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科幻灵异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Vol.3 太一,苏安然 93. 丝囊内的战斗

Vol.3 太一,苏安然 93. 丝囊内的战斗


摇摇,晃晃。
小屠夫被吊在半空中飘来荡去的,甚至还有些无聊的打了个呵欠。
但下一秒,她猛然闭齿一咬。
空气中传来了一声崩断声。
“tui。”
小家伙张嘴吐了些什么东西出来。
“你这就没意思了啊。”小屠夫一脸“我很失望”的表情,“我都不还手让你打了,你还想往我嘴里塞东西?你这些蛛丝又不好吃,过分了啊。”
“为什么?”一声清脆的嗓音响起。
不是之前听到的那声略显尖锐的女声。
“什么为什么?”小屠夫一脸不解。
此时的小屠夫,四肢都被蛛丝所缠绕着,整个人就这么悬浮在半空中飘来荡去的。
“为什么你会没事?”如谪仙般的少女歪了一下头,一脸的不解。
她已经尝试过许多次了,不管她如何利用身上鬼虫蛛的斩道丝,都始终无法伤到眼前这个小女孩。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眼前这个小女孩根本不做任何反抗的话,她也不可能将对方给这么吊到半空中。
可她就是完全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她的斩道丝无物不摧,但为什么却根本就伤不了眼前这个小女孩呢?
“大概这就是爱情吧?”
“爱情?”少女愣了一下,但很快就脸色涨得通红,“你这是在羞辱我吗?!”
“我为什么要羞辱你?”小屠夫歪了歪头,“我娘说的,问世间情为何物,便是一物降一物。……你的蛛丝对我没用,但我却可以伤到,这不就是我能降你吗?”
“歪理邪说!”
少女脸上的怒色更盛。
她原本是端坐于山峦蛛的背部,此时直起了身子,满头乌丝披散开来,却才显露出来,她的下半身居然是直接镶嵌在了山峦蛛的身上。而伴随着少女端坐起来的姿势,大量的鬼虫蛛开始喷吐出猩红色的蛛丝,这些蛛丝交织在少女的身上,很快就形成了一件如同丝绸一般的柔滑红衣。
这件红衣彻底包裹住了少女的全身,连同她的手臂、手指、面容,将她整个人都染成了宛如血人一般的模样。
小屠夫的双眼微微一眯。
这一次,她的脸上不再是之前那种毫无所谓的轻松神色,而是流露出几分凝重的气息,因为她感受到眼前少女的身上开始流露出一种危险感。
只见少女突然高举右手。
下一刻,右手上的蛛丝陡然开始喷涌起来,然后化作了一柄数米长的刀刃,就仿佛是这名少女的右手已经化作了一柄大刀一般,看得小屠夫目瞪口呆。
“咻——”
伴随着锐利的破空声响起,少女右手的这柄血红色大刀猛然朝着山峦蛛狠狠的劈落。
只听得一声痛苦的哀嚎声骤然响起,山峦蛛也开始疯狂的挣扎起来。
可这种挣扎并没有持续太久。
短短的两三秒之后,这头山峦蛛的体型居然开始缩水,变得干瘪起来。
随着山峦蛛的缩水,少女身上的这套红色衣裳却是变得更加的鲜艳靓丽。哪怕小屠夫再笨,此刻她也能够看得出来,眼前这名少女刚才的动作是在吸收这头山峦蛛的血肉精华。
当少女拔出右手的刀刃时,山峦蛛也很快就裂开了,而少女也终于从山峦蛛的身上迈开步伐走了出来。同样的,随着少女的走动,那些潜藏在她身上的鬼虫蛛也开始不断的从她的身上、头发里纷纷掉落——这些鬼虫蛛的死状与山峦蛛完全一模一样,都是浑身干瘪,一身的血肉精华全部消失。
小屠夫望着眼前的这个少女一步步的走到自己面前,然后右手一甩,手上那柄大刀也瞬间转化成了一杆鲜红色的长枪——依旧如同此前的大刀一样,长枪也是从少女右手的那些蛛丝上转化出来的,咋一看之下,就仿佛是少女的右手化作了一杆长枪。
“蛛吻!”
