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林隐张琪沫 > 章节目录 第5章 张家人慌了

章节目录 第5章 张家人慌了


看书阁『 www.seeshu.net』,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青云市,市第一医院。
林隐赶了过来,来到了608病房单间。
“林隐,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不管不问,跑哪里去了?”卢雅惠起身,迫不及待就教训起来。
“你看看,家里发生的这一切,全都是因为你得罪了人!”卢雅惠埋怨说道,表情极为不满。
林隐没有说话,看向了病床,岳父张秀峰面容忧愁,脸上有着紫青淤痕,手上还包扎了一段纱布。
在病床旁,张琪沫神态憔悴坐着,似乎很是疲倦。
“岳父,琪沫,你们伤到哪了?”林隐正色问道。
“一些皮外伤,没什么大碍。”张秀峰说道。
张琪沫道:“我没什么事了,爸和工人们争执,被打了。刚才检查,好在没有伤到筋骨,只是皮外伤。”
林隐心中怒火燃起,平静问道:“今天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张琪沫似乎不愿意多提,叹了口气。
“今天琪沫他爸去厂里处理事情,也不知道张填海是怎么拿到工厂的所有债权,成为最大的债主。张填海煽动工人要把厂里的设备都给拆了,琪沫他爸上去理论,就被两个工人给打伤了。”卢雅惠缓缓说道,“我和琪沫过去质问张填海,他还冷嘲热讽。现在,工厂里的设备已经全被他们给强行移走了。”
“琪沫他爸的工厂已经完蛋了。连家里的房子都被拆了!”卢雅惠越说越激动,“他们好狠啊!林隐,是你把家里都给害惨了!”
林隐眼中泛出冷光,很明显,张填海根本就是有备而来,下手恶毒,不但把琪沫家经济来源的珠宝厂整垮了,连住的房子都给封了。
这一次简直是想逼死琪沫一家人。
“房子抵押的债权,工厂的债权,现在都在张填海手里。张填海放出话了,就是要你和琪沫离婚,我已经同意了。你要是还有点羞耻心,就签了吧。”卢雅惠毫不留情说道。
“算了!”病床上的张秀峰沉声说道,“雅惠,这一切是我没用,不能撑起这个家。不要再去责怪别人了。”
“老三的儿子做事这么绝,分明就是要看我们家的笑话。”张秀峰缓缓说道,“这一次,就听女儿是什么意思。大不了,咱们不要珠宝厂和房子了,离开青云市,不用再看他们的脸色过日子。”
这一下,卢雅惠也是陷入了沉默。
“呦呵,一家人都在啊,林隐你个废物也终于敢露面了?”
这时候,房外传来了一个戏谑的声音。
张填海来了,戴着墨镜,穿着花里胡哨的西装,身后还跟着两个保镖。
“我之前的提议,考虑的怎么样?五婶,五叔?”张填海悠悠说道。
“要知道,我也是为你们家好啊。你们看看林隐是什么废物,厂里出了这么大事还不敢露面。”张填海表情浮夸说着,“今天要不是我及时赶到救场,四叔,你说那群工人不得把你生吞活剥了?”
“你闭嘴!这一切,还不是你背后搞得鬼,不要在这里假惺惺恶心人。”张琪沫怒喝说道,表情非常厌恶。
张填海这副嘴脸,任谁都忍受不了!
“真是不知好人心啊。”张填海叹了气,“我好心帮五叔把外面的债权全都收到手里,这不是为了保护他吗?要换做外面的人来处理债务,五叔怕是要被人打死啊!”
“我这不也是在想办法帮你们嘛。”张填海慢慢说道,“琪沫放心好了,不愁找不到下家。那李家老三和我关系铁着呢,一直对琪沫你念念不忘,我会帮你好好撮合这场婚事的。”
“你给我滚!”张琪沫怒声说道,气的娇躯颤动,无法忍受这种侮辱。
“滚?”张填海笑了声,“五叔,别说我没给你们家机会,你们自己要懂得珍惜。明天我就会把债权放出去,到时候,你们家不但什么都没有了,还要被追债的人堵着哦?”
