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沈梓安 > 章节目录 第2014章 或许我这个人太无趣了

章节目录 第2014章 或许我这个人太无趣了


第2014章 或许我这个人太无趣了


“蓝晨!”


姜晓的声音颤抖了,甚至带着一丝恐慌。


“你别过来!姜晓,我现在真的不想看见你。”


蓝晨的声音不大,甚至还带着一丝虚弱,可是说出的话却让姜晓再也站立不住的直接跌倒在地上。


她泪眼婆娑,可是蓝晨却紧紧地抓住了沈蔓歌的手,低声说:“主母,送我去医院吧。”


沈蔓歌的眸子有些发沉。


之前还没觉得蓝晨怎么样,如今他的身子在颤抖!


一点的血液流逝还不至于让蓝晨如此!


她突然想起了蓝晨身形的消瘦,以及偶尔的轻咳,沈蔓歌的眸子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姜晓,最终什么话也没说的带着蓝晨离开。


这一次,姜晓没有再拦着他,只是那眼神多了一丝落寞和悔意。


沈蔓歌搀扶着蓝晨刚上车,蓝晨就咳出了一口鲜血,沈蔓歌连忙拿出纸巾捂住了他的嘴巴,低声问道:“你得了什么病?”


“不知。”


蓝晨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看着沈蔓歌担忧的眸子,仿佛时间一下子回到了十几二十年前,那个时候也有这么一个人如此的关心他,可是那个人死的太早了。


“主母,我可能快不行了。”


蓝晨轻轻地开口,说出的话却让沈蔓歌有些泪目。


“胡说八道什么?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我送你去医院,再不行就去找我哥,总会有法子治好你的。”


沈蔓歌的声音有些哽咽。


她和蓝晨之间的情谊像是兄弟,却也像是亲人,特别是因为这张脸,她总是觉得自己有份责任需要替那个人看顾着点蓝晨。


可是如今听到蓝晨这样说,眉宇间也多了一丝病态的时候,沈蔓歌的鼻子酸酸的,心口也难受的要命。


“蓝晨,你不许死,你才多大岁数?你再胡说八道,我要生气了。”


“主母,人总要死的。”


蓝晨倒是看得开。


他看着沈蔓歌,低声说:“我最近总是想起以前的事情,以前的人,我都快忘记她长什么样子了。每个人都说你和她长得很像,其实不然。她比主母好看呢,笑起来温温柔柔的,像是暖阳,总能照亮人心底最深的阴暗。是她告诉我,哪怕我活的在艰辛,也有向往自由和阳光的权利。她这辈子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我能够活在阳光下。我坐到了,不但做到了,我还活了这么久,甚至还结婚了,有了儿子。即便现在下去再遇到她,我也可以骄傲的说,她的愿望我实现了。”


沈蔓歌突然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


活了这么大岁数,她以为早就看淡了生死,看破了红尘,可是这一刻她还是难受的想哭。


“蓝晨,你后悔了吗?当初我撮合你和姜晓,你是迫于我的压力才娶了她吗?”


沈蔓歌的眼角看到了一抹衣角。


她知道姜晓跟了出来,也知道姜晓就在车子外面,可是她还是开口问了。


姜晓的身子顿时僵硬起来。


这些年蓝晨从不和她说关于那个女人的只字片语,可是难道沈蔓歌之后却说了。


要说蓝晨不爱那个女人,不爱沈蔓歌,她根本就不相信!


她死死地握住了手心,指甲渗进了肉里却不自知,只是竖起耳朵想要听蓝晨说些什么。


如果蓝晨说后悔了,她该如何?


姜晓有些茫然。


蓝晨也沉默了,沉默了好久,久到沈蔓歌以为他不会说的时候,蓝晨开了口。


“这辈子我做过很多事儿,要说后悔还真没有。主母,娶姜晓是我自己的选择,和你无关,与任何人都无关。”


“为何?她那么一个爱钻牛角尖的女人,已然把自己的生活过得一塌糊涂,把你折磨的如此难过,你为何还要这么说?”


沈蔓歌这些年被宠溺的根本无法理解一个人怎么可以做到这样的矛盾。


蓝晨的眼神却有些飘忽和难过。


“曾经她也是万般明媚可爱的女孩儿啊!为了我姜晓做了太多的不顾一切,人心都是肉长的,我怎么可能不感动?怎么可能不动情?她就像是一团炙热的火焰,不顾一切的扎进了我的生活里,把我从对她的愧疚中拽了出来。她是我的救赎啊。”


蓝晨的话让姜晓猛然捂住了嘴巴,可是眼泪却不由自主的滑落了。


沈蔓歌想不到蓝晨会这么说,却依然问道:“所以这些年你一直纵着他?”


“或许是我这个人太无趣了,不知道该怎么哄女人,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或许我是知道她想要什么的,但是我不觉得重振蒋家的门楣有什么好的。她只是一个女孩子,从小被送出蒋家,在外面吃了太多的苦了,本应该抛弃一切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了。是我没照顾好她,让她在军区受到排挤,受到嘲讽。我以为这是人必须经历的过程,却忘记了每个人承受的程度不同。她不是我,她只是姜晓。是那个遇事哭鼻子的姜晓。是我将她给弄丢了。一个女人从最初的美好变成如今的尖酸尖锐,不是男人的错是谁的错?终究是我没给她一个想要的美满婚姻和幸福生活。所以主母,不管她曾经做过什么,你可以恨她,怨她,求你看在我们的情分上,不要对她做什么了。落落的事儿其实她自己也很内疚,但是她拉不下脸,她其实真的后悔了。”


蓝晨的这些话让姜晓再也绷不住自己的情绪,直接拉开了车门,猛然冲了进来。


“你对她说这些话干什么?你该对我说!蓝晨,这些年你对我不管不顾,不闻不问的,你虽然没把我怎么样,可是自从落落的事情之后,你对我的冷暴力足以把我给逼疯你知道吗?别以为你现在在她面前为我求情我就会原谅你。我告诉你,我不原谅你!绝不!”


说完姜晓转身跑掉了,只是步子有些踉跄。


蓝晨看着她的背影微微苦笑,最终有些难受的靠在车座上轻轻地喘息着。


沈蔓歌看着这一幕,突然觉得姜晓其实也是幸福的。


都过了不惑之年了,还被宠的如此任性妄为,谁敢说蓝晨不爱她?不疼她?可是貌似只有她自己看不明白,想不清楚。


蓝晨却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他太累了,累的只想睡觉。


“主母,帮我把宇飞叫回来吧,我有话对他说。”


蓝晨虚弱疲惫的样子看得沈蔓歌很是担忧,她快速的给蓝宇飞打了电话,却在挂了电话之后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的叶南弦,不由得眸子一酸,眼眶有些肿胀的难受。