一声低喝。
少女猛然举枪直刺。
枪尖的攻击部位,却并不是小屠夫身上的要害,而是直指她的躯体。
任何战斗经验丰富的人,只凭少女的这一次出手就已经足以判断出少女的攻击目的——她的攻击显然带有某种特殊的能力,例如吸取对手的血肉精华,所以哪怕不是命中要害,只要在对手的身上制造出一个伤口,便足以让她发挥自身的优势和特殊能力了。
但小屠夫可不懂这些,所以她并没有第一时间避开少女的攻击。
长枪的枪尖,毫无悬念的刺中了小屠夫,并且在小屠夫的身上扎出了一个口子。
小屠夫的眉头微皱。
她感到体内的煞气有一丝泄露,而泄露的位置便正好是少女的长枪刺中自己身躯的部位。
“锵——”
小屠夫的右手突然一扭,蛛丝崩断的异响清晰可闻。
下一刻,小屠夫猛然握住了这柄刺向自己的血红色长枪,微一用力,无形的剑气瞬间掠起,当即便斩断了这杆长枪的枪尖部位。不过也是在这一刻,小屠夫赫然发现,这杆长枪的内部居然是中空的。
“嘣嘣——”
蛛丝断裂声接连响起。
所有束缚住小屠夫手脚的蛛丝,全部都彻底断裂开来,而小屠夫自然也就顺理成章的落到了地面上。
她拔出刺在自己身上的长枪枪尖,然后低头检查。
与之前那些纯白色的蛛丝完全伤不了她分毫的情况不同,小屠夫身上被红色枪尖刺中的部位有一道裂痕,虽然痕迹很小,完全是属于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大概也就相当于一般凡人所谓的擦破皮那种程度。
可要知道,小屠夫并不是人类,虽然说她现在拥有了身体,但构成她身体的本质依旧是一柄飞剑,而且还不是寻常飞剑,这也是为什么那些斩道丝对其无效的原因。甚至于,小屠夫敢直接用肉身去和其他修士的法宝硬碰硬,也正是凭借她身体的这一点特殊性——从某个方面上而言,小屠夫和那些宝体大成的武道修士并没有什么区别。
所以,能够在她身上留下伤痕,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也足以证明这些红色蛛丝的不凡。
右手微一用力,被小屠夫捏在手中的长枪枪尖便化作了粉末。
而相比起小屠夫的凝重,少女的脸上浮现出来的,则是难以置信的震惊:“你不是人!?”
小屠夫可空理会对方的惊呼。
她一个前冲就已经杀到了少女的面前,同样是抬手的动作,但小屠夫的右手可没有办法像少女这般想要变出什么武器就变出什么武器:她就是纯粹五指并拢的掌刀手势,可那股如宝剑出鞘般的锐利的气势却也同时爆发而出,根本就无法遮掩。
下一刻,手刀直刺。
破空声炸响。
少女脸色猛然一变。
她的双手猛然交叉护在身前,大量的猩红色蛛丝从她双臂喷涌而出,然后化作了一面齐人高的血红色重盾。
“咻——”
破空声依旧。
小屠夫的右手直接贯穿了少女双手所化的重盾,朝着少女的眉心部位直刺过来。
少女亡魂大冒。
下意识的,她在感受到蛛丝重盾被刺破的瞬间,就立即偏了下头——也正是这一下偏头,才让她没有被小屠夫的右手直接贯穿脑门。但哪怕如此,她脸上的蛛丝也是被锐利的气流直接撕开,甚至半只耳朵和身后一大片的乌丝,都在小屠夫这一记直刺手刀的攻击下,全部被斩断。
这一刻,少女终于相信刚才的感觉并不是错觉了。
眼前这个小女孩,真的不是人!
双腿猛然一蹬。
少女迅速的和小屠夫拉开距离,她已经意识到,自己很可能不是这个小女孩的对手——她的攻击并非无效,但对这个小女孩所能造成的伤害微乎其微,因为她真正的杀招并不是让人惊恐的战斗能力,而是她的斩道丝以及她具有吸食对手血肉精华的特殊能力,只是很可惜的是她这两点都对小屠夫几乎无效。
但反过来,小屠夫的杀伤力就要比她恐怖得多了。
仅仅只是被剑气擦了下边而已,她半只左耳就没了,更不用说自己的左脸了,那里传来的刺痛感让她意识到自己的伤势恐怕不会轻到哪去。
可这会她想要远离小屠夫了,小屠夫却不可能让她顺心如意了。
后撤的少女几乎还没来得及站稳身子,就已经察觉到了一股呼啸的狂风瞬间席卷到自己身边。
想都不想,少女就猛然挥起左手,横扫而出。
左手幻化而出的巨大刀身,并没有切中实物的感觉。
少女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因为她意识到,自己犯了经验错误!
