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林隐张琪沫 > 章节目录 第16章 风波

看书阁『 www.seeshu.net』,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哇!这还算小礼物?我前几天从一家珠宝店看到比这小的翡翠项链,可都要好几万呢。这一串看起来品质也更好啊。”一名女生两眼发光看着翡翠项链。
“大手笔啊,吕哥。你这串项链得十万起步吧!”一名男子赞叹说道。
“啧啧,吕哥,你这可好像是在跟琪沫求婚一样啊?”又有一位靓丽女生表情玩味说道。
面对吕辉的献殷勤,张琪沫脸色有些不好看。
“琪沫,这只是我的一点小心意,没有别的意思。”吕辉显的风度很是优雅,面带微笑说道。
“琪沫,你看人家吕辉男神都这么说了,你就收下礼物呗。”
“是啊,我都羡慕死你了,吕辉男神,你怎么就不给我送一条项链呢?”
“对耶,我想起来了,吕哥当初在高中可是苦苦追求过琪沫呢?”
一群女生都是表情玩味,开始起哄了。
吕辉嘴角露出得逞的笑容,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
“吕辉,谢谢你的好意了,但是我不会接受你的礼物。”张琪沫正色说道。
“别客气了,琪沫,我亲自帮你戴上吧,好歹也试试看嘛。你是珠宝设计师,应该也会喜欢这款项链吧?”吕辉微笑说道,缓缓拿起项链,朝着张琪沫走向。
他看向张琪沫吹弹可破的肌肤,眼中更是露出一丝贪婪的意味。
早在高中的时候,他就无比渴望得到张琪沫这位美丽校花的身体,百般追求都是没能得逞。
但凡只要有一点追求张琪沫的机会,他都不会放过。
张琪沫脸色非常难看,却又碍于在场都是高中的同学,不好发飙。
吕辉这就有点赶鸭子上架的味道了。
“琪沫说了不要你的礼物,你听不懂吗?”
林隐起身,伸手挡下了吕辉,面无表情看着吕辉。
“林助理,你这是什么意思?”吕辉眉头微皱,冷冷看着林隐。
“我给你们总监送礼物,你一个小小的助理也敢拦着我?”吕辉嚣张说着,直接翻了脸,“你算个什么东西?让你进这个包厢喝酒,都是给你面子了。我是琪沫的高中同学,你又是什么身份,还来替琪沫拿主意?”
他身为旭阳建筑公司的总经理,手里掌握着一个资产几千万的公司,也算是有点身份的人了。
更别说,他老爸也是青云市建筑行业的大佬,标准的富二代。
自认为,也算是高富帅了,完全配的上青云市张家的千金。
连张琪沫张氏集团总监的身份,他都没怎么放在眼里。
这个小小的总监助理,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竟敢来驳自己的面子。
“我是琪沫的老公。”林隐淡淡说道,“这条次品项链,你自己留着用吧。”
“什么!你是琪沫的老公?”
“我听说琪沫家当初招了一个废物的上门女婿,难道就是他啊?也难怪了,都给琪沫当助理混饭吃了,怪不得说是废物。”
“啧啧,原来他就是张家有名的废物女婿,怎么还有脸跟在琪沫身边当助理?”
一时间,包厢的人都是发出唏嘘声,毫不留情面的嘲讽起了林隐,显然都是听说过了林隐入赘张家的事情,
吕辉神情一愣,随后脸上浮现了出极为不屑的表情。
“原来你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林隐啊。听说你入赘张家,全靠张家养着才能生存下来。真是丢尽了我们男人的脸!”吕辉讥讽说道,“怎么?林隐你这是嫉妒了?自己买不起这十几万的翡翠项链,还不允许别人买来送给琪沫?”
包厢内人,都是纷纷嘲讽起了林隐,全都是站在吕辉这一边。
毕竟,吕辉可以说是高中同学圈子里混的最好的人,对于他们来说是个年轻有为的富二代,能够巴结上,那可是能沾到不少光。
林隐摇了摇头,道:“你这件翡翠项链外面上了一层化学包浆,包浆内就是一件次品的翡翠,最多价值两三千块。你却说是十几万买的,可笑。”
吕辉打开礼品盒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出来了,这件翡翠项链是一件人工的次品,以次充好,外面上了一层精制的包浆,看起来就像是顶级玻璃种翡翠,实际上就是市场上常见的货色。
原本自己也不打算揭穿,可是吕辉这人,竟然是**到了这种地步。
当着自己的面想要追求琪沫也就算了,毕竟自己还不至于这么没自信。可吕辉居然想要对琪沫想动手动脚,还拿着一件次品在这里摆阔,嘲讽到自己头上来。
“你个废物说什么?你说我的项链是次品?”吕辉眼神慌张了一下,随后表情大怒,疯狂指责起了林隐。
“你心里可真是阴暗啊,我真金白银十三万买来的翡翠项链,你自己买不起来,就想诬陷我。”吕辉大怒说道,满是惋惜的表情看着张琪沫,“琪沫,你跟着这样一个卑鄙**的废物,真是太可惜了。这种人会丢尽你的脸,害苦你一辈子的。”
“是啊!你们听听林隐说的是什么话。这个人的心里太阴暗了!自己没钱比不过吕哥,就给吕哥泼脏水。”
“吕哥身家几百万,是那种买不起高级翡翠项链的人吗?这个林隐,我原本还以为他只是没出息,没想到还这么阴险。真是恶心人啊。”
两名男生指责林隐说道,似乎是吕辉的忠实走狗。
“林隐,你就别再给琪沫丢脸了,都告诉你别乱说话了,自己没本事,还要来出丑!”李雪儿满脸愤恨说道,也是指责起了林隐。
林隐目光冰冷,看了一眼李雪儿。
李雪儿还想教训些什么,可是迎上林隐锋锐的目光,情不自禁就闭上了嘴,心里有点畏惧。
今天的林隐,似乎和往常不太一样……
砰!
就在这时候,包厢的门突然被人踹开。
一个凶神恶煞的年轻男子,纹了一条花臂,提着一名身材瘦弱的男生,杀气腾腾走了进来。
“这是你们谁的朋友?他妈的,喝多了不知道自己姓什么,敢把酒洒在老子脸上。”满脸煞气的男子,恶狠狠说着,“谁带他来这里,给老子站出来。”看书阁『m.seeshu.net』,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