“你在胡说什么,我爸最多把珠宝厂和房子抵押出去不就完了。还有什么债务?”张琪沫质问道。
“你想的也太简单了。”张填海露出得意的笑容,“那个破珠宝加工厂,设备全都坏了,不值一毛钱。抵债?远远不够!再加上场地租金拖欠,不处理好的话,说不定五叔还涉及合同诈骗罪,要坐牢呢。”
“你!”张琪沫死死咬着嘴唇,杀人的心都有了。
这是商业上常见的手段,张填海家财大势粗,想整他们一个濒临破产的珠宝厂,办法可是太多了……
“想清楚,要不要来求我。”张填海看着这一幕,别提多畅快了。
“说够了没有?说够了就滚!”
林隐面无表情看着张填海。
“你个窝囊废,也敢叫我滚?”张填海脸色一变,冷冷看向林隐。
林隐在张家一向是逆来顺受,没曾想今天还敢在他面前硬气了。
“你好大的胆子!”张填海突然暴怒,一巴掌朝着林隐脸上甩去。
咔!
林隐抬手攥住了张填海的手腕,发出了骨头扭转的声音。
“呃!啊!”
张填海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痛的额头冒汗,不敢置信的看着林隐。
他半跪在林隐身前,浑身剧烈颤动着,像是承受着无比巨大的痛苦。
林隐冷哼了一声,松开了手。
砰。
张填海身子一软,突然摔倒在地,整条手臂疯狂抽着筋,痛得他直抖擞。
“反了!林隐你还敢动我。”张填海死死盯着林隐,“我会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
“你们家完了!谁也帮不了,我说的!”
张填海起身,表情阴冷说道。
“老子给了你们机会,你们不懂得珍惜。等着家破人亡吧!”
张填海威胁完,气急败坏的离开了。
“林隐,你是嫌事情小吗?还要打张填海!”卢雅惠哀嚎起来,“这可怎么办啊!真要被你给害死啊!”
“你太冲动了,打人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张琪沫缓缓说道。
“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你们不用再担心了。”林隐淡淡说道,“张填海成不了气候。”
“呵,你能处理什么?”卢雅惠冷笑说道,“你凭什么……”
林隐面无表情了一眼卢雅惠。
她一个激灵,忽然感觉,今天的林隐有些不太一样,眼神太过锐利。准备训斥的话,说到一半又是忍了下来。
林隐眼神中带着一丝温柔,看向张琪沫。
“放心吧,有我在。”
张琪沫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竟是有些暖意。林隐今天给了她一种从未有过的,可以倚靠的感觉。
“好。”她默然点了头。
……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
张氏珠宝集团,宝鼎大厦。
二十多层的大厦,每一层人来人往,员工们都匆忙急迫,表情急切,像是出了什么大事一样。
二十三层,会议大厅。
张氏董事局召开了紧急会议。
宽长的会议桌,落座了整整二十多个人。
青云市张家有钱有势的人物,全部到场。
“这是怎么搞的?怎么集团突然就出了这么大乱子?”
“大哥,这是怎么回事?我刚还在打高尔夫呢,接了好几个电话,急忙赶过来开会了。全都是大客户要和我们集团解除合作关系!”
“集团发生这么大的动荡,是不是得罪人了?不然没理由突然崩盘啊!”
会议厅内议论纷纷,一个个股东都是神情焦虑说着,显得很是急躁。
“咳咳。”
张家老大,张氏集团的执行董事兼总裁,张洪军干咳了两声。
“诸位,不要再吵了,先说说正事吧,事情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张洪军表情非常难看,执掌张氏集团这几年,一直是顺风顺水,还是头一次遇上这样的险境。
会议厅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表情忧虑看着张洪军,等待他说话。
“总裁,您要的数据统计出来了。”
这时候,一名戴着眼镜的年轻女秘书,拿着几卷重要文档,走了进来。
“说说吧,今天集团究竟损失了多少大客户,又解约了多少老客户。”张洪军无奈说道,表情也有些忐忑,集团蒙受多大损失,他心里也没底。
女秘书拿着文件,正色道:“总裁,据统计。就今天,我们张氏集团在股市上下跌了百分三十多的点……已经崩盘了,这引起了小股东的恐慌,纷纷来电要求退股。”
“另外,我们在十几个地级市的珠宝销售渠道,都在今天断了。几乎是同时被强制解约。”
“并且,东海省珠宝行业,二十几家家有名的公司,以及东海省珠宝商业协会,东海省总商会,全都联名宣布,不再和我们张氏珠宝集团合作……”
“我们集团,正遭受着极大的信任危机……”
年轻女秘书说到这,也是说不下去了。再说下去,总不能直说,集团已经要完蛋了……看书阁『m.seeshu.net』,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