她刚才的攻击位置,如果是面对一般的人类,已经足以将对方拦腰横斩,哪怕是无法拦腰斩断,也绝对足以逼得对方回防,为自己争取调整重心的时间。
可面对一个小女孩……
她挑选的这个攻击位置就有些尴尬了。
因为只要小屠夫稍微蹲伏身子,就能够毫发无损的躲避自己的攻击!
少女的目光微微下移。
果不其然。
她看到了小屠夫半蹲着身子,整个人就如同发现了猎物的猛兽一般:她的双眸散发着一种让少女感到心悸的恐怖光芒,浑身环绕着的气流都被她以某种少女所无法理解的能力收束着,但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这些环绕在少女身边的气流都充满了一股极其狂暴的气息。
少女几乎可以想像得到,一旦让对方释放出这股气流的话,那么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如此想着的同时,少女的左手手势也跟着改变。
但正如她所猜想的那般,小屠夫根本就不给少女任何机会。
几乎是在少女改变手势的瞬间,小屠夫便彻底放开了对周围狂暴气流的约束力,甚至还在其中注入了寂灭的剑气。
“轰——”
狂暴的爆炸声,猛然响起。
首当其冲的,便是少女左手的那柄巨剑。
剑身几乎是在接触到气流的一瞬间,便瞬间蒸发融化了。
紧接着,随着气流的肆虐而出,少女的左手也很快就被卷入其中。
她甚至没有感到任何的痛楚——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少女就看着自己左手的小臂瞬间消失了,连一丝一毫的血肉都没有留下,仿佛从一开始她的左手就是这样。
但少女知道,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错觉!
她咬紧牙关,拼着牺牲掉自己左手的这一瞬间,她的重心终于调整完毕,整个人再一次的朝着侧方挪动——对于这种气流的爆发,她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所以她很清楚,如果只是单纯的后撤,那么她很难逃得过这股气流的席卷范围,因为气流的爆发覆盖是以螺旋递进的方式。
少女非常聪明的在这一瞬间就捕捉到了气流的卷动方向,所以她的跑动方向,便是朝着气流的顺时针方向跑动——只要没有在第一时间被这股气流卷入,那么她就能够脱离这股爆发气流对自身的吸力。
而她如此果断的举动,也的确是让她成功的躲避开了这股气流的强吸力,甚至还回避了小屠夫后续即将展开的精准刺杀。
“轰——”
“轰隆隆——”
可就在少女的脸上露出庆幸之色的瞬间,突如其来的地动山摇却也是再一次破坏了少女的重心。
“不——”
少女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以斩道丝布下的这个巨大的蛛囊空间居然会被撼动到,按理而言只要她自己不去打开的话,不管是外界的人还是内部的人,都休想离开她的这个完全由斩道丝所形成的独立空间——对于少女而言,这里便是她的领域、她的小世界,她的天地。
可现在,来自外界的可怕的冲击力和破坏力,却是彻底撼动到了她的小世界。
若是在平时,这种撼动自然是无关紧要的,因为这一瞬间的地动山摇也就仅仅只是让她稍微有些站立不稳。所以只要再给她一个呼吸的时间,她就能够调整好自己的重心,重新立足于这片蛛丝世界里。
但眼下的问题是……
这一瞬间的平衡感被破坏,少女好不容易才脱离的气旋引力便再一次将她给吸住了,甚至因为她的重心被破坏,她整个人更是毫无悬念的直接被这股气旋气流给卷了进去。
只是一瞬间,少女的大半个身体就被彻底蒸发融化了。
她的眼里,浮现出惊恐的神色。
而在她的意识彻底陷入黑暗那一瞬间,她看到便只有一抹疾驰而至的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