的帷幕。
下一秒,才是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三十八道几乎等同于战术核弹的威力是怎么样的?
苏安然以前不知道。
但现在,他知道了。
狂暴的气流直接摧毁了一切——
这个巢穴的顶部和地面,连一秒钟都没有撑住,瞬间就被摧毁了,而且遭遇到重创破坏的,也远不止与这处核爆点接壤的巢穴,其破坏力甚至在一瞬间化作了一道冲天而起的剑气,直接贯穿了整个地底,甚至还捅破了地表,朝着天空直射而去。
同处于交战巢穴内的所有阴兵,在狂暴的气流席卷而来的那一瞬间,竟是纷纷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后,瞬间气化消失。
冲星子、青玉、奎星道人,三者更是首当其冲的直接被掀飞出去。
而且不止这三人。
正和剑阵子交锋,已经完全奠定了胜势,只差一点点就能将剑阵子脑袋摘下来的这名贵妇女子,也在同一时间就被直接掀飞出去,至于已经遍体鳞伤的剑阵子更是当场就重伤昏迷过去。
以硬度和坚韧性著称的斩道丝,那个纯白色的蛛丝所化作的巨大银白色丝球,更是如同不小心被卷入海浪中的皮球一般:所有粘着地面的蛛丝全部断裂,然后便在狂暴的气流冲击下,开始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不断翻滚着,一转眼间就根本已经不知道被裹挟冲击到哪去了。
在这种毁天灭地般的恐怖力量之下,别说赵豪只是一个道基境的修士了,只怕彼岸境位于爆炸的中心点,恐怕都得被扒下几层皮来。
赵豪,卒。
死因:在封闭空间内拥抱三十八颗战术核弹。
死无全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