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沈梓安 > 章节目录 第2012章 真以为她没脾气了?

章节目录 第2012章 真以为她没脾气了?


第2012章
真以为她没脾气了?
“你说人话!到底怎么回事儿?”
沈蔓歌的眸子有些不耐烦了。
她突然发现十几年不接触,自己已经和姜晓走不到一个频道里面去了。
曾经两个人一个眼神就可以知道对方想什么的默契好像在岁月的长河里已经消失不见了。
到底是时间太残酷?还是忍心太易变?
沈蔓歌想不明白,却听到姜晓声嘶力竭的说:“你现在还在装是吧?沈蔓歌,我就没见过比你更虚伪的人!”
“你最好把话说清楚,不然今天我不管你是不是蓝晨的妻子,我都会让你为自己所做出的事儿付出代价!”
沈蔓歌是真的怒了。
她虚伪?
她这个人这辈子做什么都是干脆利落的,绝对和虚伪扯不上关系,姜晓算计自己的女儿在先,如今又对她百般指责,真以为她没脾气了?
姜晓却也不畏惧沈蔓歌了。
毕竟过了十几二十年,如今的姜晓也算是身居高位,而沈蔓歌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商人之妻罢了,她又什么可怕的?
姜晓冷笑着说:“你这张脸不是自己原先的把?”
“不是又如何?”
“不如何,我只是想知道,天下那么大,人群那么多,你为什么非要整容成蓝晨初恋的模样?现在你还敢说你对蓝晨没有一丝一毫的念想么?你这样水性杨花的想着别人的男人,你家叶南弦知道吗?”
“啪”的一声,沈蔓歌终于朝着姜晓甩了一巴掌,力道之大直接将姜晓从椅子上扇到了地板上,她的手臂也微微发麻,可是沈蔓歌的脸色却前所未有的冷然和凌厉。
“这些年你的脑子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我为什么会整容成这样,你真的不知道?”
从一开始就跟着她一路走到现在的姜晓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遭遇?不过是扭曲的心和灵魂需要一个发泄的点罢了,而她则成了她发泄的出口。
至此,沈蔓歌终于发现了一件事儿。
蓝晨这些年和姜晓的婚姻其实并不幸福。
她这辈子唯一做的一次月娘,本以为成就了一对有情人,可是现在看来,是她做错了。
姜晓这个人得失心太重,又因为自己的身份关系而久久走不出来,以至于心里有些不健康了。
她和蓝晨不同。
蓝晨是从娘胎里就被当成了小白鼠,一直活在阴影里,只要有那么一丝一毫的阳光射进来,他都想抓住这丝阳光不顾一切的奔赴太阳。
他虽然活的艰辛,活的痛苦,但是他的三观,他的坚守从来都没变过。所以不管社会如何变迁,环境如何改变,他都能受得住自己的本心。因为没有什么比他之前的遭遇更加让人难以忍受的了。
可是姜晓不同。
她虽然看着痛苦,但是比起真正不幸的那些人,姜晓其实是幸福的。不过是因为她自以为是自己过得很苦,又得知了自己是高门贵女,却又面临了抄家灭族的残酷事实,让她所有的期盼化为泡影,所以心理落差太大,想要渴望得到的东西却反而增多了。
人这辈子最怕的就是欲,望!
而姜晓早就迷失在无边的欲,望之中了。
沈蔓歌的心不可为不疼。
自己曾经最好的朋友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可是她更多的还是心寒。
在蓝晨这样的男人身边她却依然可以如此肆意的活着,足以见得蓝晨对她的好,可惜啊,终究是她辜负了这份深情。
“姜晓,我后悔了,当年真不该撮合你和蓝晨。你,配不上他的好!”
本来被沈蔓歌一巴掌打在地上的姜晓还没觉得怎么样,毕竟这一巴掌算是她算计叶洛洛欠了沈蔓歌的,但是听到沈蔓歌这句话的时候她突然就怒了。
“蓝晨是我的男人!他好与不好和你没任何关系?沈蔓歌,你敢不敢当着我的面和我说,蓝晨曾经对你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欢过?”
“够了!你到底要发疯到什么时候?”
姜晓的话音刚落,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的蓝晨直接上前,一把扯过了姜晓,脸色阴沉的可怕。
见到是蓝晨,姜晓顿了一下,然后彻底的发了疯。
“你怎么会来?你跟踪我?你说你身体不舒服,你想睡会,结果呢?你居然跟踪我出来?你知道我会来找沈蔓歌对不对?你怕了!蓝晨,你怕我说出你的龌,龊心思是不是?”
“我看你是疯了!给我回去!”
蓝晨说着就要去拉姜晓,可是却被姜晓给甩开了胳膊。
“你别碰我!蓝晨,我当年多么爱慕你,一心一意的想要嫁给你,你却不要我。我一直以为是你因为自己的身体状况才推开我,现在看来我就是个傻子!你喜欢的人是沈蔓歌,你求而不得才娶了我是不是?”
姜晓已经钻进了牛角尖,那质问的嘴脸让蓝晨心底的失望彻底的凉透了。
他的眼神冷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对姜晓的质问一言不发,却转过头来对沈蔓歌说:“主母,你先走吧,叶总快到了,他很担心你。”
“蓝晨……”
“这边是我的私事儿,你别管了。”
蓝晨勉强得勾了勾唇角。
他曾经是真的喜欢姜晓,喜欢姜晓的阳光,喜欢她的执着,喜欢她看着自己那一切都是全部的眼睛,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可人儿的姜晓不见了呢?
好像是从军的第二年,又好像是她在军区受委屈的第一次,可是一个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沈蔓歌看到了蓝晨眼底的祈求。
这个男人很少求自己什么,如今居然为了姜晓如此,她不得不压下自己的怒火,起身就要离开。
“你别走!”
姜晓疯了似的跑了过去,直接拦住了沈蔓歌的去路。
“今天不把话说清楚,谁也别想走!沈蔓歌,别以为你对我有点小恩小惠的就可以来抢我的男人,蓝晨是我的!他这辈子只能是我的丈夫!”
此时的姜晓仿佛陷入了梦魇,整个人散发着不可理喻的执拗。
其实这时候的她早就听不进去什么了,哪怕沈蔓歌说再多,她都只相信自己心里揣测的和认为的,如今不是为了求证,不过是为了发泄,发泄这些年来蓝晨对她的冷漠,发泄这些年来自己因为得失心所算计叶洛洛所带来的后悔和内疚,但是她不能承认自己后悔了,做错了,不然这些年来她坚守的一切岂不是成了一场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